“公主?”

    看到堂主满是扭曲,快要抽搐的脸,钱长老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叶问天是有几个公主,但无论年龄还是容貌,都和眼前这个不符合???

    而且就算是公主又怎么了?你身为兽堂堂主,化凡八重巅峰强者,就算叶问天也不敢把你怎么样,对一个公主至于怕成这样吗?

    “是,鸿远帝国六公主玉飞儿殿下!”

    见他一脸迷惑,秦堂主忍不住传音。

    “鸿远帝国?”钱长老身体一抽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跟在那位张师身后,没怎么说话,跟侍女一般的家伙,居然是鸿远帝国公主?

    鸿远帝国是一等帝国,强者如林,更有名师学院名震天下,这种国度的公主,地位尊崇,就算呵斥叶问天,他都不敢反抗……你确定没搞错?

    如果她真是公主,那这位张师又是啥身份,能让其如此心甘情愿的跟在后面?

    “飞儿,你认识他?”见玉飞儿一脸严肃,摆出公主身份,洛七七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那次过生日,兽院的白长老送了我一头白尾青狐,他刚好跟在身后,我记忆尤深,所以记得……”玉飞儿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洛七七点头: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来了……还以为是白长老的一个普通弟子,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当兽堂堂主!”

    做为闺蜜,玉飞儿生日,她自然也去了,当时白长老赠送了一头白尾青狐,连她都觉的有些羡慕,此时一说出来,顿时觉得这位秦堂主满是熟悉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洛师?”

    秦堂主也认了出来,嘴角更是一抽。

    “嗯,你眼力不错,在下五星名师,洛七七!”洛七七点头。

    “五星名师?”一侧的钱长老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你早说你是五星名师,我装啥装啊,肯定早就帮你们找灵兽了……

    一脸幽怨的看向不远处的韩冲……你不说这位张师,是从万国城来的四星名师吗?怎么五星名师都是他学生了……

    韩冲更是满脸无辜的看向张悬。

    你几个月前不才考核的四星名师吗?

    啥时候鸿远帝国皇室公主和五星名师,成学生的成学生,跟在后面的跟在后面?

    不光这几个人发疯,人群后面的秦钟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将对话听完,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他居然……调戏鸿远帝国公主和一位五星名师……甚至刚才还让父亲教训对方!

    幸亏人家没计较,真要计较,当场弄死,父亲也说不出半句话来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,还是先解决这头紫翼天雄兽吧!”见众人越说越多,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天上那头化凡三重的灵兽,都快被掐死了,你们继续寒暄,恐怕肉都给对方吃了。

    “解决……怎么解决?张师可有办法?”确定玉飞儿公主和洛七七都以这位张师为主,秦堂主也知道他不简单了,急忙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跟它商议一下,看看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眉头皱起,想了一下,张悬道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有龙族血脉,他可以试试“吽”甚至刚学的那个“哞”,没有,这两个发音用处就不大了,与其白折腾,还不如问问对方到底需要什么,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商议?”

    秦堂主和钱长老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语言不通,如果能商议,何至于这么被动。

    正不知对方要干什么,就见青年上前一步:“&*%@¥#3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的紫翼天雄兽愣了一下,忍不住发声:“吼吼吼吼!”

    青年:“#¥%¥……%”

    天雄兽:“吼吼吼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兽语?”

    见一人一兽在不远处对答,秦堂主眼珠子快要瞪出来。

    能说兽语的驯兽师,哪怕再差,考核六星、七星,都简单至极,只要修为达到,可轻松完成……这种人出现在这,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“钱长老,你不是想学习兽语吗?可以跟这位张师学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兴奋,急忙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钱长老,一看之下,不由一呆。

    只见刚才还一脸正直的长老,嘴巴张开,满脸抓狂,模样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要疯,刚才这家伙还说自己对上古兽语一窍不通,进屋十分钟说学会了……本以为只是随口说说的无稽之谈,做梦都没想到,是真的!

    上古兽语……啥时候这么容易学了?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自己五十年的研究,真的研究到了狗身上?

    不然怎么可能连对方十分钟的时间都不如?

    正满是崩溃,就见青年已经和空中的天雄兽商议结束,一脸古怪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再顾不上胡思乱想,钱长老急忙看过来:“它……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想知道这头天雄兽说些什么,更想知道当初的龙岩兽又说了什么才死去。

    五十年来孜孜不倦的学习兽语,也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“天雄兽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挠头:“想让你死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他想让我死,是我害死了龙岩兽,害死了它的情侣,肯定恨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钱长老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龙岩兽与对方是一对,要不是他的任性,肯定也不会死了,硬生生拆散对方,不恨他才怪!

    “咳咳!不是这个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如此自责,张悬只好打断。

    “不是?那是因为什么?”钱长老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……龙岩兽临死前说的话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临死前说的话?它……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钱长老激动地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都想知道,龙岩兽有什么遗言交代,可惜,这头天雄兽就是不说,又或者说了,完全不懂,以至于这些年愧疚在心。

    现在这位张师和天雄兽说了这么久,又说出这话,难不成……天雄兽将龙岩兽临死前的话语说了?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更加古怪。

    “它说了什么?是不是让我好好地活着,替它延续生命?”

    想起那头忠心耿耿的兽宠,以及和它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钱长老眼眶一红,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下。

    “龙岩兽说……”张悬纠结了半天,只好道:“龙岩兽说……我还没死!”

    “没死?”

    钱长老一晃,一口鲜血喷出,差点没晕死当?。骸翱伞野阉窳?!”

    它一直以为它最后一句话是交代后事,让自己好好活着,结果却说了……我还没死!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我摸过了,浑身冰冷,尸体僵硬,怎么可能没死?

    而且,就算真的没死,都埋地下五十年了,也该死了吧!

    不光钱长老抓狂,一侧的洛七七、玉飞儿也眼睛一下瞪圆,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刚听到他说,兽宠为他而死,忠心不二,本以为是个凄美的故事,没想到……这-他-妈-是个惊悚故事??!

    没死就活埋……

    估计龙岩兽真没死,也被活活埋死了吧!

    不远处的秦堂主和其他长老也全都身体一晃,差点没吐血。

    你的兽宠为了你,将自身精血都贡献出来了,结果没死就被你活埋……它的情侣,能放过你才怪!

    这些年只是来捣乱,没将你弄死,说实话,已经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陡然听到这个消息,张悬也和其他人同样想法,不过,也知道对方是确实不知道,这些年的折磨也够了,忍不住看过来:“埋了……你没火化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没有!”钱长老摇头。

    当时他是准备好了火化,但这头天雄兽拼命捣乱,最终没火化成,只好埋在了山林,结庐为伴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听天雄兽的意思,龙岩兽当时只是暂时僵直,处于一种假死状态,只要调养生息,应该能够重新复活,你虽然埋了,但……没火化,应该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张悬迟疑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紫翼天雄兽刚才详细说了,龙岩兽,体内有龙族血脉,体表如同岩石,以此得名。

    精血失去后,身体会和岩石一样,状如死亡,呼吸心跳都会停止,但实际上并未死去,只要给与一定的药物温养,应该很快就会重新苏醒。

    龙岩兽一向稀少,再加上从未主动大规模的损失精血,因此,不少书籍上都没记载,就连钱长老这位五星驯兽师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既然昏迷后,不需要呼吸,也没有心跳,就算被埋……只要没火化,没腐烂,应该也能复活吧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身具龙族血脉的化凡八重超级灵兽!不可能这么容易死的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?”

    钱长老满脸要哭的表情:“可……都埋了五十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换做刚埋了两、三个月,半年、一年,他也觉得有机会,但现在埋了整整五十年,都没动静,就算以前真是假死,现在也真差不多挂了吧!

    “别着急,咱们过去看看,能救活最好,活不了……也没办法!”

    张悬只好摇摇头。

    谁让你把人家活埋了,救活最好,救不活那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嗯!”钱长老连忙点头,众人急匆匆向草屋走去,还没走远,张悬想起一件事,抬头看向天空中的紫翼天雄兽,眉毛一扬:“还不快点把那头灵兽放下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天雄兽应了一声,一脸委屈的松开蹄爪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灵兽摔在地上,舌头翻出,登时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(笑了吗?笑了请投推荐票、月票!老涯拜谢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