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六公主,你见多识广,知道这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咽了口吐沫,邢远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公主,见过不少皇家秘籍,也听闻过不少皇家秘术,可这种全身被打的跟橡皮泥一样,还能站起身的,做梦都想不到??!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接着看向吴振。

    这位擅长机关傀儡,或许能看出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乱抽,吴振面皮乱颤。

    他是懂得机关,可对这种怪物,也是满头雾水,一脸不明所以??!

    几人发疯,两头傀儡更是抓狂了。

    打成这样,居然还能站起来,屁事没有,你还是不是人?

    呼呼呼!

    歪头傀儡似乎也满是惊恐,拍了拍另外一个傀儡的肩膀,指向那个被打扁的家伙,意思让他也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傀儡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,也笔直向那家伙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头傀儡带着疯狂的杀意,合围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已经满脸扭曲的张悬,并不是继续等着挨打,而是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身体一晃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没想到都被打的扁这样了,还能跑的这么快,两头傀儡都快疯了,脚下一踏,急匆匆追了过去,很快也消失在黑暗。

    玉飞儿等人,显然也没想到,这家伙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能跑,更是满脸发懵。

    你既然能跑,刚才干啥去了?

    现在都快被打死了才走,不是自己找死吗?

    “快打开光罩,抓紧时间离开!”

    正在不明所以,就听到张悬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全都一愣,抬头向声音看去,说话的居然是那个歪头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张师?”

    几人眼睛瞪圆的看向眼前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是我,刚才我用了秘法,将两头家伙骗走了,你们快跟我走,不然,等其他傀儡来,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歪头傀儡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是张师?”

    看到这家伙一手扶住脑袋,一脸的凶恶,众人怎么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刚才明明看到他被打成肉饼了,怎么……变成傀儡了?

    就算最擅长伪装的人,也伪装不了这么夸张吧!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,你打赌输给我了,到现在还是我的婢女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时间耽误不起,自己这副模样,对方怀疑也很正常,张悬不敢犹豫,说了一句,再次看向邢远:“你在化清池专门找我,要我认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张悬!”

    玉飞儿脸色一红,邢远更是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玉飞儿成为婢女的事,知道的人不多,邢远打赌的事,更是只有他们自己知晓,如果不是张师,肯定不可能说得这么清晰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确认了身份,不在废话,玉飞儿轻轻一抓,周围的光膜消失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知道分身最多只能拖延对方一会,张悬捂着脑袋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发现没人跟上,急忙转头,就见四人,还坐在地上,一个个面容发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转头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伤势有些重,可能……走不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邢远、玉飞儿面带尴尬。

    对方花了这么大心血,过来救人,结果他们却因为伤势太重,站都站不起来,实在太对不起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能走不了了,麻烦你将吴阳子前辈的尸体带回去,告诉学院,我们完成了任务,最后没丢学院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邢远咬牙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伤势这么重,这里距离石阶,至少七、八公里,就算想逃,也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与其一个都逃不掉,还不如让他将尸体带回去,至少证明,他们就算死了,也完成了任务,而不是啥都没做到!

    “带尸体有什么用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时候,这家伙还说这话,张悬摇了摇头,结果一时没抓住,脑袋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急忙捡起,再次安在脖子上,转头看向吴振:“还有酒吗?”

    “酒?”

    愣了一下,吴振点了点头,手腕一翻,一个葫芦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也好酒,身上经常准备。

    随手接过,张悬精神一动,沟通储物戒指中的“尸体”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是巫魂,体内没有天道真气,想要汲取,只能依靠**。

    换做之前,必须先将肉身放出来,然后魂魄进入身躯才能做到,现在**可以做到无念无想,就算在储物戒指,一样可以将真气释放。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连续在酒葫芦里注入了七、八道真气,这才将其递到玉飞儿手中。

    “快喝几口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的意思,但见他面容凝重,玉飞儿不敢迟疑,拔开瓶塞,就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美酒入腹,顿时感到一股热流流转全身,两个呼吸不到,之前极其严重的伤势,就变得酸麻,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已经恢复的身体,玉飞儿眼睛发懵。

    这难道……就是吴振所说的疗伤圣药?

    真有这么厉害的功效?

    急忙将药酒给其他三人服下,很快,全部恢复。

    “邢远,将吴阳子前辈的尸体收起,快走!”

    见众人都恢复,玉飞儿交代一句,几人急匆匆跟在张悬身后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身体恢复,众人速度极快,唯一的缺陷就是,张悬要不停扶着脑袋,不然,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再快点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时间不等人,张悬顾不上这么多了,实在不行,将脑袋拔了下来,抱在了胸前,当先向前冲出。

    虽然灵魂和傀儡还没有完全契合,但后者实在太强了,圣域级别的力量不是盖的,在地上一踏,就能飞掠好远。

    玉飞儿等人用尽全力,也才勉强跟上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四人一傀儡,就跑出了接近两、三公里,距离石阶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点,只要逃出石阶,就安全了……”张悬催促。

    进入石阶,就可以重新布置阵法,挡住对方,也就表明,众人可以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正在发足狂奔,就听到一声怒吼,他们的速度太快,终于引起了其他傀儡的注意。

    伴随这个吼声,周围人影闪耀,之前去河流补充能量的诸多傀儡冲了过来,将去路挡住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面容一沉。

    刚才就担心,这群家伙补充完力量,会重新回来,已经尽快赶时间了,没想到,还是晚了数十个呼吸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没想到逃到这里,又被这么多傀儡围住,玉飞儿等人全都面容煞白。

    之前拥有诸多保命的手段,还能抗衡,现在手段都用光了,又被围住,还怎么逃走?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张悬向前一步,似乎正想解释什么,一个傀儡就猛地冲了过来,一脚踹在身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脑袋和身体分离,躯体倒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些傀儡……居然能分清敌我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张悬现在的身躯还是那头傀儡,虽然脑袋时不时会掉,外形和傀儡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傀儡,按照正常情况,应该认不出来,将其当成同伴,趁机蒙混过关,现在却直接出手……也就是说,对方能够分辨出来!

    傀儡不是机关的一种,没有独自智慧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分得清敌我?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手掌在地上一拍,无头的傀儡再次站起,对攻击他的那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拳风呼啸,全身力量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掌对碰,无头傀儡再次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傀儡实力强劲,但张悬魂力级别只有合灵境巅峰,发挥不了最强实力,自然也就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    咯吱咯吱!

    这边交战,剩下的诸多傀儡也向玉飞儿等人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时都会将其围杀。

    “这样以来,他们肯定必死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现在是巫魂,或许还能逃的了性命,但玉飞儿等人,必然再无逃走的机会,被当直接杀死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难道救了半天,将功亏一篑?

    “拼一把!”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想起刚才在河流中看到的巨大心脏,以及这些傀儡,敬畏朝拜的模样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,一咬牙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要我死,大家一起死,我现在就捏碎那个心脏,大家同归于尽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,张悬控制的傀儡,猛地跳起,笔直向河流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吼?

    吼!吼!吼!

    听到他的呼喊,看他前进的方向,诸多傀儡先是一愣,随即开始发疯,再顾不上杀死玉飞儿等人,急匆匆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,不用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群家伙果然重视那颗心脏,追了过来,身在空中的张悬忍不住松了口气,对玉飞儿等人吼道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悬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张师为了救他们,独自一人引走了所有傀儡,玉飞儿、邢远等人全都心中一紧,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对他有些仇怨,甚至嫉妒,而现在,全都变成了感激!

    为了救他们,不惜以身犯险,甚至明知道九死一生都不管不顾……

    难怪这位张师,能让他的学生如此敬重,能让万国城来的那些人,无条件相信……

    这人品,就值得所有人钦佩。

    张师,谢谢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邢远一咬牙,带着众人急速向石阶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(最后三个小时,月票再不投,就浪费了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