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炼者连续施展,都会精疲力尽,没有力气,更何况傀儡!

    这东西体内安有聚灵阵,依靠灵气或者灵石运转,消耗过大的话,同样会失去能量而停止运转。

    难怪玉飞儿等人说,之前有二十多头傀儡联合进攻,后来都走了,原来连续攻击光膜,让其消耗光了能量,来这里进行补充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下灵脉,汇聚了周围上千公里的灵气,用来补充能量的确很快,但是……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让傀儡彻底恢复……这个心脏有古怪!”

    傀儡吸收能量,维持运转,和修炼者耗尽力量恢复是一回事,需要时间的堆积。

    像这样几个呼吸功夫就彻底恢复完毕,实在太过诡异。

    看样子,必然和这个心脏有关。

    维持灵气的河水中居然盛放了一个满是杀戮之气的心脏,张悬越看越觉得奇怪,从脊背上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实在太诡异了!

    咕咕咕咕!

    正在疑惑,又一个异灵族人走了过去,伴随心脏蠕动,这家伙也恢复了力气,精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来到的傀儡接二连三恢复体力,张悬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这些傀儡很快就都能恢复,到时候再去攻击玉飞儿等人,后者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“必须赶在他们全部恢复体力前,将他们救出,直接逃走!”

    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这群家伙,全堆在这里,恢复体力,是个机会,一旦错过,等他们全部回来,再想救人就不可能了!

    “可……就算这么多傀儡不在,那边还是留了两个,我也战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就算那地方只有两头,也不是他能够抗衡的,再说,一旦战斗,必然引起能量波动,恐怕还没逃走,就会被其他傀儡围堵,届时,就算想逃走,也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他能斩杀之前那头,是因为有洛七七配合,更是借助了红炎鼎这件炼器宝物,现在小七和这东西都不在,想要杀两头……几乎无法做到!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实力太低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可以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揉揉眉心,正不知怎么办,突然精神一动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仔细推敲了一遍,眼睛越来越亮,精神一动,笔直向回飞去,片刻后,重新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次,并没去玉飞儿等人待着的祭台,而是找了个没有傀儡,狭窄巷子停下,精神一动,分身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刚才回去,他用储物戒指将分身也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精神再次一动,一个高的尸体出现在跟前,正是之前,在地宫杀死的那头。

    “巫魂入体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张悬心中低呼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巫魂立刻钻入躺在地上的傀儡身上。

    这些傀儡和当初的无魂金人一样,属于活人炼制,融合起来不算困难。

    只是其中杀戮之气太盛,也只有他的天道巫魂才可以进去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巫魂师,恐怕还没来到跟前,就被打散了魂魄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咯吱!

    魂魄钻进躯体,原本躺在地上的傀儡晃动了一下,挣扎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可行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考虑如何救人,突然想起他储物戒指中还有这个尸体。

    虽然这家伙,脑袋被砍了下来,应该可以融合灵魂的,只要灵魂附体,就能让其和以前一样行动,或许就能糊弄对方,将人趁机救走。

    被巫魂附体的傀儡,弯腰从地上将头颅抓了起来,放在脖子上,转了一圈,适应了一下,发现行走完全没问题,这才一脸兴奋的向祭台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“嘭!”的一下撞在不远处的一个横梁上,脑袋滚了好远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跑过去,再次拿起,安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巫魂钻进傀儡,的确让人看不出来真假,唯一的缺点就是当初将脑袋割下来了,这家伙的头颅有些放不稳,一走路就要掉。

    “还是扶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见脑袋伴随走路左右乱晃,随时都会穿帮,无奈的伸出手掌,一只手扶住,张悬大步向祭台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刚才隐藏的地方距离祭台已经不远了,时间不长就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等人正坐在原地期待张悬过来救人,就看到一个捂着脑袋的傀儡走了过来,脸色全都一沉。

    两个傀儡连番攻击,就让光膜随时都会崩裂,再来一个,肯定坚持不住了!

    只是这个傀儡长的有些古怪,脑袋歪到一侧不说,居然还用一个手扶着,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歪头傀儡很快来到跟前,拍了拍正在进攻的两头傀儡的肩膀。

    正在进攻的两头,停了下来,两双眼睛瞪过来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歪头傀儡,向后一指,紧接着玉飞儿等人,就看到不远处夜明珠的照耀下,一个人类的身影正蹑手蹑脚的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张师!”

    看清楚人影的模样,几人全都满是着急。

    见过二的,没见过这么二的。

    既然你想救人,不管怎么说,也要隐藏痕迹吧!

    直接从夜明珠跟前走出来,这不是等着被发现吗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被这个歪头傀儡发现了,还不逃走,还一脸呆萌的走过来,你这是嫌死的不够快?

    你这不是救人,而是送死吧!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想法还没结束,两头傀儡,也发现了张悬,气的一声暴怒,其中一头,脚掌在地上一踏,猛地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面对进攻,张悬吓得脸色一变,刚想逃走,气机锁定下,却怎么都逃得掉,被傀儡一拳打中脑袋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脸蛋变成了一张油饼,身体重重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悬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人还没来到跟前,被打爆脑袋,邢远、吴振等人全都身体一晃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信誓旦旦的要过来救人,结果一露面就被打死……

    你不是来救人的,是来找死的吧?

    “你不是……挺厉害的吗?打赌我还没赢呢,你不能死……”玉飞儿眼眶泛红,放声大吼。

    这都是啥吗!

    你欺负我不是挺厉害的吗?

    怎么遇到傀儡这么怂了,一招都没抵挡就被打爆脑袋,能不能再弱一些?

    化清池修炼,把自己练成尸体,本以为能变得聪明一些,结果,人还没救,就被打爆脑袋,还行不行?

    几人难过的难过,伤心的伤心,一拳打爆张悬脑袋的傀儡,摇了摇头,不再理会这个死掉的家伙,转身向回走去。

    还没走远,就见歪头傀儡继续向他身后指去。

    傀儡眉头一皱,一转头,就见刚才那家伙,不知何时重新站了起来,脖子上挂着的一张大油饼,在微弱的光线中晃动,虽然颤颤巍巍的,却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伤心的邢远、吴振等人,全都嘴巴张开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脑袋都扁成这样,你还能站起来,你这个……没搞错吧?

    “他……没死?”

    玉飞儿也秀目瞪圆,彻底傻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又诈尸了?”

    红唇哆嗦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这个张师,上次在化清池就诈过一次尸,趁自己等人不注意,悄悄爬进了池水,这次不会又是这样,脑袋被打爆了……又诈尸站起来了吧!

    诈尸一次,就让人莫名其妙,不明所以了,居然连续两次……

    你家是开诈尸店的?

    “吼?”

    众人发晕,傀儡更是一脸懵逼,一咬牙转身走了过去,“嘭!”的一脚踢出。

    一脚踹了过去,“诈尸”的张悬胸口顿时瘪了下来,再次一个跟斗倒飞而出,眼见不活了。

    见这次差不多杀死,傀儡这才满意的点头,刚转身要走,再次看到歪脖子傀儡,一脸惊恐的向后指过去。

    急忙转身,果然又看到胸口瘪掉的人影,再次站起,双手插在腰上,跟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、邢远等人,已经难过不起来了,一个个狠狠抽着耳光,觉得是不是看错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脑袋变成油饼了不死倒也罢了,胸口都变成纸片了,还能站起来……你是逗我们玩的吧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没想到连续进攻两次,这家伙都没死,傀儡也气的哇哇乱叫,再次窜了过去,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张悬本就重伤,那还承受的住,立刻被打的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脑袋少了半边,身体变成薄片,腿骨、手骨也被踩的粉碎。

    见这家伙被踩成肉泥,傀儡这才松了口气,一脸满意的再次转过身来,向回走来。

    依旧没走远,再次看到歪头傀儡,向他身后指去。

    气的哇哇乱叫,猛地转头,果然又看到刚被踩的已经啥玩意都不是的人影,不知何时又站立起来,双臂插在腰上,拥挤在一起的两个眼睛中似乎带着浓浓的嘲笑。

    “我嘞个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张师?”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都不死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做梦吧?”

    玉飞儿、邢远、吴振、叶前等人更是一脸懵逼,全都疯了。

    傀儡用出了这么多绝招,每一下都致命,脑袋爆了,说是诈尸,现在身体都扭曲成麻花,再无半点人样,还能重新站起来,恐怕就不是诈尸这么简单了吧!

    你见过,连尸体变成这样,还能诈的起来的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