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傀儡实力都和之前在“牢房”看到的那头差不多,全身上下带着雄浑的力量,看样子,就算半圣强者过来,都能轻易斩杀,一拳打爆。

    他和洛七七遇到一个,都差点死亡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得以逃脱,一下七、八头……

    脸色难看,张悬继续向里飞行。

    轰轰轰轰!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,前方传来了有节奏的震动声,地面一阵阵晃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张悬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这个震动,十分有规律,而且也力量十足,给人一种高手交战之感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他们没事?”

   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异灵族人都被吴阳子弄成了傀儡,肯定不可能自己打着玩……唯一的可能就是,玉飞儿等人没死,正在与之抗衡!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些都是圣域级别的傀儡,就凭玉飞儿等人,怎么对抗?

    加快速度,向声音响起的方向飞去,期间,又看到了两三头傀儡并排而行,方向和之前的几头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已经十七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数了一下一路遇到的,张悬面容铁青。

    已经十七头了,幸亏刚才没肉身过来,不然,被这群家伙围住,不死也要死!

    他虽然现在进步很大,又有天道图书馆做依仗,却也知道底线在那里,面对能忽悠的修炼者,或许还能鼓动对方,遇到这群傀儡……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不对!如果玉飞儿等人没死,这群家伙不围攻,并排向回走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伴随遇到的傀儡越多,张悬也越奇怪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玉飞儿没死的话,这些傀儡不应该围攻他们吗?怎么一个个都走回来了?而且如此整齐?

    心中疑惑,身上却没有停歇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对方发现,不敢飞的太快,大概走了七、八分钟,距离声音响起的地方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除了遇到了这些傀儡外,所过之处,也有不少战斗的痕迹,不过,都不如之前那处规模大,看样子应该是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目前没发现众人的尸体,也就极有可能,还没人死亡。

    面对这么多异灵族人,都没出现问题……真够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嗯?在那!”

    绕过一座高楼,声音果然在跟前响起,急忙看去,就见一个巨大的广场,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占地数十亩,中间是个祭坛,应该是异灵族当年还活着的时候,用来祭祖或者祭天的。

    上面雕刻着各种诡异的纹路,让人看上一眼,有种浓浓的眩晕感。

    祭坛的四周,矗立着几头诡异的石像,似兽似龙似虎似狗,让人一时间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一股股浓郁的杀戮之气,从石像中汇聚出来,给人一种诡异莫名之感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落在祭坛中间,随即一亮。

    只见最中间之处,一个光膜矗立,两头傀儡正在不停攻击,战斗的声音就是从这发出。

    光膜内,玉飞儿、邢远等人盘膝坐在中间,一个个面容发白,身上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看来都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某种厉害的保命手段!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光膜,张悬暗自佩服。

    能让两头圣域级别的傀儡连续攻击,都无法破开,光膜的坚韧程度,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估计是玉飞儿或者邢远的……这两个地位都不低,有这些保命手段,不足为奇?!?br />
    很快就明白过来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玉飞儿做为鸿远帝国的公主,单独出来历练,必然身上有很多宝物,不然,不可能有人放心。

    邢远既然敢追求这位公主,口气这么大,必然也家世不菲,遇到这种级别的傀儡,他和洛七七只有逃走的份,这几位虽然也反抗不了,保命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光膜,看样子快要坚持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宽慰了一下,随即眉毛再次一扬。

    任何东西都需要能量维持,就好像之前他的龙鳞护身符,就算很厉害,能挡住化凡九重强者的全力一击,可也需要能量。

    四人外面的这个光膜,虽然挡住了两大傀儡的不停攻击,看样子也黯淡了,随时都会破开。

    而一旦破开,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被斩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要想办法救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光膜破开,几人必然会被斩杀,而不破开,他们又无法离开……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而且,让他最奇怪的一点,看刚才那些傀儡来的方向,都是这里,也就是说,刚才应该有不少傀儡在这围攻,怎么现在就剩两个了?

    要是这么多同时围攻,估计这个光膜早就承受不住破开了吧!

    看了一会,也看不出所以然来,身体一晃,向光膜靠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里面还有一个尸体?”

    来到跟前,这才发现,玉飞儿、邢远、吴振、叶前背对背坐在光膜中心,而他们中间,还有一个老者的躯体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这个老者,虽然身躯完好无损,人却早就死了,身体也已经风干,枯瘦如柴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是吴阳子前辈?”

    心中一动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里出现了一个人类老者的尸体……恐怕这位,正是那个所谓的吴阳子。

    之前的地宫,连骨架都没找到,他就有些奇怪,现在看来,尸体到了这里,不知怎么被玉飞儿等人发现,并一直?;ぴ谥行?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是,尸体?;ち怂?,这个光膜,到底是玉飞儿等人的,还是吴阳子留下的,现在也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这边张悬来到跟前,悄悄观察,光膜内的玉飞儿等人一个个面带忧愁。

    “六公主,看来我们这次是真的走不出去了!”

    邢远喘了一口,脸色惨白的道。

    他的胸口,有个很大的伤口,虽然服用了疗伤药物,依旧不断有鲜血渗出,样子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“是啊,估计要死在这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振也面容暗淡。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个很轻松的试炼,只要确定是不是吴阳子曾经所在的地宫即可,做梦都没想到,遇到了这么多厉害的傀儡!

    一路被追,要不是玉飞儿身为公主,保命手段层出不穷,恐怕他们几个时辰前,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走不出去不要紧,至少我们的选择是对的,这里的确是吴阳子前辈居住的地方,而且咱们还找到了他的尸身!”

    玉飞儿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再走不出去,但是知道他们的选择是对的!

    那个张悬不是很得意吗?不是想和我打赌吗?

    吴阳子前辈尸身在这里,说明我们找对了地方,你还有啥可得意的?

    “是??!”邢远点点头,再次调整了一下,一脸希冀的看过来:“六公主,现在我们都要死了,你能告诉我……可有喜欢过我?”

    见光膜越来越薄,被击破只是时间问题,邢远再也遏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追这个女孩,时间足够长了,可对方一直没给过好脸色,现在随时都会死亡,再也忍不住,想要知道究竟,就算死,也能瞑目。

    听到他问出这话,叶前、吴振都有些尴尬,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我在成为六星名师前,不会去想男女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没想到邢远会在这时候问出这话,玉飞儿迟疑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生性好强,一心想要出人头地,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,从没考虑过男女之事。

    就算邢远追的她时间足够长,却也没有丝毫动心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,我没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如此直接的话,邢远摇了摇头,忍不住苦笑:“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张悬?”

    “张悬?我怎么会喜欢那个下流无耻的家伙!他简直就是个卑鄙至极的小人!”

    想起那个青年,一脸猥琐的样子,玉飞儿就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是公主,金枝玉叶,居然让自己当婢女,端茶倒水……

    只这样也就罢了,去找他理论,居然连续两脚踹在屁股上!

    见过没风度的,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!

    要不是打不过他,肯定早就冲过去将其捏死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徘徊在光膜外面,打算找机会将众人救下的张悬,听到对方的评价,忍不住一个趔趄……

    我这么正直,这么善良,这么光明正大,啥时候就变成下流无耻、卑鄙至极了?

    古人说,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!

    果真如此!

    “骂的越凶,说明心里越有他,我跟你从小认识,到现在超过了二十年,你可曾这样记挂我一分,刚才我说,咱们走不出去,而你想的最多的不是害怕,而是打赌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愤怒的吼声,邢远非但没高兴,反而更加摇头。

    刚才他说,这次真走不出去了,对方第一反应不是害怕,而是打赌赢了,赢那个张悬了……

    从这一点,他就知道,追求了这么多年,在对方心中的地位,不如刚认识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一愣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喜欢那个家伙?怎么可能!

    她只是想摆脱自己婢女身份,并且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厚颜无耻的家伙罢了!

    心中确定了一下,正想说出来,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入耳膜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们别在这里打情骂俏了,快商议商议,如何逃走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玉飞儿眼睛一下瞪圆:“张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