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降低淬火的温度?”洛七七一愣。

    淬火不是用水吗?最多用个冰水……除了这个,还怎么降低?

    而且,也不是温度相差越大越好,还要有兵器能够承受的范围,太过分的话,承受不住,一旦崩裂,将会竹篮打水一场空,最后啥都没得到!

    不少炼器师就是为了增加兵器级别,故意更改了淬火的物质,结果与器胎中的物质起了反应,最后导致打磨了不知多久的器胎瞬间崩溃,白白浪费了无数珍贵矿石。

    炼器,各种矿石比例、温度、融合多少,淬火的物质、时间……都是技巧,难度比起炼丹,丝毫不弱,不然,也不可能是排名前几的特殊职业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张悬抬头看过来:“你的炼丹炉带了吗?”

    “炼丹……炉?”洛七七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要炼器吗?要炼丹炉干什么?

    张悬淡淡看过来:“我要你炼制一炉,冰魄丹!”

    “冰魄丹?”洛七七愣了一下,随即眼睛一瞪:“老师是想……利用冰魄丹的寒气,进行淬火?”

    冰魄丹,为冰魄体质凝练的特殊药物,其中蕴含特殊寒气,普通人吞服一枚,会被活生生冻死。

    “冰魄丹就算寒气逼人,可丹药的体积就这么大,给长剑淬火……”洛七七满脸纠结。

    丹药也就和葡萄差不多大小,长剑最短的也要三尺以上,如何淬火?

    兵器淬火讲究“一瞬”,意思是一瞬间,完成整个兵器的淬炼。

    一旦错过了这个时间,威力变得不均匀不说,还会因为力量不均,导致炼制失败!

    一颗丹药淬炼长?!趺锤芯跽饷刺旆揭固??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管,只告诉我,炼制冰魄丹的药物和丹炉,可有?”

    打断了对方的疑惑,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冰魄丹,不是常见丹药,炼制的很少,药材并不齐全。不过,我前段时间,答应帮别人炼制一枚寒阴丹,所有药材,准备了整整三份……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冰魄体质,属于万中无一,这种丹药自然也就炼制的很少,别说她,就算整个丹院,恐怕都凑不出一炉药材。

    “寒阴丹?”

    张悬皱眉:“这种丹药的效果,虽然不如冰魄丹,如果是三份加在一起的话,效果也勉强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寒阴丹是治疗被火属性功法伤到的疗伤药物,主材料是冰阴寒草,与冰魄丹的冰魄寒草,还差了一个等级,不过,三份药材叠加,再好好处理的话,也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开炉炼丹!”

    思索片刻,将心中的想法再次推敲了一遍,张悬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知道老师这样做,肯定已经推敲好了,也不多说,手腕一翻,将炼丹炉取了出来,同时点燃。

    她是炼丹师,这个丹炉,在幻羽帝都炼丹师公会的时候就用过,炼丹所需的煤炭之类的,应有尽有,准备起来并不麻烦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炉火燃起,炙热的火焰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将炼制寒阴丹的药物,一样样准备好,摆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,洛七七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不知道这位张老师的目的是什么,但他做的事,一件比一件神奇,心中已经生出了盲目的相信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真能凭借现在的力量,将这柄灵级中品的兵器,晋级到绝品!

    “炉火还不够旺,继续加温!”

    从思绪中恢复过来,张悬看了一眼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寒阴丹是冰寒属性的药物,丹炉太弱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听说继续加温,洛七七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寒阴丹,是冰寒属性的药物,就算现在的火焰,也已经够热了,再热,恐怕还未成丹,就已经彻底融化,哪还有什么效果?

    “继续加温!”也不解释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咬嘴唇,洛七七不再多说,真气涌动,融入炭火。

    熊熊熊熊!

    火焰笔直生出,和一侧炼器的炉火交相呼应,似乎烤的丹炉都快要融化。

    “将冰雨剑和寒青石同时放入红炎鼎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知道现在照做就是,心中奇怪却不再多说,洛七七拿起长剑和寒青石就放入炉鼎。

    冰雨剑,是可晋升兵器,和炙热的炉火一接触,顿时变得赤红,失去了之前的韧性和弹性,如果此刻将其拿出,掉级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至于寒青石,也开始发软,但炉火的温度,明显还不够让其融化的。

    “在炼丹炉中,放入赤尾草三根,三个呼吸后,放入冰阴寒草一株,然后用七叶手法,放入杜虚草半根,紫星烟三钱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快速道。

    双眉扬起,洛七七手掌连连抓去,对方说一株药材,就拿来一株。

    做为丹院有名的炼丹天才,在炼丹一途的天赋,远超炼器,张悬吩咐的虽然很快,但她全部能够跟上,而且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只是,一边放药,一边心惊。

    对方让她施展的炼丹手法,居然都会,有几样,是无意中学习到的,学院都没几个人知道,对方竟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可不相信,是自己博学多识,对方说的都会,恐怕是这位张师,知道了她会什么,然后再根据能力设计出的炼丹顺序和手法。

    这要对炼丹有多深的造诣,才能做到?

    已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!

    就算丹院的胡院长,那位给她上过多次课的老师,恐怕也做不到吧!

    “紫星烟居然和杜旭草能够一起放入丹炉,按照我之前的想法,两者冲突,必然引起爆炸,现在放进去却没有丝毫不适,看来和炉火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震惊的同时,更多是思索。

    张师让她放药的顺序,和她之前学习过炼制寒阴丹的完全不同……速度实在太快了,简直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本来,她炼制这枚丹药,需要最少一两个时辰的,而现在,还不到半分钟,三份药材,居然已经扔进去一半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难不成,张师要将三炉药材在一炉炼制?这……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什么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别人准备了整整三份药材,目的是怕炼废一炉,还有备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些药物,炼制三次都足够了……而现在,在张师的吩咐下,全部扔进炉鼎……

    一个炉鼎,放三炉的药……就好像一匹马,骑了三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还怎么炼制?

    急忙转头向老师看去,却见他依旧面无表情的,不停吩咐。

    “落絮手法放三钱草三株,红叶花两片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老师,肯定没错!”

    一咬牙,洛七七继续放药。

    当初在炼丹师公会,她也满是担心,觉得炉鼎随时都会炸,但认真听了吩咐,不光成功,还炼制出了六级级别的药液,让她炼丹术大增。

    现在见识了张师这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手段,自然更没有什么可担忧的。

    伴随药物越放越多,速度越来越快,丹炉和上次一样,果然,又到了随时都会爆炸的边缘。

    上次还觉得紧张,有些放不开,此时,已经轻车熟路,没有太多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给寒青石和冰雨剑增加火力!”

    正在继续向丹炉放药,就听到张师吩咐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边炼丹就让她有些手忙脚乱了,听说还要给炼器的炉鼎增加火力,洛七七只好运转真气,施展身法,左手一翻,气息疯狂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呼呼!火焰立刻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用真气控制火焰温度,是每一个炼丹师、炼器师一开始就学习的,对她来说不难,难的是同时照顾两样。

    分心二用,顿时速度慢了下来,洛七七头上汗水直冒,正前方的丹炉,也不?;味?,随时都会爆炸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紧张,洛七七急忙看过去。

    寒阴丹的炸炉虽然威力不如之前炼制的那个六级药液,一旦爆炸,他们二人也肯定抵挡不了!

    更何况边上还有个已经烧的透红的红炎鼎。

    受到刺激,必然也会爆炸,两大炉鼎同时炸开,不用傀儡出手,他们就会当场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以说……这次比上次更加危险!

    上次炼丹师公会的会长在跟前,而且还在炼丹师公会内部,就算炸开,也肯定能够借助阵法压制,让危险降低到最小,而现在……这里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“别着急,丹炉的炉鼎里,再加一株荷香花!”

    张悬继续吩咐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炉鼎同时沸腾,他其实也有些紧张的,不过,却也知道,已经没了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不让冰雨剑晋升到灵级绝品,就斩杀不了那头傀儡,就算找到出口,也必然逃脱不掉!

    那头家伙的实力,亲身领教了,凭借现在的二人,根本就不能抗衡。

    只能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见老师面容不变,洛七七心安了不少,点了点头,左手继续增加红炎鼎的火焰,右手抓起荷香花,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荷香花进入丹炉,炸炉的力量立刻得到了缓解,洛七七刚送了口气,突然感到左手一松,急忙转头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老师,不好了,冰雨?!诨?!”

    只见刚才还赤红的冰雨剑,不知何时已经彻底软了下来,随时都会变成汁液流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