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分身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这一拳,真打上来,必死无疑,精神一动,分身陡然出现在面前,而他本人则身体一闪,躲到一侧。

    “本尊,是不是又找到什么好东西了?呃……???”

    分身一直在储物戒指,和他没办法沟通,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一出现还以为又有什么类似化清池的好东西让其吸收……正满是高兴,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拳头已经来到眼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反应都没反应过来,脑袋就被一拳击中,当场打瘪,宛如脖子上挂着一张油饼。

    “敢打我,你找死!”

    没想到刚露头就遇到这种事,分身郁闷的快要抓狂,精神一动,变成油饼的脑袋,再次鼓起,一拳迎了上去!

    分身的**是九天莲胎炼制,没有固定形态,就算变成肉泥,也能轻易恢复,可以说是不死之身,正因如此,张悬才在关键时刻,将这家伙弄出来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和傀儡的拳头对碰,“嘭!”的一下,分身死死贴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分身和本尊打,虽然能虐的后者死去活来,但真正力量,还是太弱了,依旧不是这位大怪物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好像金刚石的硬度虽然超过钢铁,可用铁锤敲击,依旧能将其敲碎一样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见这家伙冒出来跟他对拳,顿时大怒,抬脚对分身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拳头都差点打的他身体散架,看到这脚,分身知道不敢硬抗,吓得身体一晃,笔直向一侧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侧张悬手中长剑,猛地对傀儡的脖子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尊和分身,思绪共享,如一个人相同,配合的极其默契,正是对方攻击,而无法自顾之时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长剑落在傀儡的脖子上,发出一声脆响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张悬只觉得虎口发麻,像木棍劈在了钢铁上,长剑差点脱手。

    “也太硬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抬头看去,只见对方脖子上,只留下一道白印,啥都没有,张悬脸色铁青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可是灵级中品巅峰级别的长剑,用尽全力的砍下去,居然连皮都没刺破,这家伙的防御到底多厉害?

    “难不成……他不光是异灵族的尸人傀儡,其中还加入了各种材料,被炼制成兵器了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他刚才施展了超过九百万鼎的巨大力量,又借助了灵级中品兵器,就算化凡八重强者的头颅也能轻易斩下,可连对方的皮都没切破,只说明了一个道理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已经不单纯是尸身了,极有可能,全身都和无魂金人一样,被特殊材料浇筑,被炼制成了一件,超越灵级中品的兵器!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自己全力一击才没有丝毫效果!

    “这怎么打?”

    面容铁青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他最强的兵器居然连对方的防御都破解不了,也就是说,伤都伤不到对方,更别说杀了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他这边震惊欲死,那边的傀儡似乎也被彻底激怒,一转身,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拳头的力量如同大山,压的空气“呜呜!”作响,随时都会崩塌,还没来到跟前,张悬就感到全身火热,像是陷入了巨大的火炉。

    拳力如炉!

    传说中,力量达到一定程度,一拳打出,拳风如同火炉,将钢铁都能融化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假的,没想到居然亲身经历!

    “退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如此狂暴的拳法,根本没办法硬抗,张悬脚掌一踏,笔直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房间实在太小了,才退了两步,就觉得脊背一紧,已经紧贴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龙鳞护身符!”

    知道无法躲避,无奈之下,张悬只好将之前得到的那枚护身符拿了出来,毫不犹豫的激活。

    这东西一共有三次使用机会,巫魂墓用过一次,现在是第二次。

    一道光膜出现,将其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拳头和光膜对碰,一个刺破耳朵的音爆响起,后者立刻炸开。

    张悬顿时再次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,传递而来,让他背后的岩石碎裂成末,整个人胸口发闷,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要不是化清池中,肉身增加了不少,恐怕这一下就会骨骼断裂,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一拳击?;簿胖蒯鄯宥计平獠豢幕ど矸?,这家伙的力量绝对达到了圣域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一晃,躲到一侧,张悬大口喘着粗气,急速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本以为分身出来,两两联手,就算对付不了,逃走不难,没想到对方不光实力强劲,就连身体强度,也超出了想象。

    绝对是达到了圣域才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现在的他,可以抗衡的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有件灵级绝品神兵!”

    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对方的防御太强,就算知道缺陷,凭借他现在的力量和手段,也破解不了,除非……有一个灵级绝品的兵器,才能将其斩杀,否则……这样下去,只有被对方硬生生砸死一条路可走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穿越以来,一直顺风顺水,做梦都没想到,会遇到这种大家伙。

    如果是人类,凭借师言天授,或者言语蛊惑,总能让其上当,就和之前那头异灵族人一样,有机可趁……

    可一个傀儡,没有自我意识,说再多也没用??!

    “老师,这里面有通道,快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,就听进入石门的洛七七,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复杂,其实从她进入,到现在,不过十来个呼吸而已,看样子,在里面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张悬手腕一抖,长剑再次劈出一道剑芒,同一时刻,让分身从后面攻击,本尊快速向石门冲去。

    分身堪称不死,不怕对方,他不一样,真要脑袋变成油饼,真就死了!

    咯吱!咯吱!

    似乎觉察到了他的意图,傀儡更加愤怒,脚掌一踏,不理会他的剑芒,笔直向张悬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要凭借身体的强大,硬生生撞死对方!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脸色发白,张悬牙齿快要咬碎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拳,他还可以凭借身法躲闪,可对方整个躯体……房间本就狭窄,根本躲闪不开,一旦撞上,不死也差不多了!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分身猛地冲了过来,狠狠撞在傀儡一侧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两者对碰,虽然分身的力量较弱,依旧让他偏离了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本来笔直撞在张悬身上的,结果只有肩膀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关键时刻,再次激活了龙鳞护身符的最后一次效果,随即听到“咔嚓!”一声,龙鳞碎裂,巨大的力量冲击下,张悬笔直跌入石门。

    “分身,回来!”

    人在空中,精神一动,将分身收进储物戒指,随即脊背再次一沉,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担心的声音,从前面传来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石门后面果然有通道,好像是个机关,已经被洛七七打开,通道狭窄,只容一人前行。

    他正是撞在了通道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知道那头大家伙,随时都会冲进来,张悬不敢丝毫停歇,也不往后看,脚掌在墙壁上一踩,立刻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通道不长,只有十多米的距离,半个呼吸功法就走了出来,随即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宽阔的石室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比上方的那个,更加辽阔,足有数千平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窄门后面,还有如此巨大的空间,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说对了,这的确是吴阳子前辈居住的地方,这正是他留下的书籍和炉鼎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奇怪,就听到洛七七的声音从前面响起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就见女孩满是兴奋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她见老师没事,显然也很是高兴,但这里的发现,更让其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书籍?炉鼎?”

    抬头看去,果然看到女孩所在的墙角,夜明珠莹莹的光芒照射下,一排书架林立,不远处更有一个巨大的炉鼎矗立。

    这个炉鼎和炼丹的丹炉不同,像是个巨大的火炉,虽然没有火焰燃烧,却也能感受到其中凶猛的力量和气势。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级别不低!

    “嗯,我专门研究过,这是吴阳子前辈当年曾经使用的炼器火炉,【红炎鼎】!”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对于炼器师来说,最珍贵的就是炼器炉鼎,可以说相当于生命,炉鼎在这,说明他必然在这待过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他们找对了!

    这个所谓的忘忧居,正是吴阳子前辈以前居住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要将这个红炎鼎带回学院,就代表试炼完成,可以圆满成功了!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这里有没有出路?”

    张悬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试炼完不完成,对他来说,现在没什么意义了,最重要的是,如何才能离开!

    这个地方虽然宽阔些,但那头大家伙一旦冲进来,早晚也会被斩杀,怎样活着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出路?我……我还没来得及找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她刚进来,看到红炎鼎、诸多书籍,太过兴奋,忘了找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大房间,光线又不好,就算想找,又怎么可能一下找得到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地面一阵轰鸣,随即二人再次感到一股杀戮之气袭来,刚才的那头傀儡,也跟在后面走了进来!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一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