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”吴振哭了。

    我真的只是想证明自己而已……

    招谁惹谁了这是!

    虽然关键时刻,真气迸发,挡住了一部分,可身上依旧被扎了至少数百枚细针,每一根都入肉三分,让他疼痛不堪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说小心有啥用?

    你不也是用铁锤硬砸的吗?

    为啥我做就不行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位置、同样的力量、同样的技巧,结果,你打开了通道,我被扎的人不人鬼不鬼……

    眼泪流淌,全身肌肉蠕动,真气激荡,将刺在肉中的细针,全部震飞,手腕一翻,取出一个酒葫芦。

    当初飞儿公主不用,他还留了一些“疗伤圣药”,现在满身、满脸都是伤痕,再不使用,估计就要挂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这是外伤,没伤及内脏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通过张师话语得出的结论,打开瓶塞,就直接将里面的美酒,全部倒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河对面的张悬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这些美酒,他当然记得,正是被罗钊、冯师等人逼迫,没办法才弄的……里面有他的天道真气,治伤没有任何问题,此时都过了好几天,真气早就散发干净了,可以说,葫芦里就是普通的酒水……倒在伤口上,应该很疼吧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法还没结束,就听到对面杀猪般的嘶吼响起,吴振整个人过电一般的抽搐。

    酒水和伤口一接触,如同洒了盐一般,让他快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七,快给他服用一枚疗伤丹药,不然……我怕他活不下去!”

    见对方抽搐了半天,开始口吐白沫,张悬转头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洛七七急忙走了过去,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捏开嘴巴给对方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丹药入体,脸色这才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细针扎在身上虽然不至于致命,可数量太多了,对人体还是有很大伤害的。

    尽管服用了疗伤药,没有大碍,也让他丢了至少半条命,眼前发黑,嘴巴红肿,再没之前那么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张师,吴振无声抽泣。

    你就是个骗子!

    铁锤破石碑,圣药治外伤……

    信你,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吴振如此鲁莽,话没说完,就冲过去破碑,张悬无奈的摇摇头,带着邢远等人来到跟前,一伸手,从他手中将千机伞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腕一抖,千机刺出现,张悬笔直对眼前的石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连续三下,紧接着就是机簧响起的声音。

    吱呀!吱呀!

    石碑缓慢开启,和之前的那个一样,变成了一个高耸的门户。

    “不是用铁锤吗……”

    吴振一晃。

    “哦,破解机关,需要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,这个石碑,用千机刺即可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吴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理会一侧已经崩溃的吴振,众人来到门户跟前。

    和河对面的那个一样,门户后面果然也有一个石阶,向河流下蔓延,看不见踪迹,很明显和之前那个门户通往的并非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两个地宫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神色一凛,正想说话,突然感到不远处的桥面一阵晃动,一个机簧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打开了两个门户,不过,每人只能选择一个进入。给你们一炷香时间,一旦进入门户,就无法后退,只能向前!”

    声音突兀响起,冰冷沉默,给人一种生涩之感。

    “是【机关留音】!”吴振此时也顾不上幽怨,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机关留音?”众人全都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嗯,一些厉害的机关,不但能制造出和阵法相同的困境,也能记录人类的语言,通过机簧触碰,将声音显露出来!”

    吴振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张悬惊奇,不过,想想也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音乐盒就是通过机簧的驱动,演奏乐曲,这个天工师如此机巧,通过相同手段模拟人声,也应该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这些,还是考虑怎么选择吧!”

    玉飞儿公主打断吴振的话,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众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应该是众人打开了两个门户,这才触发了机关留言,按照话语的意思,众人必须从两个门户中做出选择,而且时间,只有一炷香。

    十分紧迫。

    “如何选择,应该从之前石碑上留下的字迹来判断。桥这边的是,【望乡居】,应该是是吴阳子前辈思念家乡留下的,这样说起来,也就极有可能是吴阳子前辈曾经居住的地宫。而河对面的【忘忧居】,则应该是关押吴阳子前辈的那些人居住之所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七七的观点!”玉飞儿公主点头。

    邢远、吴振等人也同时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些事,一进入这个地下,他们就分析完了,从字面意思就能解释的通,不算很难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的观点不一样!”

    张悬皱了皱眉,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洛七七看过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将目光集中。

    这位青年,自从一来到这里,留下了太多惊艳的表现,众人现在都不敢对他的话有所轻视。

    “我反倒觉得【忘忧居】是吴阳子前辈留下的住所,至于原因,我也说不清楚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触摸石碑,图书馆只显示是谁铸造的机关,并不会解释下面的地宫,那个和吴阳子有关,因此,做出这种结论,也是他的主观判断,没有什么根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嘴角上扬,冷哼一声:“吴阳子前辈,被人抓住炼器,肯定内心悲愤,生气还来不及,如何能够忘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前辈被抓,肯定会心念家乡,望乡以由此而来!我同意六公主的观点!”邢远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这样说,可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知道老师不可能胡言乱语,洛七七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倒没发现什么,只是我对书画也有些了解,刚才看望乡居三个字,带有杀戮之气,觉得不像一位炼器大宗师留下的!而忘忧居,则情绪平和,意境悠远,更像是一位大师所留,才有此想法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感觉……”一侧的叶前插话。

    他是五星书画师,对之前的字迹留下的意境,也有所感触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们就说了,有杀戮之气,是正常的,吴阳子前辈被抓,又被关在这里,没这种情绪才让人意外!忘忧居……呵呵,恐怕也只有抓人的人,才如此无忧无虑,情绪平和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摇头:“我选择这个地宫!”

    本身就对这位张悬有意见,此刻见他凭感觉判断,没有任何依据,顿时来了气势。

    “我也选择这个地宫!”

    邢远也点头。

    飞儿公主去哪,他就去哪,更何况……他也觉得对方说的有理有据,反倒张师的理由不充分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见有人跟在自己身后,飞儿公主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吴振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吴振迟疑了一下:“我也选择这个!”

    很显然,他也觉得对方说的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“叶前,你呢?”

    见又有一个要走这边,飞儿公主终于觉得有种获胜的感觉,满意的看向不远处的那位太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觉得张师的话是对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前点头,正想继续说下去,就见对面的公主眉毛一扬,忍不住脖子缩了缩:“不过,我还是决定选择这边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见这位学弟,比较识趣,飞儿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,嘴角扬起,看向不远处的张悬,带着获胜姿态:“好了,六个人,已经四个选择这边,你快点决断吧!”

    你不是打赌老赢吗?

    这次我看你怎么赢!

    “我还是选择对面!”面对对方的挑衅,张悬摇了摇头,随即看向洛七七:“你选择哪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迟疑了一下:“我跟老师一起!”

    “七七!”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的闺蜜居然拆台,玉飞儿秀眉一扬,急忙劝阻:“你不也认同我们之前的猜测吗?那条路肯定和吴阳子前辈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肯定?你敢打赌吗?”

    见对方这样说,张悬打断了她要说的话,笑盈盈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敢?”

    玉飞儿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这次她有绝对自信。

    “敢就好,这么多人见证,我也不怕你赖账,上次是一万枚中品灵石,这次不一样了,换成一枚上品灵石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淡淡一笑:“就以吴阳子前辈居住地来确定胜负。如果我选择的这条路,是正确的,你就输了,给我一枚上品灵石,相反……你婢女身份取消,咱们互不相欠!”

    “好,如果你输了,不光取消婢女身份,还要归还我700枚中品灵石,还要、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儿公主一咬牙:“给我倒酒!”

    “好,给你倒酒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玉飞儿公主冷冷一笑:“你就等着输吧!咱们走!”

    说完当先向眼前的石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邢远、叶前、吴振等人紧跟其上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走吧!”

    见她们走上石阶,向下走去,张悬也不再多说,招呼洛七七一声,迈过石桥,向另外一个石门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