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样说起来,你是破解不了了?”

    见他满脸沮丧,洛七七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,能破解……你们会让我继续吗?”吴振看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摇头。

    邢远咬牙:“你再敢去破解,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?”

    开玩笑,虽然很想打开真正的地宫,可也不想死在这里??!

    尤其是他,被细针扎的面目全非,都有些红肿了,对方只破了三次,就这副模样,继续下去,恐怕机关还没打开,他先挂了!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明知道有机关,却又打不开,总不能守在这里踟蹰不前吧!

    “我来试试吧!”

    见众人一脸忧愁,张悬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触摸了一下石碑,脑海中已经形成了书籍,倒不是他不管吴振,任由大家中招,而是天工技巧,博大精深,看了一眼,就被其中的繁琐复杂吸引,待反应过来,邢远这边已经满脸银针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见他走出,吴振眉头一皱:“你对……天工职业也有研究?”

    这家伙精通炼丹、阵法,不会连天工师,也明白吧!

    天工一门,虽然不比阵法、炼丹那么有名,却更加繁琐复杂,难以学习,尤其是各种细节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不可一点而论。

    在这个职业上,他算得上万中无一的超级天才了,学习这么久也不过五星而已,自己破解不了,这家伙却冒出来……难不成,比他还强?

    不可能??!

    “知道一些!”张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一些?”

    吴振摇头:“如果只是知道一些,想要破解肯定不行。刚才我破解,你也看了,稍有偏差,就可能出发机关,射出细针!前面几次,细针无毒,就算被射中,也可以恢复伤势,无伤大雅,但如果后面的针上有毒……恐怕谁都难以幸免!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还是别试了,没有十足把握,我怕咱们都会死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也没有十足把握,你不也一样?”

    见他阻拦,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你不也没把握连续试了三次吗?还无伤大雅……你问问邢远,他是不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如果对他这样说,信不信会当场把你打死?

    “哼,我岂能一样?我出身天工世家,三岁就能做出自动前行的机簧,十七岁已经是四星天工师了,进入鸿远学院后,更是师从整个帝国唯一的一位六星天工师,学习诸多技巧和知识……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吴振头颅扬起,满是自信:“虽然刚才连试验了三次都没成功,却不代表我没有把握,就算这是六星的诡诈机关,只要让我多试几次,时间久了,也能成功破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既然想试,我也无权阻拦,我问你两个最基础的问题,如果你能回答,说明对天工师,的确有所了解,而不是乱来!”

    吴振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悬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鸿远帝国万年来最有名的天工师是谁?”吴振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挠头。

    关于天工师职业的书籍,他几乎没看过,哪里知道鸿远帝国最有名的是谁?

    别说是他,就算鸿远帝国皇帝陛下叫啥,名师学院院长叫啥,同样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见他满脸尴尬,吴振眉头一皱:“这样说起来,你肯定更不知道诡诈流机关是由谁流传出来的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:“我要破解石碑而已,和知道这些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!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出这话,吴振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:“这是天工师最基础的要求,连这个都不知道,说明对这个职业,一窍不通,如何找寻节点,如何破解机关?我不否认,你在炼丹、阵法上有独特的见解,但机关一途,和那两样不一样,不是自我感觉良好,就能破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先给你讲讲,天工师的来历和复杂程度,以及一些机关的原理,你再考虑一下,要不要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越说越多,听的耳朵都冒出茧子,张悬懒得继续理会,两步来到石碑前,手腕一翻,冰雨剑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这是机关,不是其他东西,用剑只会触发更多攻击……”

    正滔滔不绝,见这家伙拿出一柄长剑,吴振没差点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你是来搞笑的吧?

    机关技巧,纤细如发,用千机刺都要找到具体位置,不敢有丝毫偏差,你直接拿了柄剑?真的假的?

    正觉得对方简直就是捣乱,就见青年似乎听到了他的劝说,迟疑了一下,将长剑收回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、多……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刚觉得对方还算从善如流,就见这家伙手腕一翻,掌心多出了一柄大锤。

    这个铁锤比炼器师锤炼兵器的还要大,如同工地上的匠人所用的一般,材质也十分低劣,不知从哪里得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震惊的说话都有些结巴,就见青年,举起铁锥,笔直对石柱砸了过去!

    “我日!”

    眼前一黑,胸口一闷,一口鲜血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他弄千机刺破解石碑,就差点被细针射的挂掉,你用铁锤硬砸……作死也不是这样作的吧!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将千机伞打开,整个人鹌鹑一般躲在后面,动都不敢动,随即就听到一个如同大钟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,震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

    一连串脆响,如同鸡蛋剥皮,然后……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了,打开了!”

    正在疑惑,怎么没有细针射来,就听到青年淡淡的声音响起,悄悄从千机伞后,将脑袋伸过去,只看了一眼,顿时僵直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,像是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只见正前方的石碑,已经消失不见,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门户,一排石阶,笔直向下蔓延,直通不远处的地下河底。

    “打开了?”

    不光是他,一侧的洛七七、邢远也全都一呆。

    吴振,堂堂五星天工师,整个学院都有名的机关大师,又是扎又是戳,射的众人满是狼狈,结果,屁用没管……这家伙,拿了个铁锤狠狠砸了一下,就直接破开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到底吴振是五星天工师,还是你是?

    “真正的地宫,在河流下面,难怪这里空气如此畅通,却找不到通风口,原来奥秘在这里!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洛七七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一来到就发现这个房间空气新鲜,通风极好,可并未找到通风口,也找不清灵气的来源,此时地宫打开,才明白,奥秘原来在河流的正下方。

    地宫中新鲜的空气,都是从河流反馈上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找到了地宫,快点下去吧!刚好看看,到底这里,和吴阳子前辈有没有关系!”玉飞儿公主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喜这位张悬,但不得不承认,对方的确有常人难以拥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然,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这个真正的地下宫殿。

    “地宫是打开了,但这个我觉得先不进去为好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玉飞儿公主看过来。

    既然这是机关封锁、隐藏的地宫,那么有什么秘密必然在里面得到答案,马上就知道结果了,为何不进去?

    “桥前桥后,一共两个石碑,第一个叫望乡居,第二个叫忘忧居。既然号称‘居’,我觉得另外一个石碑,应该也是一条通道,进去之前,还是先选择一下为好!”

    张悬解释。

    这个宫殿,就只有一座桥,两个石碑,现在一个石碑被破开了,另外一个下面,或许也有相同的地宫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众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被破开石碑的兴奋充满了,没考虑到这点,仔细说起来,那个石碑的确有可能也是一个通道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是两个地名,两个抉择。

    “嗯,当务之急,是先破开那个石碑,然后再做出选择……”见众人明白过来,张悬点点头,正想继续说下去,就觉得手掌一松,掌心的铁锤已经被人抢走。

    随即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:“我去破解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抬头一看,就见吴振已然跑过桥梁,到了第一个石碑跟前,举起铁锤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太想证明自己了。

    堂堂五星天工师,连续三次都没破解成功,结果却让一个外行,拿铁锤硬生生砸开了,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此时既然还有另外一个石碑,可以证明他的实力,怎么可能再让对方出风头,拿起铁锤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仔细回忆刚才青年砸的位置和方向,甚至还有力量,一声大喝,铁锤呼呼生风,笔直向石碑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,速度这么快,让人反应都来不及,张悬愣了一下,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河流对面的石碑,发出磨盘一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哗啦啦的细针笔直对河对面的家伙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扑哧!扑哧!扑哧!

    吴振没有丝毫防备,千机伞也没来得及打开,就眼前一黑,变成了仙人球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心!”

    张悬后面两个字这才喊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