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机关在石碑上,那就说明,这里根本不是真正的地宫,地宫可能还隐藏在某处,只是没被发现罢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师眼力好!”

    洛七七眼睛放光,同时看向张悬,满是佩服。

    不愧是她花费心血邀请的老师,果然眼力不同寻常,一眼就看出石碑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然,他们肯定还有四处寻找,不知又要耗费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而已!”

    一侧的玉飞儿见好友如此崇拜,红唇翘起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位张师,实力很强,眼力也极佳,但不知为何,就觉得不服,想要说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?敢不敢打赌?”

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差点被口水呛着,玉飞儿一咬牙,急忙扭头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,能不能打开!”

    知道二人之间的矛盾,不好插话,上次就是多管闲事挨了一顿揍,吴振眼观鼻鼻观心,急忙来到石碑跟前,打断二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双眼紧闭,手掌沿着石碑轻轻触摸。

    既然是机关,就肯定有交接的地方,仔细观察纹路,凭借天工师身份,和对机关的掌控,应该可以找到弱点。

    “大家安静,天工师破解机关,需要心神合一的寻找纹路,只要找到,再厉害的机关,都能随手破开,不费吹灰之力!”

    邢远道。

    天工师设计的机关,虽然很厉害,却也有开启的方法,那就是力量节点,一旦找到,再严丝合缝的东西,都可以轻易破开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众人知道这些,同时点了点头,安静下来,一瞬间整个地宫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控制呼吸和心跳,吴振真气在体内急速运转,让触觉变得更加灵敏,很快在石碑上摸了一遍,思索片刻,眼睛睁开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找到节点了,过一会就能打开真正的地宫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吴振眼中露出了浓浓的自信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不如邢远、洛七七、飞儿公主等人,但在机关上面,还是有很大自信的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候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手中千机伞猛地一抖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伞尖立刻出现了一个尖锐的棘刺,如同银针一般,透露出寒芒。

    尖刺足有一尺多长,在夜明珠温润的光芒下,给人一种冰寒之感,一看就知道异常锋利。

    “这是千机伞的千机刺,专门用来破解各种机关的,打造这一根长刺,需要五位五星炼器师,日夜不休,花费足足十天才能完成!”

    洛七七解释。

    “五位五星炼器师,十天?”张悬咋舌。

    就这一根和头发一样纤细的长刺,需要花费这么大功夫?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就明白过来,如此纤细,却这么锋利,打造起来肯定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兵器,越纤细,反而越难炼制的。

    “嗯!也就他是名师,才能请的动这么多炼器师,换做一般人,想要别人如此劳心劳力帮忙,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洛七七接着道。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名师做为天下第一职业,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    五星名师,又是天才,此时结交,百利而无一害,让五位炼器师耗费十天,帮忙炼制一件兵器不难,换成其他职业,就肯定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说话间,吴振全身气息猛地聚集起来,双眼瞪圆,手腕一抖,千机伞笔直向石碑的一个方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千机刺和石碑接触,仿佛击中在了一个细微肉眼不可见的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石碑发出沉重的声音,如同磨盘。

    “糟了,快退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吴振自信的脸色,突然一变,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吼声还没结束,就听到暴雨般的声音从石碑发出,众人眼前一花,就见无数细小的细针,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细针,虽然是机关射出,却速度极快,一旦被击中,虽不致死,却也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知道危险,手掌一按机括,吴振手中的千机伞打开。

    千机伞的伞布,由特殊材料炼制,堪比盾牌,别说这些细针,就算一些尖锐的兵器也休想破开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如此威力,这东西也不可能让天工师如此青睐,耗尽家产都要打造一柄了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

    坚韧的伞布,挡住了不少银针,不过,依旧有不少向众人射来。

    “退后!”

    向前一步,邢远手腕一翻,一枚盾牌挡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知道这地方可能会有机关,他提前就做出了准备,这个盾牌,足有两米多高,两米多宽,完全可以将所有人都挡在后面。

    呼啦啦!

    一阵雨打芭蕉的声音,牛毛般的细针停了下来,不少插在地上,扎在盾牌上。

    “好险!”

    看到这么浓密的细针,众人头上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如果邢远没准备这东西,就算他们的实力不弱,恐怕这一下,也要变成马蜂窝,被刺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打开地宫?还是要杀人?”

    擦擦头上的冷汗,看向不远处的吴振,邢远忍不住大喝。

    让你破解机关,又不是杀人,刚才稍微反应慢了,估计这一群人都要挂在这里。

    甚至,就算他反应快,还是有四、五根细针扎在了身上,忍不住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刚才一脸自信,结果就来了这一下,你就不能找准再刺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一抽,自知理亏,吴振也不解释:“每个机关,为防止别人破解,都会设计几个疑似节点,我刚才找错了,放心吧,这次肯定能够找对……”

    收起千机伞,再次闭上眼睛,在石碑上摸了一阵,确定了一个节点,一脸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这次应该是对的,没错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邢远满脸不信的从盾牌后面伸出脑袋。

    “确定,如果再弄错了,我把头割下来!”吴振一咬牙,也不犹豫,千机刺再次向前刺去。

    失败一次了,这次,他要用实力来证明自己!

    轰??!吱呀!

    千机刺落在是石壁上,一阵磨盘的声音再次响声,还没来的及呼喊,又有无数牛毛般的细针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脸色一白,吴振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我摸的好好的,怎么可能有错……

    “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一侧的邢远快要炸了,一边从脸上撕扯细针,一边怒吼。

    你还行不行了?

    扎之前你就不能提前说一下吗?我头还露在外面呢……要不是关键时刻,用真气抵挡了一部分力量,恐怕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满脸扎的跟刺猬似得,也让他有些发疯。

    你就不能小心些,找准节点再动手吗?

    连续两次,你这是要让所有人都给你陪葬吧?

    “放心,放心,下次我一定找准……”

    将脑袋上的几根银针拔掉,吴振嘴角抽搐,再次将千机伞收起,一遍遍触摸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停了下来,一咬牙:“是这个点肯定没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确定?”邢远这次不相信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!”

    吴振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开始吧!”

    邢远急忙躲到盾牌后面,全身都隐藏了起来,一点也没露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家伙说的信誓旦旦,可连续两次刺出细针了,再傻也要有防备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一咬牙,吴振再次拿起千机伞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吱呀呀!

    这次不是磨盘的声音,而是机簧运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成功了!这次没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吴振眼睛一亮,急忙转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松了一口气,邢远再次将脑袋伸过去,这次声音和前两次不同,应该是对了……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刚露头,一阵暴雨再次袭来,随即看到眼前满是细针。

    “我日!”

    邢远哭了。

    大哥,你是不弄死我不甘心??!

    你不说没问题了吗?

    没问题这些细针什么鬼?

    其实不光他要哭,吴振更是抓狂。

    明明听到机簧的声音了,怎么又射出细针?

    虽然千机伞挡住了一部分,因为掉以轻心,身上依旧被扎了数十针,全身红肿,宛如刺猬。

    邢远,不是我想弄死你,是这个机关,想弄死我们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好不容易将身上的细针拔光,吴振想起什么,嘴角抽搐:“这……这好像是六星天工师布置的六级机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六级机关?”

    众人一晃。

    既然是六级机关,你刚才干嘛去了?

    堂堂五星天工师,居然没看出这点?

    “是……六级诡诈机关!”

    知道众人的想法,吴振道。

    “诡诈机关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明明是六级机关,却利用特殊手段伪装成了五级,再用假的节点来引人上当,而且每一次激活机关的声音不同,用来迷惑开启者,让人吃亏……这种机关,我只在书籍上看到过一次,据说早就失传了,没想到……这里有!”

    吴振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诡诈机关,陷阱中带着陷阱,就算真正的六星阵法师,恐怕都会上当,更何况他了。

    天工师,擅长各种机关的制作,属于有传承的特殊职业,每一个级别都相差极大,他只是五星初期,对方用六级机关,而且还是失传的诡诈流,看不出来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幸亏,受限这种伪装,石碑内无法盛放更大威力的东西,不然,单凭这三下,众人就死的差不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