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回帝都吧!”

    从树上跳下,张悬看准了方向,大步前行。

    对方试炼,跟他没关系,现在最重要的,是和洪师等人汇合去鸿远名师学院,而不是将时间耽误在这里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再次听到一连串脚步声,身体一晃,再次藏在树上,随即看到几头巨大的灵兽,在地上嗅了嗅,大步向洛七七等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发现他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灵兽都只有化凡五重,除了叶前,洛七七等人都是六重强者,但这么多联合在一起,也还是很难战胜的。

    “过去帮一下!”

    身体一转,紧跟在这些灵兽身后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都和飞儿公主等人认识,洛七七更是他的丹药学生,遇到危险,做不到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“可恶,又来了,叶前,你上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向前,就听到前面一阵嘈杂的声音,紧接着气劲呼啸,一阵剧烈的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“已经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知道事不迟疑,张悬急忙向前冲去,才走了不远,上方一个急促的风声传来,抬头一看,就见一头巨大的龙鹰兽对着他凌空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,参与围攻的那头。

    刚才一直藏在枝叶茂密之处,收敛气息,对方很难发现,现在急速前进,真气运转,立刻被这头大家伙找到了踪迹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龙鹰兽钢筋般的铁爪,还没来到跟前就带着浓烈的呼啸,似乎要将金石洞穿。

    “跟它纠缠起来,想要离开,就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一旦跟这家伙纠缠起来,其他灵兽必然追上,再离开就很难,张悬当即眉毛一扬,牙齿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“吽!”

    龙鹰兽具有龙族血脉,他学习的那个奇怪“兽语”,应该会有效果。不具龙族血脉效果就会弱上不少,正因如此,为救白衣女子只能逃走,这么多灵兽只有这头蕴含龙族血脉,“兽语”一旦失效真气又消耗太多,想逃都逃不掉了

    果然,伴随他喊完,空中正在飞行的龙鹰兽,吓得全身一颤,再顾不上攻击,笔直坠落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重物坠地的声音,十多米长的巨大灵兽,重重摔在地上,尘土飞扬,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对付完这个大家伙,正想离开,再次听到吼叫声响起,之前见过的那头熊鳞虎蹄爪在地上一抓,腾空跃起,锋利的气劲,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一人一兽的动静太大,吸引了诸多灵兽的注意,这家伙最快,已经跑过来帮忙了。

    “麻烦!”

    见对方跟见了杀父仇人一样,让他藏起来的功夫都没有,知道躲避也没用,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既然你要战,那就战吧!

    刚好修为提升了这么多,还没试过,也拿它练练手。

    手掌如刀,笔直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掌风如同剑芒,笔直向前蔓延,横穿数十米的距离,来到熊鳞虎跟前。

    这一招,他没动用魂力,即便如此,凝聚了肉身和真气,力量也超过了六百万鼎,不是这头大家伙能扛得住的,一声闷响,蹄爪带来的气劲就被击的溃散,同时身体一沉,被打的死死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吼?”

    熊鳞虎一双眼睛瞪得滚圆,像是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三天前,它刚和这家伙战斗过,对方剑术精妙,虽然让它难以抗衡,力量明显很薄弱,怎么……短短几天不见,随手一掌就将它劈趴下,再无力反抗了?

    这也……太夸张了吧!

    要是之前就这么厉害,也不至于,被它们追的到处乱跑,不敢冒头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追过来!不然,我会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一吼,震的龙鹰兽坠地,一掌劈的熊鳞虎再不敢对抗,张悬哼了一声,一甩衣袖,正想继续向洛七七等人飞过去,就见咆哮声起,之前的苍狮灵兽等一干灵兽,已经从前面调转头来,将他围住。

    这群家伙来的这么快,应该是龙鹰兽刚发现他,就传递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找刺激,那就别怪我了!”

    本来不想和一群灵兽计较,既然这些家伙,自己找过来,那还管的上这么多,脚掌在大树上轻轻一踏,整个人已经笔直向前窜出。

    天道身法!

    伴随肉身和实力增加,天道身法施展起来更加得心应手,速度也更快,整个人像是撕裂了空气一般,来到那头苍狮灵兽跟前,直接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你不是擅长防御吗?

    那我就用蛮力破你的防御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两两对碰,苍狮灵兽还没反应过来,巨大的身躯,就向后飞了出去,跌出数十米外,被撞的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撞飞这头大家伙,张悬身体拧转,对一头狼形的灵兽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空一击,拳风压的空气“噼啪!”作响,这头灵兽,硬接了一下,立刻腿脚发软,步了之前几头灵兽的后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打的如火如荼,洛七七等人那边,一个个满脸发呆。

    刚才诸多灵兽再次追上了他们,随时都会强攻,玉飞儿一怒之下,让叶前前去抵挡。

    叶前只有合灵境的实力,本以为这次难以幸免,不死也要扒一层皮,怎么都没想到,还没来的及出手,之前还气势汹汹的灵兽,浪潮一般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知道我的太子身份……不敢动手了?”

    叶前挠头。

    不可能??!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没说过,再说,灵兽管你啥太子不太子的?真想动手,皇帝都敢杀!

    “有人帮我们吸引了灵兽的注意,快看,那边正在战斗!”

    秀眉一蹙,玉飞儿公主当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进攻他们的灵兽,退去之后,全都向一个方向冲去,再加上那边气息波动剧烈,吼声不断,很明显有人战斗。

    “叶前,不会是你的人吧?”邢远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试炼,要绝对机密,不能让任何人知晓,因此,曾专门交代过,不允许任何人跟上,为了保证安全,更是没乘坐飞行灵兽,而是徒步进山……

    现在他们刚遇到危险,就有人将灵兽吸引走了,要说不是他的人,都让人不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让人跟着……”

    叶前急忙摆手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试炼的事,怎么可能明知故犯?

    “是不是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!”邢远点了点头:“这次试炼,不能有失,真要被人跟踪,就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不再多说,悄悄向战斗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来到跟前,看了一眼,几人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张师!”

    “老师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不是被带走了吗?怎么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老熟人,几人表情不一。

    要说高兴,自然是洛七七,要说咬牙切齿,肯定是玉飞儿公主了。

    上次打赌,她还输着,最怕见到对方,问她索要赌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老师肯定是看到我们被攻击,故意将这群灵兽引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吧,他能有这么好心?”玉飞儿哼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,为何这些灵兽,全部对他攻击,而放弃我们?看之前这些家伙,见人就攻击的模样,要不是张师故意吸引,这群家伙,不可能这么做吧!”

    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她说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刚才这些灵兽,恨不得将他们全部吞了,本以为又要经历一场恶战,结果眨眼间,就进攻这位张师了,而舍弃他们,要说张师没用什么手段吸引对方,还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他吸引,你们看他们之间的战斗……”吴振打断了众人的猜测,略带颤抖的向前指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急忙看去,一看之下,一个个眼睛瞪圆,嘴巴发干。

    “他前几天,不才是浊清境巅峰吗?”

    邢远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三天前进入化清池的时候,还是浊清境巅峰,怎么一眨眼功夫,就变成合灵境巅峰了?

    见过进步快的……没见过这么快的吧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合灵境巅峰,级别比他们都低,而和这么多灵兽战斗,却跟大人戏耍孩童一般……

    这战斗力,未免太彪悍了吧!

    玉飞儿公主更是瞪大眼睛,俏脸抽搐,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个无耻的家伙,就会用不要脸的方式,胜过自己,没想到,真实实力,这么猛!

    如果那天晚上也用如此厉害的力量和她对战,可能用不了一招,就会被打的找不到东南西北,直接晕过去。

    难道他……故意手下留情了?

    “一定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一想到对方一直盯着她的屁股踢,怒火就不打一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故意的,不可能这么巧,每次都踢那里吧……

    明明可以碾压,却故意踢她屁股,真是个登徒浪子,不要脸至极!

    “学长、学姐,你们说张师这么厉害,现在也算得上是学院内部的人了,可不可以陪我们一起去进行试炼?有他在,我觉得可能会安全不少,也轻松不少!”

    不知道众人各自的想法,叶前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让老师去?”洛七七眼睛一亮:“对啊,如果他去的话,咱们成功的可能性将会增加很多!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说,倒还真是,我同意!”邢远考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不能去!”

    玉飞儿则眼睛瞪圆,连连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