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行就用它吧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将名师大比奖励的那枚灵石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上品灵石,蕴含的灵气惊人,实在不行,就只能先把这玩意使用,快速提升肉身再说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正在思索,再次看到一阵晃动,紧接着听到水池上面纷乱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即,无数道真气从上方涌了下来,让原本已经没了灵气的水池再次变得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正愁着怎么让水池的水,再次蕴含灵气,就有人送真气过来,简直就是瞌睡送枕头,饿了送美食!

    “而且,这还是真气,属于淬炼好的灵气,吸收起来更加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单纯使用灵石的话,其中灵气没经过驯化,肉身吸收起来不方便,真气不同了!

    真气是修炼者淬炼过的,就好像提纯过的药液,可以随便吸收,免除了提纯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难道上面的人知道我要提升肉身力量,故意将真气送过来?”

    挠挠头,张悬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刚才光顾着研究灵魂如何进入肉身了,没注意上面发生了什么,难不成,这些人知道自己需要灵气,不惜耗费自己的真气,注入水池?

    这样真就太不好意思了吧!

    一阵感动,张悬转头看向分身。

    “你去把地心火引上来,我寻找最合适淬炼肉身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分身点点头,身体一纵,向水池正下方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九天莲胎做为神物,寒暑不侵,地心火虽然强大,对他还造不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分身离开,张悬本尊魂体,则带着肉身,寻找灵气池中,最合适淬炼肉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虽然肉身僵直,不能动弹,但依旧可以借助天道图书馆,找到最合适的位置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张悬停了下来,控制着肉身,盘膝而坐,又折腾半天,让全身毛孔大开,这才感到一阵清凉,周围无数散佚的真气,疯狂涌进身躯。

    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天道真气是最基础、最正确的功法凝练而成,不分属性,能够融合任何一种属性的真气,因此,周围的气息虽然驳杂,对他来说完全不影响。

    只要进入身体,流入丹田,就会自动提纯,将之前略带污浊的气息,形成最精纯的天道真气。

    而身体在这些气息的淬炼下,也变得越来越坚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吴会长,找到方法了吗?”

    见吴会长手拿罗盘转了好几圈了,都没说话,卫师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这是六级大阵,就算是我的实力,也只能加固,想要更改,难!”吴会长眉头皱成疙瘩。

    他只是五星巅峰名师,还无法布置六级大阵,就算用尽全力,也只是维持而已,想要借助已经变化的地势,进行更改,依旧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让我们注入真气吧!”

    卫师道。

    向池水注入真气,可以缓解一时的?;?,但想要彻底控制住眼前的局面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给我点时间!”吴会长摆了摆手:“虽然融入真气是无奈之举,实际上消耗不是很大,你们这么多人应该能坚持一个时辰!”

    化清池本身就蕴含灵气,自带着包容灵气的能力,融入真气,尽管麻烦,还是能坚持不短时间的,这个时间内,或许他就能找到解决方法,成功修复大阵!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现在也没其他办法,卫师点点头,正想说话,就见一侧的叶问天脸色一变:“卫师、吴会长,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结束,就见眼前的化清池最中心处,一阵剧烈晃动,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。

    滋滋滋滋!

    漩涡越来越大,众人刚刚注入水池的真气,就好像被吞噬了一般,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在吞噬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,我的真气也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气维持平衡,保持大阵不崩塌,一旦被吞噬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全都眼睛一下子瞪圆。

    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这里以前不是储蓄灵气的地方,具有包容能力吗?怎么一眨眼功夫,就变成吞噬了?

    “吴会长……池水吞噬真气,我怕……坚持不了一个时辰!”咽了口唾沫,卫师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能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吴会长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“最多十分钟!”卫师计算了一下众人的实力,道。

    “十分钟?”

    脸色扭曲,吴会长一咬牙:“十分钟也行!只要下面的地心火,不涌上来,就是安全的,我会想办法在这段时间内,找到解决方法,实在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话边说边低头看罗盘,正在寻找方位,突然地面再次一晃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急忙转头,就见卫师和叶问天满是哭丧着看过来:“貌似……地心火涌上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吴会长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!

    刚觉得化清池能够包容灵气,众人注入真气可以维持一段时间,结果,真气就被吞噬;刚说完只要地心火不来,还不算失败,地火就涌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老天,你这是不玩死我们,不罢休??!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满是郁闷之中,狂涌的地火,要冲出水池,化清池再次激荡不已,一个长老再也控制不住,一口鲜血喷出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阵旗也“咔嚓!”一声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面容一白,吴会长忍不住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没了灵气维持,阵法本就控制不住,现在地心火又冲了上来,可以说……再想阻止火山喷发,已经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离开吧……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吴会长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阻止不住火山,整个幻羽帝都就等于陷入了灾难,无数生命都将因此死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叶问天牙齿咬紧。

    “没了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了什么,吴会长随即摇头:“不过,这是不可能做到的!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叶问天和卫师同时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,没办法做到?”吴会长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,或许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!”叶问天满脸着急。

    地心火涌上来,众人估计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住了,如果能有方法的,还是要拼搏一下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亿万生灵,在眼前死亡。

    “青稷山、龙鳞河以及地脉,之前是借助阵法维持的平衡,才能保持稳定这么多年,但……阵法毕竟是人力布置的,属于外力……如果能找到三者力量交汇之处,加以引导,让他们相生相克……即便不需要阵法,也同样能保持稳定!”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时间上肯定来不及了,而且,这个交汇之处……牵扯整座山,整条河以及整个地脉,根本推测不出,一旦弄错,还会适得其反,导致巨大的反噬……”

    吴会长道。

    卫师和叶问天同时哑然。

    二人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之前的阵法,将三者交汇的力量压制住,形成修炼圣地,实际上就是用阵法维持了一个平衡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能找到三股力量的平衡点,让其相生相克,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个点如何找?

    先不说青稷山、龙鳞河都蔓延数万公里,就说地脉,深藏在地下,人进不去,无从探查,如何知道大小、强弱?

    一旦分析出现一点错误,就不是相生相克,而是倾覆……到时候,灾难将会更大!

    这就好像竖着叠金币一样,偏差一点,就会导致崩塌……而这个所谓的平衡点,是根本不可能掌控的!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没时间了!

    地心火涌出,众人注入的真气被吞噬,阵旗也毁掉……这个地方三分钟不用,恐怕就会变成废墟,什么都保存不下。

    “快让他们离开吧,越远越好……”

    吴会长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意思,知道这次是真的没办法了,叶问天急忙吩咐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听到吩咐,在场的驯兽师一招手,七、八头飞行灵兽笔直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知道危险,他刚才就让人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上兽背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吩咐,叶问天急忙招呼众人,不过,话音未落,地面再次剧烈轰鸣。

    轰隆??!

    这次震动更大,水池仿佛一瞬间被掀起,一股炙热的火焰,巨龙一般,再也困不住,从池水下面随时就要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这样走了,张师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马上就要爆炸,洪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叶问天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声音还没结束,下方的火龙,冲天而起,众人只感到热风扑面,全身都快被烧焦。

    “晚了……已经走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还能坚持三分钟,没想到众人还没来得及跳上兽背就彻底炸开,叶问天直觉都觉得心脏一抽,闭目待死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们看,火焰上怎么会有人?”

    等了一下,并没感到被火焰吞没,正在疑惑,就听到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问天急忙抬头看去,就见汹涌喷出的火龙上方,一个人影悬空而立,目光如电,冷漠如霜。

    满是奇怪,就见这人取下一只鞋子,随手一丢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火龙立刻萎靡下去,青稷山、龙鳞河与地脉相冲的局面……立刻平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