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眼里的灵气,不是十分平顺,十分安全吗?

    怎么会死人?

    修炼……也能把人炼死?

    “死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一直想着怎么打赌赢过这个不靠谱的家伙,做梦都没想到,直接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一纵身也进入池眼,摸了一下,俏脸也立刻一白。

    四个时辰前,还嘚瑟不已,一口气吸收了五根多清神香的家伙,此时身体僵硬的如同石头,早已没了呼吸和心跳。

    竟然……真的死了!

    虽然她对这家伙,没有一点好感,甚至还满是厌恶,可……现在还是对方的婢女,还没彻底赎身呢,怎么能这么死了?

    你死了我怎么办?

    难道婢女身份,一辈子都无法解决?

    “不会是刚才为了赢我,吸收的太快……才变成这样的吧?”娇躯一晃,飞儿公主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直没离开池眼,自然不是因为池水的狂暴而死,唯一的可能就是太想赢自己,吸收的太猛,导致体内出现了差错,没恢复过来!

    “有可能!”

    洛七七点头,面容凝重:“如果真是灵气吸收太多造成的死亡,极有可能只是假死!”

    身为天赋极高的炼丹师,对救人也懂一些,虽然比不上医师,却也不弱。

    “假死?”飞儿公主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灵气吸收太多,会将经脉充满,导致血液无法循环,从而造成窒息性死亡!这种情况,据说只是假死,并非真正死亡,只要处置得当,完全可以救活……我曾在一本书籍上看过,张师刚才还好好的,现在却变成这样,很有可能是这种情况!”

    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假死……可有救治方法?”飞儿公主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需要有人将他体内的灵气快速吸取出来!”皱着眉头,想了一会,洛七七道。

    “快速吸???”飞儿公主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正常掌心对着掌心的吸取,速度太慢,很容易造成灵气之间的差异,弄不好就会导致经脉破裂,别说救不活,就算救活,也等于废人了!必须用最快的方法吸取……”

    洛七七说到这里,俏脸一红:“也就是……嘴巴对着嘴巴!”

    “嘴巴?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面皮一抽。

    掌心对掌心,可以吸取对方体内的灵气,速度的确不会很快,一旦吸收了一部分,造成了体内的灵气压力差,很容易让经脉崩溃,出现这种情况,别说救不活,即便成功,也等于差不多废了。

    可是男女有别,嘴对嘴吸取灵气……

    “他是你老师,你快点救他吧!”脸色一红,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洛七七连忙摆手,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:“师生礼仪高于一切,这个……太过亲密,我不能做……反倒是你,不是想打赌胜过他吗?他真要活不了,你可能就一辈子背着婢女的名头,再也无法翻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飞儿公主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正是她最纠结的。

    现在打赌输了,还是对方婢女身份,这家伙真要死在这里,她也说不清道不明??!

    别人极有可能会认为,是她不想认输,才痛下杀手,这样,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!

    就打了个赌,结果却对这家伙的人生负责,越想越觉得郁闷。

    “要救他,就动作快点,耽误的时间越长,救活的可能性越??!”见好友犹豫,洛七七忙道。

    满脸纠结,迟疑了一下,飞儿公主不知想到了什么,一咬牙:“好,救就救!”

    自从出生,一直被人宠着惯着,还从未吃过如此大亏,这家伙不光打赌赢了她不说,更是踹的她屁股红肿,差点走不成路。

    心中愤怒的同时,更多的是想堂堂正正的赢回来!

    而他真要死了,还怎么赢?

    想赢都没机会了!

    再说,救就救,江湖儿女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银牙一咬,体内真气运转,对着对方的嘴巴就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水池中间赶过来的张悬看到这一幕,只觉得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魂体太过强大,再加上化清池灵气没那么多了,为了防止别人发现,走水底过来的,所以并不知道上面的情景,刚离开水面,想要进入肉身,就看到这位六公主,抱着自己要亲,没直接吓死。

    平时看起来这个六公主还挺正常的,一言不合就亲人,也太不靠谱了吧!

    满心郁闷,正想伸手将其拔开,就听到一声个紧张着急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六公主!”

    随即看到邢远大步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此时的邢远,内心也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他花费了不知多少年,连好脸色都没一点的六公主,现在居然主动亲一个刚认识没几天,还气的她差点半死的家伙,要不要这么疯狂。

    “???邢远,你来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冲过来,飞儿公主脸色一红,不过同时也松了口气,连忙招手:“快过来救他!”

    “救他?”邢远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,现在来不及细说,想救他……需要嘴对嘴将他体内的灵气吸收出来,快点,不然时间来不及了……”飞儿公主忙道。

    “嘴对嘴?”邢远身体一晃:“我和他?”

    水池中的张悬,也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虽然我很注重自身修养,不想和没关系的女子出现太多瓜葛,可……和一个男人亲嘴,什么鬼!

    真要被他亲了,不死也恶心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是的,快点,不然来不及了!”飞儿公主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悬快要吐血,邢远也觉得满心崩溃。

    “你不来,我就来了!”见他如此纠结,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……”邢远咬牙。

    就算牺牲他的节操,也不能让心中的女神吃亏!

    一纵身也跳入池眼,随手将张悬的身躯抱起,满是胡茬子的嘴巴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尼玛!”张悬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快点回到肉身,不然我的初吻就没了……”此时也顾不上恶心了,魂体一晃,笔直向肉身钻去。

    只要灵魂进入肉身,就能清醒过来,化解眼前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和眉心一接触,张悬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这次修炼,魂体长的实在太大了,远超过了肉身可容纳的范围,居然一时间钻不进去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魂体太大了,肉身太小,想短时间内钻进去,根本做不到!

    可……那二货,马上就要亲过来了!

    “不管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的嘴唇马上即将和他的嘴巴碰在一起,张悬再也忍不住,魂力凝聚,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魂体,无形无质,如果不想让人看到,是根本看不到的,而想要与人战斗,就可以化出形体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没想到有人会对他出手,邢远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脚踹在脸上,一声惨呼,一头栽进水池!

    “啊,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邢远惨呼。

    本以为跌进水池会和之前的灵级中品兵器一般,顷刻化成汁液,谁知,喊了一会,发现并没有异样,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化清池中的灵气被吸收光,失去了狂暴,也自然没了腐蚀生命的能力,别说无法伤害他,就算一个普通没修炼过的人进去,都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的化清池,已经和普通的水池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飞儿公主脸色阴沉如霜。

    本想这家伙很快就能将张师救活,没想到还没过去,就向后跳去,又是惨呼又是大叫,要干什么?

    发什么疯?

    魂体攻击,虽然也看不见摸不着,但他们都是五星名师,仔细观察的话,肯定也能看出不对劲,可现在,都将注意集中在能不能救活这位张师身上了,谁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不想救就算了,装什么装!”一摆手,也不等对方解释,飞儿公主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刚才鬼影都没有,这家伙就往后跳,很明显是不想救,不想救就算了,耽误什么事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邢远眼泪流出来,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我脸上这么大的脚印,你难道就没看出来嘛……

    骂了一句,懒得理会不想救人的邢远,飞儿公主嘴巴翘起,再次向张悬亲过去。

    “六公主、邢远公子、洛七七小姐,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接触,再次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,抬头看去,就见叶问天陛下已经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叶问天此时也是懵的,本想着抓紧时间让六公主等人离开池眼,一来到就看到这一幕,满是尴尬。

    同时心理感慨……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越来越开放了!大白天在水池就这样……

    “你来了,张师好像修炼出了问题,你快帮忙看看,如何能救!”看到叶问天,飞儿公主松了口气,急忙道。

    对方是化凡八重巅峰强者,更是一国之主,无论眼力还是见识,都不是洛七七能够比拟的,或许,不用嘴对嘴,就能将人救活。

    “出问题?”叶问天一愣,满是羞愧,还以为二人要干啥,原来是出了事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极有可能冲击战师的存在,更重要的是,鸿远帝国的莫堂主对其对方维护,真要出事,他这个皇帝陛下肯定也不用做了……

    跳入池眼,急忙来到张悬跟前,看了一眼,眉毛皱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见他神色凝重,飞儿公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叶问天眼睛瞪圆,满是不敢相信:“魂魄离体!”

    (汗,之前发的那个,只是想看看,我的读者中有没有女生,结果发现……真多,还都很腐!一天不到,四百条留言,接近三百要和叶问天在一起,还有横扫天涯。我去,关我屁事?老涯是个正直的人,张吊脖子也是正直的人,怎么能干出如此龌龊的事?开什么玩笑!【可以想象,老涯站在风中,双手背在身后,头颅倾斜45度,衣袂飘飘,一脸高人的模样,帅爆了!想象不出来,可以让自己男朋友或者老公,头上带着老毕的照片,做出相同姿势,肯定能让你,节省三天饭钱!】咳咳,周一顺便求两张推荐票和月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