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继续打下去,我怕……你伤的更重,还是算了吧!你要怎么打赌,如何赌,我都奉陪……”

    见女孩丰满的翘臀上,两个清晰的大脚印,张悬一脸尴尬的道。

    正常战斗,肯定是胜不过对方,继续借助天道图书馆,谁知过一会,还会闹出什么尴尬的事?

    连续踹了两脚屁股,就很不好意思了,继续踹下去,就算他脸皮挺厚,也觉得下不去脚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气的抓狂,恨不得将眼前这家伙当场拍死,飞儿公主却也知道,继续打下去,吃亏的肯定是她,站起身来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双乌黑的双眼,满是火焰,恨不得将对方烤着吃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咱们都去化清池,那就以这个为打赌条件!”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怎么赌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化清池的池眼,因为储备的灵气有限,所谓的三天,只是个大概范围,实际上,会给进入修炼的人发放【清神香】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继续道:“清神香,放入池眼之中,可以检测灵气浓度,根据灵气的消耗,而控制燃烧速度。按照正常修炼,一天一夜,刚好燃掉一根。所谓的三天修炼时间,实际上就是燃烧掉三根香,不管是哪个池眼,香燃尽,就必须出来?!?br />
    修炼有的速度快,有的慢,三天的效果肯定是不相同的,如何才能确定池眼中的灵气吸收干净,不至于出现危险?就靠这个清神香!

    这东西插入化清池中也可以燃烧,根据灵气的消耗速度快慢而改变燃烧速度,三根香燃尽,就必须出来,这是早就立下的规定,谁都不能打破。

    刚才酒宴的时候,已经说了,张悬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你我的打赌很简单,咱们明天中午同时进入化清池,谁先燃完三根清神香,谁就获胜!”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谁先燃完谁获胜?”没想到是这个赌约,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燃烧清神香的速度,和吸收池眼灵气的速度成正比,而想后者加快,必须拥有更加强大的灵魂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魂力越强,清神香燃烧的速度就越快。

    对方是桥天境强者,灵魂经过合灵境滋养,已经变得很强大了,与自己打赌,很明显是欺负自己只是浊清境,在灵魂上,比较薄弱……

    只是……她可能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的灵魂哪里是弱,而是太强了!

    修炼巫魂,早已让他的灵魂,可以脱离肉身行动,真要吸收起来,别说他,化凡八重强者过来,恐怕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打这个赌?”

    一脸同情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不用想,真要打这个赌,这家伙想不输都难。

    “不错!怎么,刚才还得意洋洋,现在不敢了?”飞儿公主一脸自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挠头:“说说赌约吧!”

    “赌约很简单,如果我赢了,从今天开始,就再不是你的婢女,也不欠你灵石!而如果你赢了……我再输你一万灵石,或者……再当你五个月的婢女,如何?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再做我五个月的婢女?还是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婢女这东西,他要不要都无所谓,当初也是一句戏言,与其要这个,还不如灵石来的实惠。

    “不同意?难道还想让我嫁给你?”

    听他拒绝,飞儿公主气的咬牙。

    “嫁给我?”张悬一呆:“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抓头发。

    名师学院无数名师,围着她转,想讨她欢心,这家伙倒好,说嫁给他,居然说自己想得美……你以为你是谁???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婢女就算了,还是输我一万灵石吧!”张悬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咬牙,飞儿公主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实在跟这家伙说不下去了,生怕继续聊天,会被当场气死。

    躲过众人耳目,刚走会住处,就见洛七七迎了上来,看到她这副模样,忍不住一呆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此时的飞儿公主,衣服磨破了好几块,露出雪白的肌肤,头发、脸上都是泥土,跟从泥土里打了滚似得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我有些伤,自己不方便涂抹,回去给我敷上点疗伤药!”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打赌输了,跑过去找人麻烦,忍不住出手……成功倒也罢了,结果,还被被狂揍一顿,屁股都踹肿了……

    这么不光彩的事,打死也说不出口??!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洛七七眉毛一周:“谁下的手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没事,你只要把伤药给我抹上就行……”飞儿公主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见她不愿意多说,洛七七也不在询问:“如果是外伤,我刚好有瓶【松血膏】,丹院的胡院长专门给我炼制的,对外伤有奇效,现在抹上,应该不会耽误明天进入化清池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吴振刚才给了我一瓶疗伤圣药,据说不管多重的外伤,只要倒上,都可以在几个呼吸内治好……你帮我抹一点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手腕一翻,将一个酒葫芦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屁股上的伤,她够不着也看不见,虽然让对方涂抹有些不好意思,也总比带这个红屁股,一瘸一拐的强。

    “疗伤圣药?”

    洛七七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据说是几个诸侯国过送的见面礼,当场试过了,效果极好,就算是血口,都能瞬间恢复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道:“他说的信誓旦旦,一定让我收下,这才拿了,刚好试试效果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厉害的药物?”洛七七赞叹了一声,和飞儿公主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刚走进去不久,就听到一声杀猪般的惨呼,紧接着飞儿公主的怒吼响彻整个院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吴振,你-大-爷-的!”

    吴振从房间探出头来的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谁喊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飞儿公主告辞,张悬回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取出冰雨剑,让其认主,试验了一下,发现十分顺手,这才收起。

    连续飞行了一个多月,在加上战斗了两场,原地调息了一会,就觉得疲倦用来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,天已经大亮,走出房间,就看到罗璇、毕江海二人迎了上来,神情激动,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回来,二人就将合灵丹服用了,现在已然突破,达到了合灵境中期。

    虽然只增加了一个小级别,灵魂却变得更加圆润,真气也更加浑厚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够如此,正因为这位青年。

    “去皇宫吧,化清池开启,咱们必须早点过去!”

    吃完早餐,洪师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这次分配名额,鸿丰帝国大展神威,压的其他三个诸侯国喘不过气,让他满是兴奋,干起事来,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幻羽帝都皇宫,比太子的东宫更加宽阔雄伟,金碧辉煌的装修中,带着虎踞龙盘的威严,让人进入其中,就神情凝重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在两个太监的带领下,走进皇宫的大殿,就见罗钊、冯宇等人已然来到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治疗,众人的模样好了不少,不过,仔细观看的话,还隐隐约约的,能够看到脸上的淤青和伤痕。

    伴随修为越高,肉身越来越强大,受伤后,恢复也会变得慢上不少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都有极珍贵的疗伤药物,但和张悬能够随时恢复伤势的真气比,还是差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嗯?那家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些人有些鼻青脸肿,并不意外,不过,抬眼看去,看到了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人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坐在太子身边,接受众人送贺礼的吴振,不知怎么着,也变成了乌眼圈,脸上虽然已经消肿,但依稀可以看到被人狂殴了一顿。

    堂堂名师学院的高材生,连皇帝叶问天、太子叶前都敬重的人物,谁敢对他动手,而且还打成这样?

    不光他看到了,就连其他人也看到了,一个个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我有事问你!”

    正在好奇,就见吴振怒火冲冲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吴师!”

    张悬抱拳。

    “别来这些没用的,这药酒,到底怎么回事?”手腕一翻,吴振掌心多出一个酒葫芦,脸上带着怒火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这家伙口口声声说是洪师送的,但他还是看出了一些,知道必然和这位张师有关。

    “这药酒?”

    张悬一愣,随即恍然:“你用了?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药酒,实际上就是白酒,之前能疗伤,是因为他的真气寄存其中,伴随时间推移,真气会逐渐消散,自然就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,肯定用了,没啥效果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不过,没有丝毫作用!”

    吴振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听到六公主喊他,高兴地屁颠屁颠的跑过去,结果就被狂殴一顿,打的半死才知道,是因为这个药没用,越想越气,见他一出现,就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没用?刚好你脸上有伤,我给你试试!”

    见他果然因为这个生气,张悬哪能承认,接过酒葫芦,摇了两下,一道真气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试试?”本以为对方会害怕,没想到如此淡然,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嗯,来……”

    随手将酒葫芦递过去,张悬道:“不信,你喝一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