堂堂公主,万里挑一的美女,找他谈事情,居然理都不理,转身就走,还是不是男人?

    “好,就在这里说!”

    一咬牙,生怕这二货再次走了,飞儿公主停住脚步,直接传音:“我不知道解读石碑是你的强项,打赌输了,没什么话说,愿赌服输……不过,我现在想再跟你打个赌,敢不敢?”

    上次谁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,是位名师,还有这种本事!

    虽然输就输了,可想起对方的要求,就觉得憋气。

    不趁早解除这个所谓的“主仆”关系,谁知这家伙以后会不会发疯,再让他倒酒、捏腿?

    真要那样,她这个公主,也不用活了,自杀算了。

    “还打赌?”

    见这女人不死心,居然还敢打赌,张悬停住脚步,似笑非笑的看过来:“你一个婢女,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个主人赌?又有什么资本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秀目如冰,飞儿公主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家伙也是名师,更是打赌赢了,恨不得当场就将其拍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走了,大半夜的,都快困死了,没工夫跟你闲闹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继续向鸿丰帝国在幻羽帝都的住处走去,刚走了两步,一阵香风环绕,女孩再次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因为愤怒,胸口急速欺负,饱满圆润的凸起,似乎快将漂亮的长裙挤破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??!”

    手掌一摆,真气狂涌在前面,形成了一道真气墙壁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跟你打赌,想来硬的?做为一个婢女,敢对主人动手,有没有点规矩?”见这丫头气急败坏,张悬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给了你七百灵石,买了十天,现在还不算……婢女!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飞儿公主手掌一翻:“你惹我生气,做为学姐,教训一下学弟,不算什么吧!”

    名师大比前十名,都有进入鸿远名师学院学习的机会,飞儿公主是二年级学员,自然是学姐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身份的话,学姐教训学弟,倒也不算违例。

    话音结束,飞儿公主玉手翻飞,对着周围凌空一抓。

    她实在被这家伙气着了。

    今天不管怎么样,都要教训一顿,让他知道,什么叫天高地厚!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化凡境六重桥天境的力量施展,周围的灵气像是被一座巨大的桥梁牵引,形成了一个密闭的屏障,将二人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很显然,打赌输了,对对方出手,也觉得不好意思,先将周围封锁起来,不让人看到。

    “教训学弟不算什么,不过……你确定要和我动手?”

    见这女人将周围封锁,张悬眼神怪异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太子府,揍的一群合灵境家伙哭爹喊娘,这女人应该知道自己的实力,不只是浊清境这么简单,居然还敢动手,看来自信心不??!

    “少废话!我会让你乖乖跟我打赌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飞儿公主娇躯一晃,已经来到张悬跟前,手腕一抖一抖,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掌心真气,如同雨伞倒扣,将张悬可以躲避的一切方位,都封锁起来,只要他敢移动,就会引起真气碰撞,想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灵级上品武技,金伞锁气!

    这招不光能将人的退路封锁,还能封锁住人的真气力量,让人难以行动,甚至,还带着灵魂攻击能力,让人昏昏欲睡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看来她也知道这位“学弟”,看起来实力不咋样,其实修为不弱,一出手就施展出了最强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张悬的灵魂,专门修炼过巫魂功法,化凡八重强者,想要灵魂攻击,让他昏睡都不可能,又怎么可能害怕对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脑中轻呼缺陷,摇了摇头,脚掌在地上猛地一踏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真气的冲击下,地面立刻出现了一道细长的裂痕,飞儿公主脚下立刻不稳,金伞锁气,出现了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身体一晃,已经从对方的攻击中闪身而出,拳头捏紧,一拳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是桥天境强者,不过也就是初期罢了,他魂力、真气全部加起来,力量远胜对方,真正战斗,谁胜谁负,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如此厉害,一脚踏在地上,就破了他的金伞锁气,成功逃脱,飞儿公主也是一愣,不过,随即目光一扬,捏了个手印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硬碰硬!

    在她眼力,眼前这家伙,再强也只是浊清境巅峰而已,她可是桥天境强者,想要胜过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掌相击,张悬身体一晃,连续后退了几步,飞儿公主虽然没后退,脸上却像是见鬼一般的惊讶。

    她用尽了全力,还施展了武技,本以为对方至少要被打出几十米,身受重伤,做梦都没想到,只退了了几步,便一点事没有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浊清境?怎么比起她这位桥天境初期,都丝毫不弱?

    她觉得震惊,张悬则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天道拳法,也要升级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天道拳法之类的武技,虽然没有缺陷,同级别威力无穷,号称无敌,但……搜集书籍的级别不高,威力也就有限。

    和灵级下品的武技对抗,还能占上风,与上品的比,就差了不止一截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小学一年级的学霸,每次都能得一百分,没有一点错误,但和一个哪怕不怎么厉害的初中生同样考核初中试卷,就未必比得过。

    天道武技再厉害,搜集的秘籍级别低,和真正高级的武技比,还是差了一大截的。

    因此,他的力量虽然胜过对方,真正对抗,还是吃了些暗亏。

    不过,一招对战,也让他试出了对方的真正实力……想胜过他,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这位比自己年龄还小的“学弟”居然与其势均力敌,一声冷哼,飞儿公主娇躯再次一晃,又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越攻击越快,有种要拼命的感觉,张悬摇摇头,看好一个缺陷,脚掌一缩,笔直向对方怀中撞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无耻!”

    见他居然要撞自己的胸前,飞儿公主气的哇哇乱叫,身体情不自禁的一缩,刚打出的招数,也随之变形,再次出现漏洞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掌击空,急忙向前方看去,却见青年已经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嗯?去哪了?”

    对方一眨眼功夫消失,飞儿公主一愣,正想寻找,瞳孔突然一缩,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不过,已经晚了,只觉得屁股上一疼,被一脚狠狠踹中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惨呼一声,笔直飞了起来,飞出二十多米,趴在地上,华贵美丽的衣服撕扯了破了好几道口子,脸上也满是泥土。

    哪还有半点公主模样,活脱脱一个乞丐。

    “你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身带皇室血脉,和别人战斗,夺都来不及,谁敢对她不敬?

    这家伙倒好,先是撞胸,引得她不敢迎接,然后趁机突破自己的真气封锁,绕到背后,一脚踹了屁股……

    你妹!

    不知道女人的屁股和胸是不能打的吗?

    不光打了,还一起施展……要不要脸?

    感到身后火辣辣的疼痛,飞儿公主又羞又怒,手掌在地面猛地一按,整个人凌空而起,如同发疯一样的再次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只是发怒,现在都觉得有些疯狂了。

    还没来到对方跟前,再次看到,对方一脚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脚,飞儿公主嘴角一抽.

    这脚的方位和时机把握的无比巧妙,封锁了自己想要攻击的范围,如果还按照刚才的攻击,不用对方发力,自己都会撞上去!

    而且……最最关键的是,装上去的部位居然还是……胸前!

    “登徒子!”

    牙齿咬紧,手掌在面前猛地一拍,借助反推力,身体凌空转了一圈,正想着下面如何攻击,再次感到屁股一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又一个飞翔而出,嘴啃泥般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摔得更狠,衣服划破的更多,满头、满脸都是尘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会不会打架?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哭了。

    欺负人不带这么欺负的,连续两次都踹在屁股上,以后还让她怎么见人?

    跟女人打架,又是胸部,又是屁股的,有没有点名师操守和道德?

    “我如果说,不是故意的……你信吗?”

    她这边欲哭无泪,张悬那边也不停擦冷汗。

    对方桥天境实力,虽然力量上胜过对方,实际上,反应速度和意识,都远远跟不上的,没办法,只能根据天道图书馆中描述的缺陷位置攻击……

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图书馆里记录的这些位置,不是胸部就是屁股……

    脸色难看,张悬挠头……是不是这次用了个假的天道图书馆,而是黄道图书馆?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我和你打赌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一阵郁闷,张悬只好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打赌就打赌,不然再打下去,对方的衣服不光被撕扯干净,恐怕屁股也走不成路,春光无限了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,堂堂名师,跟别人对战却跟调戏妇女一样,传出去,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“打赌……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嘴角一抽,眼泪哗哗的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打赌的事了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(今天老涯在公众号上发了洛七七的图片,大家可以看看,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添加关注查看历史记录即可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