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更是差点没鲜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倒酒,倒你妹??!

    我不是买了十天吗?

    现在不是你的婢女好不好?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张悬点点头:“我们之前认识,而且是朋友,对吧,六公主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眼睛瞪过来,恨不得将这家伙活活掐死,玉飞儿银牙咬紧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应也不行,对方说是朋友,已经留脸面了,不然,直接说成婢女,真就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!”

    一跺脚,玉飞儿走了过去,抓起酒杯,满满倒了一杯,边倒心中边骂,恨不得将眼前这位抽筋剥骨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知道,这只是想想,打赌输了,对方拿着她的名师徽章,就算想反抗,也反抗不了??!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见这女人一脸的不情不愿,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打赌的时候,居然想让他下跪,公主又咋样?该收拾还需要收拾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飞儿是我的好朋友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见好友气的脸色发绿,洛七七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想到,闺蜜口口声声想要掐死的那位坏家伙,居然是自己的炼丹老师。

    二人对她都很重要,所以,想看看能不能缓解一些矛盾。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?那好,给她免十天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道。

    以为朋友求情,对方会不在计较婢女的事,没想到只免了十天,飞儿公主气的脸色涨红:“七七,不用求情,不就是灵石吗?我又不是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就好,刚好我省了,这十天等于没免!”眼睛一亮,张悬道。

    700中品灵石啊,能省肯定要省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脸上一阵青,一阵白,气的没一口血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只是逗你玩而已,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见好友快要炸了,洛七七忍不住摇头:“对了,你不还想向张老师学习炼丹吗?他人就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以后就算向猪学,也不会跟他学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咬牙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知道好友和刚认的这位张老师之间,矛盾不小,洛七七只好打算以后在想办法调节。

    众人来齐,宴会继续。

    不过,叶问天陛下和卫师在,又有个随时都会爆炸的六公主,气氛明显凝重了不少,再没之前的欢快。

    待了一会,罗钊等人就待不住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他们这群名师,一个个跟猪头似得,必须赶快回去疗伤,不然,就算要了两个名额,也没啥用!

    “叶前殿下,我们也告辞了!”

    见他们离开,洪师也抱拳起身。

    “张师,还请留步!”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卫江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卫师!”

    刚才的宴会,叶前太子也介绍了,知道这位就是幻羽帝国名师堂的堂主,五星巅峰名师,张悬不敢做大,神色凝重的抱拳。

    “张师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卫江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要单独跟他说话,张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让洪师等人先回住处,张悬跟在卫师身后,来到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张师是不是战师?”

    在周围布下禁制,让人无法偷听,卫江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战师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悬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战师牵扯更高级别名师的机密,他看过的书籍,根本没有过记载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就是司战的名师……”

    将战师解释了一遍,卫江边解释边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发现对方不似作伪,是真的不知道,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不是战师,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,将九位超越自己级别的人击败?

    刚才那些名师的惨状,他也看到了,虽然面容红肿,看起来凄惨无比,实际上出手的人,并未下狠手,而是有意留情了。

    只要服用药物,一两天就能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对战九位比自己实力强的,居然还手下留情……该有多强?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名师?”

    听到还有战师这种职业,张悬一阵惊讶。

    本来他也以为名师,都是教书育人,传授天下的,没想到还有专门负责战斗的存在。

    难怪很多名师,见到异灵族人,脚步都迈不动,怎么将其斩杀?

    原来……真正负责战斗的,并非他们,而是这种能够越级战斗的超级名师。

    “卫堂主为何会以为我是战师?”

    转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一人越级战斗,轻松胜了九位比自己实力高的人……”卫江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这才明白过来,张悬摇了摇头:“我刚知道这个职业,自然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可有什么特殊体质?”卫江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战胜他们九个人,是因为,能看出他们武技中的缺陷和漏洞,并加以利用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道:“并非什么特殊体质!”

    要说特殊体质,他有两个学生是,这个当老师的,一直都很羡慕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听他承认不是战师,又无特殊体质,卫江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本以为幻羽帝国能出现一位战师,名扬天下,现在看来,还是想的多了。

    特殊体质,不激活的话,几乎检测不出,就算他是五星巅峰名师,也没办法的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,所有问题都被张悬巧妙回绝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够越级战斗,一是因为天道图书馆和天道功法,二是因为巫魂师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两样,都不能告诉别人,一旦说是什么战师,被抓回去研究,真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对方说什么,都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打扰张师了!”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,没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,探查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,卫江只好满是歉意的抱拳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,也不多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不久,房门再次被推开,叶问天陛下走了过来,一脸着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特殊体质,但是……是不是战师,我也不确定!”卫江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?”叶问天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嗯,战师要经过层层选拔,层层考核,他现在虽然能够越级战斗,但和真正的战师比,还是差了很大一截……算了,先别想了,我会将这种情况,上报到鸿远帝国名师堂。具体如何决断,由莫堂主亲自决断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卫江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能力,的确无法确认。

    不如先进行上报,如何决断,有上面去做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上报吧!”

    叶问天想了一下,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卫江手腕一翻,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出现在掌心,手掌一点,将要说的东西写了上去,光芒一闪,字迹消失。

    传讯玉符,和传讯墙的效果一样,只是更加便捷,可以轻松带走。

    当初洪师就是借助这东西,给莫高远莫师传讯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刚将消息传递过去不久,就见光芒再次一闪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字迹,卫江瞳孔一缩,似乎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莫堂主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见老友这副表情,叶问天也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……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卫江将传讯玉符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满是疑惑的低头看去,叶问天一看之下,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只有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关于张悬张师的事情,不谈、不问、不说,三缄其口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他刚看完,玉符上的字迹,保存的时间过去,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三缄其口……难道莫堂主,早就知道这位张师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叶问天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三缄其口是低级名师,对待高级名师的尊重,这位张师才四星,莫堂主为何会下这样的封口令?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莫堂主早就知道这位张师?

    不然……为何会这样说?

    “应该是早就知道,不然,不可能我一说出张悬二字,就……发回这个消息!”

    卫江点头。

    莫高远去万国城,当天就转身离开,知道这件事的很少,除了张悬等人,就只有洪师,万国城的康堂主等人。

    卫江虽然是洪师的老师,却也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问天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莫堂主这么规定,咱们就不要多说!张师反正要进入鸿远名师学院,如果我记得不错,学院五年一次的战师选拔,应该快开始了……如果他真有天赋,肯定能一名惊人!”

    卫江道。

    “战师选拔?不错,你这样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,不过……真正的战师,最差也要五星名师,他现在才浊清境巅峰,连合灵境都没到,也不知何时才能突破!”

    叶问天点头应了一声,随即略带担忧的道。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时候到,莫堂主既然下了封口令,咱们不多说,等着就是!”

    卫江点头。

    “也对!”

    叶问天应了一声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闭门商议,张悬刚走出太子府邸,就被人拦住。

    “张师,我想和你单独谈谈!”

    一个修长的身影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六公主?”

    看清楚挡在面前的人是谁,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正是被他收为婢女的那个六公主,这大半夜的找自己干什么?

    “嗯!这里是皇宫附近,说话不方便,跟我来!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哼了一声,脚掌在地上一点,笔直向前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,突然发现身后没动静,扭头一看,娇躯一颤。

    就见青年根本没跟上来,而是双手插在兜里,向另外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没跟上来?”转身追上,咬牙哼道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!”
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胸口不停起伏,飞儿公主快要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