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问天吓了一跳,冷汗一下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幻羽帝国皇帝陛下,一国之主,在对方面前,还是不敢废话的。

    幻羽帝国只是鸿远一等帝国的附属国度,真要对方愿意,换掉他,轻而易举,就算卫江,都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知公主因何生气,问天自知资质不好,却也兢兢业业……如有哪点让公主觉得有失妥当,在下必定竭力去改,不辜负鸿远帝国对我的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叶问天忙道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见了这位公主,还好好的,怎么一眨眼就如此呵斥?

    “哼,帝都之中,都有刁民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那个猥琐的青年,飞儿公主就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堂堂公主,居然打赌输了,给人家做婢女,实在太丢人了!

    “刁民?”叶问天一愣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他做了什么事,惹得对方不满意,刁民……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什么刁民,能惹得堂堂公主如此火大?

    “不错,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,一脸猥琐,一看就不知道是什么好人,曾在奇珍楼出现过!”飞儿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奇珍楼?好,我现在就派人去查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怒火不是因为他管理国度上的问题,叶问天松了口气,急忙抱拳:“找到后,抓过来让公主处置!”

    “谁要处置他?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一跺脚:“我让你抓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问天脑袋变大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早听闻这个玉儿公主,性格古怪,喜怒无常,没想到……居然是真的!

    他可是幻羽帝国一国之君,化凡八重巅峰强者,被当面呵斥,骂的跟孙子一样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不过,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先不说对方鸿远帝国六公主的身份,单说在名师学院,被院长收为亲传,就让无数人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“什么你了我了?堂堂一国之主,帝都里有什么人都不知道,简直失职!”一甩玉手,飞儿公主冷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问天如同吃了苦瓜。

    整个幻羽帝都,覆盖数百公里,人口超过一亿……我就算再厉害,也不可能人人都知道??!

    “好了!”见场面尴尬,洛七七笑了笑,走上前来:“问天陛下,飞儿就这个性格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!其实没啥事,你不用管了!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身边的女孩,传音过去:“你不是让叶前帮忙查了吗?等他查出来,我会替你出气,帮你赢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飞儿公主,虽然已经不小,却还是小孩的性格,让人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打赌输了,变成别人的婢女,又不是啥光荣的事,你跑过来辱骂人家叶问天陛下做什么?

    一旦查出来,让他说,还是不说?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听到好友的承诺,飞儿公主这才舒服了一些,不再理会这位皇帝陛下,昂首挺胸:“走吧,去参加宴会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洛七七、邢远跟了上去,叶问天、卫江对望一眼,同时摇了摇头,也紧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位六公主,脾气古怪是有名的,幸亏他儿子叶前,没想着去追,不然,肯定会死的很惨,不说其他,就说这个天天追她的邢远,这么多年,不也没有一点好脸色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向宴会走去,那边守门的护卫,绕了进去,急匆匆来到大厅,在叶前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父皇和卫师都来了?还有六公主……他们怎么走到一起了?”

    叶前一愣,急忙站起身来,环顾一周:“诸位,六公主和我父王、卫师等人马上就到,我们还是起身迎接吧!”

    “六公主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卫师和陛下也来,赶快!”

    听到鸿远帝国的六公主和卫师等人马上就来,众人全都停了下来,齐刷刷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张悬也和众人一样,起身向外看去,果然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先一个女子,一身紫色长裙,婀娜的身段被完美勾勒出来,配合上吹弹可破的肌肤,说不出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六公主?”

    “好漂亮??!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爱上她了,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上她?你也不看看自己,脸肿的跟猪头一样,六公主看到你不吐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还说我,你也好不哪里去,鼻子跟狗熊一样,都是黑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当先的女子,房间里所有名师,全都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这位六公主,如同图画走出的仙女,让无数年轻人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场的年轻人,除了太子、罗璇等少数几人外,都被张悬揍得跟猪头一样,一群鼻青脸肿的人站起来,双眼放光,给人的不是美感,而是惊恐。

    “六小姐?六公主?”

    张悬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还以为六公主会是谁,没想到竟然是在奇珍楼见到的那个六小姐。

    难怪能一下拿出好几百枚中品灵石……

    这边震惊,六公主等人走进房间,看到眼前的众人一个个满身是伤,脸色红肿……也全都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名师的宴会不都是高雅、端庄、满是气质、风度吗?

    怎么一个个跟刚从屠宰场跑出来的一样?

    满脸红肿,眼睛耷拉着,有几个胳膊还掉在胸前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就连坐镇的五星名师也全都跟猪头似得?

    “六小姐,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疑惑,飞儿公主耳边传来邢远的声音,眉头一皱,顺手指看去,顿时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只见在奇珍楼气得她快半死的家伙,居然也在,而且手中端着酒杯,神清气爽,看起来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   “七七,就是这个二货……”

    银牙咬的“咯咯”作响,飞儿公主转头告诉闺蜜,不过,一转脸,忍不住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就见自己一向冷漠,水波不生的好友,此时居然也激动的双眼放光,跟见到一大堆宝藏一般。

    飞儿公主一愣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这个好友,又特殊癖好,就喜欢被打成猪头的男人?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迷惑,就见洛七七,指向青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七七,他是我的仇人,你……不至于这么激动吧!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不是因为那些人,飞儿公主更加无语。

    这家伙逼得我成为他的婢女,就算生气、激动,也该是我,你激动个什么劲?

    满是疑惑,正想说话,就见自己的好友,快步向那个可恶的家伙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七七,就算想替我教训,也要注意场合……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差点没当场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七七这个闺蜜,一向很沉稳啊,先是激动,现在又怎么这么鲁莽?

    这里这么多名师,这么多人,二话不说直接过去教训,我是对方奴婢的事,岂不利马曝光了?

    伸手想要拦住,就见闺蜜已经来到那个讨厌家伙的跟前,抱拳躬身,一脸恭敬:“徒儿七七,见过张老师!”

    “嘎?”

    飞儿公主想要说的话,咽在口中,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你不是要替我教训他吗?

    徒儿……张老师?

    难道……这个讨厌的家伙,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……雍荣大度的青年才俊,学识渊博,令人敬仰的家伙?

    他不是无耻之尤吗?怎么到了你嘴里,变得这么高大上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坑?

    面皮一抽,飞儿公主差点没哭了。

    还想着让自己这个好闺蜜,遇到那家伙,好好教训一顿,让他知道天高地厚,谁知,才见面,话都没说,就已经叛变了……

    这叛变的也太没有节操,太快了吧!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,其他人更是直接石化。

    “和六公主一起,那位应该是……洛七七,洛师吧!”

    “名师学院有名的冰山美女,冷面天才,是……张师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七七的名头,提前来的罗钊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人很漂亮,但是却很冷漠,不愿意与人交流……现在一脸兴奋,直接对一个年纪比她小的人拜倒,称呼老师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夸张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吴振和邢远,更是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要说熟悉,他们二人对这位洛七七比其他人知道的都多。

    鸿远名师学院丹院最有名的天才,修为也比他们要高的多,二年级排名前几,在学院的名气,比六公主都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骄傲如同凤凰一般的人物,认张师为师……

    谁能告诉我是看错了,还是假的?

    “哦,是你啊,小七!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小七,张悬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这丫头不是在炼丹师公会吗?

    疑惑了一下,随即恍然。

    也对,名师,鸿远帝国来的……恐怕正是和吴振、六公主一起来的,正是这几个人抢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名额,才让他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“小七?”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吴振手中的酒杯没捏住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邢远和六公主也同时腿脚一软,差点没趴下。

    “我跟朋友一起来的,老师,这是我的朋友,鸿远帝国六公主,玉飞儿!”

    洛七七点点头,急忙给老师介绍自己的闺蜜。

    “嗯,见过!”

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:“哦,原来你叫玉飞儿……傻愣着干什么,还不过来倒酒!”

    “张师,这位是六公主殿下……”叶前一个趔趄,差点没摔倒。

    叶问天也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连他面对六公主都吓得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,你一个四星名师,嘚瑟个屁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