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光是罗钊,陈越、冯宇二人也同时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当时的场景,只有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自然也都明白,和冯师战斗……那时候冯师已经摔的快挂了,死尸一样的直挺挺的等着挨揍好不好?

    啥时候两败俱伤了?

    至于偷袭,洪师说他元气大损,罗师根本没动过手……

    一侧的洪师,见张悬越说越气愤,整个人也开始恍惚起来……难道我真的被罗师揍了?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呢?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们可以作证,当时的情景不是这样的,冯师当时已经受伤……”

    陈越再也忍不住,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冯师已经受伤?那好,我问你,冯师因为什么受伤?谁将他打伤?堂堂五星名师,被人击伤,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似乎早知道对方会这样说,张悬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陈越头上冒汗:“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冯师阻拦洪师等人,从空中掉下去差点摔死,本就丢人,再加上违背道义……这件事是肯定不能泄露的。

    不然,传出去冯师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件事不能说,那如何受伤的?

    要知道早上的时候,还刚和太子见过面,生龙活虎,下午就变成一滩烂泥了……根本没办法解释??!

    “怎么,被我说出事实,又变卦了?”

    张悬怒火滔滔,像是要将四周燃烧:“就算你不变卦,刚才你们联合起来,挤兑洪师的场景,吴师亲眼所见,此时帮他说话,也不算什么吧?这种带有明显带着感**彩的话语,怎么能值得人相信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越面皮抖动。

    刚才联合罗钊,挤兑洪师,吴师虽然在喝酒,但肯定都看到了,此时,想抵赖,肯定也抵赖不了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你现在和冯师最好都不要说话,因为,你们根本就是个联盟……”张悬一摆手。

    陈越一咬牙,正想开口,就听到太子的声音响起:“好了,你们先不要说,让这位小兄弟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其实不光吴师看到,就刚才送礼,三人故意挤兑洪师的场景,他也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很明显,三人已经联手,既然如此,他们说的话,自然也就不可信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:“刚才太子还没到,洪师因为被他们打伤,疗伤来晚了一会,就被他们大肆挤兑,这点你可以问吴师,我没有丝毫撒谎!”

    “洪师是来晚了一会!”吴师点头。

    “多谢吴师仗义执言?!?br />
    张悬再次抱拳:“他们打伤洪师,抢走了宝物,又故意在这里挑衅,目的就是想让我们鸿丰帝国,失去名额,现在证据确凿,还请太子决断!”

    “决断简单……你说的也有些道理,但……你说罗师抢走了洪师的宝物,那我想问一下,到底是何种宝物?你可否详细说一下?”

    太子看过来。

    能成为太子,自然不是昏庸之辈,眼前这位青年说的,虽然没有丝毫漏洞,头头是道,不少罗钊也承认了,但他还是不相信,三大五星名师,能干出抢夺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对,你说我抢,我抢了洪浅什么宝物?要是说不出来,就是你诬陷高一级别的名师,轻者取消名师资格,重者当场格杀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罗钊眼睛一亮,急忙吼道。

    捉奸捉双,抓贼抓脏,你说我抢了洪师的东西,那好,你说我到底抢了什么,如果说不出来……看你怎么办!

    身为四星名师,诽谤五星,单这一条,就可以让你永世不得翻身!

    “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!抢了别人东西,不承认倒也罢了,居然还如此大义凌然……既然如此,我就会让你,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张悬冷哼,转头看向一侧的洪师:“可能还要麻烦洪师一下!”

    “麻烦我?”

    洪师一哆嗦:“张师尽管说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对眼前这家伙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这张嘴简直死的能说成活的,活的能说成神仙……今天来晚,明明是因为等他,结果被说的,变成自己疗伤了……

    再结合之前的胡言乱语,一切顺理成章,居然没有丝毫违和!

    就连他这个当事人,都觉得有理有据,有序可依,罗钊、冯宇等人是不是抢了自己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能准备的这么好,说的天衣无缝,难不成,之前让自己去找罗师、冯师等人的麻烦,就想到了这点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……也未免太恐怖了吧!

    “很简单!”

    张悬改成传音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洪师眼睛一下瞪圆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,能不能揭穿对方的真面目,就靠你了!”

    张悬拳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去?去个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对方在自己耳边说的话,身体一晃,洪师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你这不是揭穿他的面目,是要弄死我吧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,想想若欢公子当初和秦磊的比斗,你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看出他的纠结,张悬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若欢公子和秦磊?”

    洪师一愣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若欢公子这种实力,是不可能进入前八的,当时对战的正是秦磊,就连自己,都觉得前者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这家伙拿了一碗肉汤泼到秦磊脸上,若欢公子就完成了逆袭……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神奇,此时看来,必然是这家伙的方法无疑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不得不说,他现在让自己做得,的确跟当初若欢公子的做得有些类似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也是为了自己好,洪师迟疑了一下,一咬牙,站起身来,大步向对面的罗师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又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,不说自己抢了什么宝贝,反倒让洪师来到跟前,罗钊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想麻烦罗师,还望配合!”

    张悬端起酒杯,自顾自的喝酒,对他的问话,懒得理会,而洪师则站在跟前,抱拳道,态度诚恳。

    “配合,我为何要配合?”罗钊咬牙。

    你们都把黑的说成白的了,我为何还要配合你们,等着被栽赃吗?

    “如果不配合,就是心虚,后面的也不用继续了。放心吧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!”洪师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配合,你让我怎么配合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这话,知道真要不配合,就是心虚,不敢面对,到时候,真就是百口难辩,罗钊一咬牙,哼道。

    配合就配合,我就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来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你说不出来我抢了什么宝贝,不管理由再多,我都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,双手背在身后,不要动!”

    洪师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哼!”罗钊虽然气的快要爆炸,还是站了起来,双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,就这个姿势,保持好,别动……”

    洪师又矫正了一下对方的姿态,找了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,突然手掌抬起,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抽在脸上,清脆响亮。

    “嘎?”

    太子懵了。

    吴师傻了。

    全房间的人都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就是……你说的配合?

    保持姿势,让你揍?

    “**,洪浅,我要杀了你……”罗钊愣了一下,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被一巴掌抽的脑袋发晕,牙齿掉了两三个,再不抓狂,真就傻了。

    让我站好,保持姿势,还以为是要干什么,结果就是为了准备好,抽我一耳光……

    洪浅,我罗钊跟你不共戴天……

    罗钊彻底疯了,也不管台上的太子和吴师,手掌扬起,对洪浅就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真气如刀,风声猎猎,还没来到跟前,就将空气撕扯的扭曲。

    化凡六重的名师,无论见识还是实力,都达到了极高的境界,全力出手,一座大山都能眨眼功夫打成齑粉,更何况人了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招攻击,打在了空中,定睛看去,就见刚才抽了他一耳光的洪师,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端起一杯美酒,满脸悠然,就好像刚才的事,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死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一红,罗钊嘶吼。

    自从成为名师以来,啥时候受过如此大的侮辱,当众被人摆好姿势挨抽……

    还有比这更坑的事吗?

    身体一晃,就要冲过去,和这位侮辱他的洪浅,决一生死,就听到刚才说话的青年,义正言辞的喝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够了,罗师!这里是太子的行宫,是宴会厅,你又要动手,又要杀人,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罗钊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你也知道这是太子行宫?

    知道还让洪浅这个贱人,抽我一巴掌?打的我牙齿掉了一地?

    明明受伤的是我,你说的这么理直气壮……义正言辞,就好像揍人的是你一样……

    气的快要炸开,罗钊转头看向吴师和太子:“洪浅侮辱我,还请两位允许,让我和他决一死战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再次被不远处的青年打断。

    “太子、吴师,你们刚才不是要知道,他抢走了洪师什么宝物吗?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,让别人认为我信口雌黄,现在就将其写出来!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废话,手腕一翻,面前多出文房四宝,沾上墨汁,龙飞凤舞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