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六小姐,从石柱那边刚走过来,并不知道青年和甘一平的交谈。

    刚看了一遍,发现对这些石柱,没有一点办法.

    堂堂学识渊博的天之骄女都没任何手段,眼前这家伙,居然口出狂言,说可以全部破解……顿时感到不悦,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哪根葱?本管家跟你说话了?”

    眼睛一瞥,孙强满身傲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六小姐一愣。

    “什么你呀,我呀!”

    孙强一甩衣袖,头颅扬起:“我正在和楼主商谈,还轮不到你这种,连一个石柱破解不了的家伙插嘴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六小姐这才反应过来,差点没晕过去,五星名师,化凡六重强者,居然被一个只有化凡二重的家伙蔑视,气的胸口起伏,快要炸开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听到追求的女神被人呵斥,青年也面容不喜。

    “放肆?你还好意思说我?我不说你,你还长脸了?一个石柱都没破解,一个积分都没有,屁本事没有,就如此大言不惭的破坏规矩……以为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孙强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都是什么人嘛,看衣着人五人六的,闯碑不成功,就花钱购买,甚至不惜拿出身份威胁……真是丢人!

    五星名师而已,我们家老爷面前,鸿远帝国的莫高远堂主,六星巅峰,不也乖乖的,不敢废话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他充满鄙视的眼神,青年和六小姐对望了一眼,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人中龙凤,走到任何地方都赫赫有名的人物,此刻居然被一个小小的管家鄙视,而且如此彻底,要不是涵养高,肯定早就炸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你少爷能够破解,他是谁?在什么地方,可否请过来试试?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青年哼道:“我倒要看看,是否如你所说,能不能破解干净!”

    他一个没破解,这家伙却说他们家少爷,能破解干净,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到一个满是无奈的声音从一侧响起。

    “他口中说的那个少爷……貌似是我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青年满脸尴尬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楼主答应要将东西出售,张悬也想过去说一声,不过,见孙强先过去了,只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本想着这家伙最近都很靠谱,过去说说也无妨,没想到,才两句话,就把自己架到了火上……

    这叫啥事。

    你这样说话,我还怎么低调?

    “就你……能将石柱破解干净?”

    六小姐冷哼一声:“狂妄!”

    还以为对方口中的少爷,是何方神圣,什么厉害人物,居然只是个不足二十的青年,忍不住有些反感。

    身为公主,美女,走到任何地方,都要面对一群追求的人,这种自命不凡的家伙,见过的多了,啥都不懂,还要装厉害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下人信口胡说,诸位切莫当真!”

    见自己一句话没说,先被别人厌恶上了,张悬有些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胡说,少爷,一些石柱而已,你破解给他们看看,有啥大不了的。也让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看看,什么叫实力!”

    见少爷谦虚,孙强不干了,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胡说!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一沉,摆了摆手:“你难道没听到吗?刚才楼主都说了,这些石柱很难破解,就算是他,五十年也只解决了三根,岂能这么容易解决的?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打断对方想要继续说的话,张悬看向眼前的三人:“实在不好意思,是我管教属下无方,让你们见笑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他承认错误,青年和六小姐的脸色好了一些,头颅扬起。

    “下人佩服主人,为主争辩,没什么!”

    甘一平点头。

    做为下人崇拜主人,认为主人无往不胜,也算正常。

    “多谢楼主理解!”

    见缓解了尴尬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,忍不住看向眼前的甘一平:“这个楼主……我想要下面的洛蛇内丹、杜忧草、还有冰雨剑,你看需要破解几个石柱合适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青年、六小姐同时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刚呵斥完下人信口胡说,自己就问破解几个石柱合适……听口气,想破解几个就破解几个一样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装?

    你以为这些石柱,是你家的,想破多少就破多少?

    “破解几个石柱,还……合适?”

    甘一平也眉毛一跳,虽然不悦,还是解释了一下:“洛蛇内丹,十分,杜忧草七分,冰雨剑六分,加起来是23分。破解石柱的标准是,第一个一分,第二个二分,第三个三分……以此类推。只有破解七个石柱,积分才算足够!”

    “七个石柱?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的和孙强之前介绍的一样,张悬松口气,挠挠头:“那……我可以去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甘一平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不太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答应的如此爽快,张悬更加不好意思:“我听说,只要破解了石柱,上交的十枚灵石就会退回来,也就是说,能破解石柱,就不要钱,你看……我没钱,能不能先去破解?大不了,过一会,多破解几个,当做补偿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甘一平和六小姐、青年等人对望了一眼,差点没吐血。

    刚听他呵斥胖子,说的义正言辞,觉得这小伙虽然年纪不大,却还挺谦虚,挺懂规矩的,谁知眨眼功夫,就说这话……

    破解几个合适、大不了多破几个补偿……

    你妹啊,你以为破解这些石柱,是闹着玩的?想破就破?

    之前还觉得那个胖子就够狂妄了,没想到这家伙更狂……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六小姐俏脸露出愤怒:“听你的口气,想破解几个,就破解几个?”

    “尽力而已……”没想到随口一说,对方如此生气,张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如此自信,不如我们打个赌!”

    见说的这么明白,这家伙还孬好不觉,六小姐咬牙。

    “打赌?”

    张悬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自己闯石柱,关她什么事?打什么赌?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十枚灵石,我帮你出了,你只要能破解一个石柱,我给你一百枚中品灵石……如果破解不了,我也不需要你向我赔偿,只需向我下跪认错就行!敢还是不敢?”

    六小姐哼道。

    啥都不懂,就信口雌黄,简直太狂了!

    不好好杀杀你的威风,恐怕连自己是谁,都不知道了!

    “破解一个石柱,给我一百枚中品灵石?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眼前两排差不多一百多根石柱,张悬呼吸急促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一根一百枚,一百多根要是都能破解,岂不上万枚中品灵石?

    真要能得到这么多,后面的修炼,就再也不用愁了……

    “当然!怎么,不敢了?不敢就别废话!”

    六小姐玉手一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敢,是怕你过一会赖账……”犹豫了一下,张悬道。

    一万多枚中品灵石,他可不相信对方能拿出来,先说好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六小姐气的眼睛透红。

    她堂堂五星名师,再加上尊贵无比的身份,怎么可能赖账?

    牙齿咬紧:“你放心,我玉飞儿,说话算话,既然敢跟你打赌,自然不会赖账,反倒是你,等一会,下跪的时候,希望也不要犹豫!”

    “不会赖账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双眼放光的看向不远处的石柱,对甘一平一抱拳:“只要认出石柱中的宝物,这东西就会炸开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甘一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张悬抬脚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靠近石柱,他才知道为何青年和这位六小姐的脸色为什么都变得难看了。

    上面文字,根本就不是提示,而是一种不知名的语言,如同特殊的纹路一般,让人看不懂。

    一种看不懂的语言,自然也就猜不出意义和内容了……这种情况,能猜出来石柱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才怪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狂妄无知的家伙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居然敢和六小姐打赌,青年也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他亲身体会了石柱的难度,知道可怕,连五星、六星鉴宝师都解决不了,认不出来,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家伙,怎么可能破解了?

    给六小姐下跪,不用想,已然成了定局!

    “装腔作势,年纪轻轻有了点本事,就狂傲不已,却不知道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!”

    六小姐也哼了一声,一双秀目,紧盯着前方的青年,正想继续说下去,就见前面的家伙,一脸微笑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点燃一根长香,甘一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深吸一口气,手指对第一个石柱点了过去:“这是七巧金心梭!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话音结束,眼前的石柱出现裂痕,瞬间变成粉末,紧接着一个金色的梭状兵器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紫霞流星锤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铁骨拳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同心钵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前行,一边向石柱点去,张悬每点一个,石柱就轰然炸开,所到之处,碎石翻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