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想着弄些积分了,忘了他身上除了一枚上品灵石,一枚中品灵石都没有。

    之前虽然从流云宗等诸多宗门弄了接近六百枚中品灵石,但还没到幻羽帝都,就消耗殆尽,现在的他,可以说一穷二白,穷光蛋不如。

    “多少押金?”青年并不知道规矩。

    “十枚中品灵石!”甘一平道。

    “给!我们两个人都闯一下试试?!币膊幌肝?,青年手腕一翻,取出二十枚中品灵石。

    对别人来说,倾家荡产都难以凑齐的二十枚中品灵石,似乎在他手里,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接过灵石,甘一平笑了笑,向前一指,说出规则:“这有两排石柱,每一个都封锁着一件宝物,上面有提示性的语言,根据这个,还有自己判断,推断出里面到底是何种物品?!?br />
    “每人只有一炷香的时间,只要认出,说出名称,石柱就会自动裂开。裂开的越多,得到的积分越多,也就能兑换更多的宝物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青年点头,脸上露出讨好的味道:“六小姐,你在这等着,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说完直接向前走去,大步来到石柱跟前。

    张悬等人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规则是听明白了,想知道到底如何考核,难度到底有多大。

    站在石柱跟前,青年似乎看到了上面留下的提示,沿着第一个石柱,转了一圈,本来满是自信的脸上,露出了迷茫,似乎越看越糊涂了。

    石柱光滑圆润,没有任何特征,里面盛放了什么东西,看不见,也摸不着,甚至连形状都不知道,跟隔着器具猜物品一样,难度之大,超出了想象。

    又转了两圈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刚和六小姐夸下???,说去去就来,本意是拿下积分,博得美人心,结果,啥都没认出来,如果这样回去,也实在太丢人了吧!

    挠挠头,青年有些着急,伸出手掌触摸石柱,真气涌出,想要渗入其中,却发现,石柱仿佛带着隔绝真气的能力,一点作用都不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各种能想到的手段全都用了一遍,再也忍不住,转头看向甘一平。

    “楼主,你这个,什么特征都没有,如何看的出来?”

    坑人的吧?

    这玩意就是个石柱,你让我看出什么?

    别说我,就算五星鉴宝师,六星鉴宝师也看不出来??!

    “公子不要着急,石柱上面留下了提示,可以根据提示推敲!”

    似乎知道对方会这样说,甘一平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推敲?”

    再次看向石柱上面的字迹,看了半天似乎也不理解,见一炷香时间,马上就要过去,只好咬牙胡说:“是?!?、药材、木棒……”

    连说了十几样,都没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!”甘一平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,就知道这位青年不凡,本以为能够打破僵局,现在看来,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憋的透红,青年满是尴尬的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,本以为和鉴宝赌运一样,凭借他的实力,可以轻易看出物品的种类,名称,获得积分,帮六小姐购买到想要的东西,讨的美人欢心,怎么都没想到,啥都没看出来,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风头没出,反倒丢了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不要灰心,这些石柱,是我在一处遗迹之中发现的,不知是谁留下,神秘无比,就算是我天天观察,不下五十年,也只破解了三块!”

    见他心情不佳,甘一平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年?三块?”青年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有确切知道了里面东西是为何物,确切效果,才能打开。这些年,我各种手段都试过了,实在破解不了,才开了这个奇珍楼,想要找人帮我难题?!?br />
    甘一平摇了摇头:“其实也不用着急,一炷香时间,只是规定观察,给后面的人让地方,你十枚金币已付,可以将上面的文字拓印回去,什么时候破解了,什么时候直接过来解答即可,不会再收取费用!”

    “拓???”青年摇了摇头:“我们只是路过幻羽帝都,待的时间不长,而且,也只是对你一株药材有兴趣罢了!”

    要不是六小姐非要过来,以他的身份和阅历,才不来这种小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奇珍楼,虽然不少东西都很稀少,很珍贵,以他的身家,真想要,还是能拿出不少东西与之媲美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见他兴趣并不是很大,甘一平眼中露出失望之色,摇了摇头,语气中带着落寞:“这些石柱自从得到,花费了我大半辈子的心血,看来……真只能带着遗憾进入棺材了!”

    “他的寿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感慨,看了一眼,张悬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,虽然实力极强,但体内已经产生了衰败气息,显然寿命已经快走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武者进入化凡境一重,生命本质改变,寿命会大幅度跃迁,直接达到两百岁左右。

    之后伴随实力增加,尽管寿命也会增加一些,却已经微乎其微了。因此,不突破圣者,两百多岁就是一大限制,保养好点,也就三百来岁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的寿命超过了两百五十岁,已然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挖掘出这么多奇怪的石柱,想要知道秘密,又研究不出来,只好开了这个奇珍楼,将一辈子都搜集的宝物拿出来,吸引别人前来破解。

    至于十枚中品灵石,只是一个标准和要求罢了,不然,谁都过来撞大运,一天也不用干别的事了。

    没得到积分,青年看向眼前的女孩满是歉意。

    “六小姐,实在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知道难以辨识,六小姐也激起了好胜之心,眉毛一扬,走了过去,也来到第一根石柱跟前,看了一眼字迹后,眉头也和青年一样皱起。

    一炷香时间,很快结束,她也忍不住摇头,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很显然,就算是她,也没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可惜!”

    见这两位同样没破解石柱,甘一平叹息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无论修为还是气度,都非同一般,很明显是不可多见的天才,本以为他们能有所突破,没想到,一样一件都未破解。

    “楼主,在下是一位名师!”

    见六小姐也没成功,青年来到老者跟前,手腕一翻,掌心多出一枚徽章。

    “五星……”

    甘一平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之前就看出二人不凡,本以为是什么大家公子、小姐,没想到居然是五星名师!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名师,就算进入皇城,都要受到陛下亲自接待,奉为贵宾。

    “是,在下只是最近在幻羽帝国做客,你楼下的那株杜忧草对我有大用,可否割爱,出售给我?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,三倍、五倍也可以!”

    见对方震惊自己的身份,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五星名师,无论走到任何地方,都有极高的地位和威信。

    “你想买那株杜忧草?”甘一平略带迟疑。

    “是!”青年点头:“那东西真对我有用,还望成全!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双倍、三倍价格,我也不收,甚至可以不要你的钱,只要愿意给我讲一节课,杜忧草,送你也无妨!”

    片刻后,甘一平道。

    他寿命马上到了尽头,如果能再做突破,还能多活几年,眼前这位既然是五星名师,或许能对他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再说,奇珍楼开了二十年,都没找到能破解这些石柱的人,继续等下去,估计也是枉然,与其死守规矩,还不如方便对方,结交了一位五星名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之前没报太大希望,没想到这样一说,对方真的同意,青年脸色一喜,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一节课而已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!”甘一平摆摆手,招呼不远处的小厮:“你下去将三楼的杜忧草给我取过来,给这位公子包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小厮点点头,正想离开,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:“慢着!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胖子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孙强!

    少爷为小少爷袁涛寻找激**质的物品,虽然没说需要什么,但眼睛落在这株杜忧草上很长时间,很显然这东西有大用。

    如果给对方拿走,再想找一株出来,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,自然不可能任由他拿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一个胖子开口阻拦,青年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不公平罢了!”

    孙强转头看向老者:“身为奇珍楼楼主,既然定下用积分才能兑换宝物的规定,就不能破例出售,否则,还怎么信服于人?”

    既然有规矩,那就要遵守,朝令夕改,还怎么让人信服?

    “规矩是需要遵守,不过,我寿命快要到尽头了,石碑破解看起来没任何希望……所以,还是算了,从今天开始,奇珍楼彻底关闭,都关闭了……哪还有什么规则可言!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甘一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大限将至,这些天他明显感觉力不从心,这么多年都没知道答案,继续等下去,估计也没希望了,虽然心中不甘,也知道还不如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“破解没希望?那是我们家少爷没出手!只要他出手,你这里的东西,全都能破解干净,一个不剩!”

    孙强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破解干净?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俏脸低沉,六小姐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(第二更到,21点,还有第三更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