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化凡四重浊清,清者为魂,浊者为身,刚刚突破,如同一潭浑水,要是给半个时辰沉淀,力量必然大增,而现在……恐怕不比阴阳境巅峰强大多少!”

    “浊清不分,体、魂胶着,力量不增还是好的,弄不好还会减弱?!?br />
    “这也不能说毕师的做的不对,换做我,肯定也会现在提出比试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名师大比第一,一向受到重视,都走到这步了,再高傲的人,也放弃不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有不少人摇头。

    名师是人,是人就有七情六欲,各种想法,事关大比第一,一枚上品灵石,换做谁都不想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因此,毕江海的做法,也说不上做错,甚至,换做他们,肯定也会如此。

    阴阳境,阴阳相生,突破之后,整个人会变成混浊的水,有半个时辰调整,清者上升,浊者下沉,实力必然翻倍增加,可惜……大比在即,做为对手,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?

    不给机会,直接比武,突破反倒不如之前。

    “可恶,他这是害怕!”

    “一点名师的风度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康堂主、苏师等人气的跳脚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知道众人为他担心,张悬笑了笑,站起身来,轻轻一晃,来到擂台。

    “张师天赋异禀,能越级挑战,连败吴师、廖师,毕某心生佩服,想要挑战你的修为,还望勿要推辞!”

    毕江海双手扬起,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请吧!”

    见和猜测的一样,这家伙二话不说,直接挑战修为,张悬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得到应允,双眉一扬,毕江海一拳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知道面对这个怪胎,耽误的越久,越麻烦,他不敢丝毫迟疑。

    合灵境的力量沿着拳头散佚开来,如同扔如水面的石块,向前波动,还没来到跟前就给人一种灵魂上的压迫。

    正常修炼者,浊清境巅峰,拥有160万鼎力量,而合灵境初期,拥有200万鼎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力量,汇聚成风,配合真气,宛如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张悬虽然最近实力暴增,却从未和如此强者战斗过,立刻感到血管扩张,如同点燃的火焰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一声大笑,身体一晃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天道之拳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拳对碰,张悬连退七、八步。

    为了检测体内的力量,他也不动用魂力,一招败北,再次一笑,又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对方刚刚突破,就敢和他硬抗,毕江海眉毛一扬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那一招,没伤到对方,却也让他看出了这家伙的力量,120万鼎左右,也就和浊清境中期相仿,与他现在的实力比,还有很大一段差距。

    “张师,你的实力的确不弱,对修为的理解更是惊人,不过……如果只有这点实力的话,恐怕第一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一声长啸,变拳为掌,五指张开,挥洒而下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擂台上立刻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印,像猛虎伸出了利爪,对张悬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毕师的【大回金刚掌】!”

    “这招是灵级中品巅峰武技,一经施展,甚至可同级无敌,糟了!”

    “一出手就打出最强的绝招,也太狠了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台上的攻击,有人认了出来,全都惊叹出声。

    大回金刚掌,刚猛到极点的掌法,毕江海最擅长的武技之一,才战斗两招就使出,看来他根本就没打算留后手,而是想要用出最强力量,将其击败。

    “哦,我就看看你这招到底多强!”

    张悬也不躲闪,一声长啸,合身冲上,再次一拳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拳掌相击,面容一红,像是抽飞的皮球,张悬倒飞了几十步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不动用魂力硬抗合灵境初期强者的攻击,的确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这不像是张师的实力!”

    看向台上的比试,人群中的吴天豪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和张师对战,一开始就被扔飞,做了一回空中飞人,虽然对方有借力的嫌疑,可当时爆发的力量,绝不是只有120万鼎,怎么……现在突破,反而降低这么多?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张师力量不如对方,以刚才和我战斗时,用出的剑招,毕江海想赢,也没那么容易,为何……他非要弃长用短,与之硬碰硬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廖武志也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都和张师交过手,知道这个青年虽然年纪不大,却有着诸多手段,和多强的实力,怎么和他们战斗的时候,龙精虎猛,与这个毕江海战斗的时候,却不用技巧,傻呆呆的硬碰硬了?

    嘭嘭嘭嘭!

    疑惑之中,台上的二人再次交手了好几招,每一次,张师都是用尽全力合身迎上,结果自然不用说,被打的连连后退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看此时的张悬,就好像不会武技的粗鲁人,只会用蛮力硬撞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们看张师好像……只用了一只手臂,战斗这半天,另外一只手没用!”

    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喊声,众人这才注意,刚才的战斗,张师一直只用右手,左手连动都没动,好像受了伤一般。

    “浊清境对战合灵境,只用一只手,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受伤了吧?不对啊,刚才指点廖师剑法的时候,还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怕胜之不武,故意让毕师?不会吧,张师本来就处于下风,为何要让?”

    众人也看出了这个问题,一个个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强者和弱者战斗,才需要让,张师明明是弱者,为何一只手臂不用?

    “是……张师左手里……好像攥着灵石!”

    有眼见的名师,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攥着灵石?难道……他边战斗边吸收灵气,想要突破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,一边战斗一边向修炼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真的,这样一看,我怎么觉得张师无论气息还是实力,都比刚才要高了不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发现了异常,诸多名师,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,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张师一只不动的手掌中,居然握着灵石,也就是说……在和对方战斗的同时,不停吸收灵气,巩固、晋级修为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厉害!厉害!”

    其他人看出这些,康堂主也看了出来,想起什么,激动的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浊清境,浊清分离,才能修为越来越强,正常情况下,做到这点,需要时间堆积……而张师,明知道时间上不允许,却还硬抗,不是自不量力,而是……借助对方的力量,分离浊清,提升修为!”

    “强行分离浊清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他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苏师、凌师,都困在浊清境不知多少年了,始终无法达到巅峰,听到还有这种事,一个个瞪大眼睛,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毕江海刚刚突破合灵境,对灵魂和肉身的攻击,掌控的并没那么完整,因此攻击中,既有灵魂又有真气,张师正是借助对方的这个缺陷……以真气碰真气,灵魂碰灵魂,让体内混浊的气息,强行分离……”

    康堂主满脸震惊和佩服:“如果说之前的张师是一潭浑水,借助了对方的力量,浊清已然分开,甚至还让修为不停增加!”

    “借助对方的攻击,分离浊清,提升修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太夸张了吧!”

    苏师等人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其他看出这一点的名师,也一个个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战斗的时候,借助对方的缺陷,提升自己的实力……如果给毕江海知道,他打的这么欢,累的快要吐血,只做了磨刀石,会不会当场气的吐血?

    “刚才看到毕师当场突破,觉得很震撼,为他的胆量和气度拜服,看到张师的表现,才知道……他那个什么都不算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人是对比的,当场突破,和这种边比武边修炼,根本没可比性!”

    “借助对手的力量磨砺自身,强行提升实力,恐怕也只有张师才有这个胆量,换做别人,稍错一步,可能就万劫不复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做为名师,既然能看出张师的打算,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凶险。

    与超过自己一个大级别的人战斗,换做别人,全力应付,都难坚持几招,他却分心二用,一边修炼一边战斗,这该有多大的心脏,和多大的自信?

    就算亲眼所见,都觉得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“幸亏我一招就败了,不然这样下去,更加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吴天豪苦笑。

    廖武志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之前觉得败给这位张师,有些不甘心,看到这才知道,这么快战败是幸运……

    不然,人家拿你修炼,还跟个傻子一样的不断配合,丢人也丢死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,想拿我做磨刀石,少做梦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出,台上的毕江海也发现了不对劲,脸色狰狞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本以为趁对方没巩固修为,就攻击,会让其手忙脚乱,惨不忍睹,做梦都没想到,人家反倒拿他练手……强力的郁闷让他快要抓狂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一声爆吼,他的气息再次暴涨,像是突破了合灵境初期的桎梏。

    “至尊疯魔拳?糟了……”望江宗一位长老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(周一,求两张推荐票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