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长青是真的要疯了,刚才专门交代过,要青鹰兽乖乖的听话,只要抗衡对方的驯服,就给与各种奖励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眨眼功夫就哈巴狗一样的叛变了,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如果对方给你无法拒绝的好东西,更高级别的灵兽血,我也认了,抽了一巴掌,态度恶劣的一点都不待见……

    我驯服你时的骄傲呢?自尊呢?

    “青灵,你要干什么?难道忘了,你是我的灵兽了……”

    越想越怒,一声咆哮冲到跟前。

    你身为我的灵兽,却去跪拜另外一个人,而且还如此恭维,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还没来到跟前,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蹄爪来到面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被一脚踢中,未长青满脸是血的倒飞而出,一头扎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未长青抓狂,出手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兽宠青灵兽。

    这家伙已经彻底叛变,自己跑过去呵斥还被一脚踹翻……

    我可是驯服了你两年,在你身上花费的代价,都够买一座城池了,结果……

    未长青再没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大哥,我真是上来找回尊严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驯服了?”

    “抽了一巴掌驯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未长青吐血,看热闹的众人也觉得满脑子抓狂,有种想要疯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见鬼了,还是见鬼了,见鬼了?

    张师抽了一巴掌,这头青灵兽,就乖乖认主,甚至连自己的原主人都不要了,一脚踢飞……

    怎么感觉跟做梦似得?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张师的殴打驯兽法?”

    康堂主、苏师等人也各自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之前就听赵雅说过张师在驯兽上有这种手段,只是不敢相信罢了,亲眼看到才知道,比听到的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揍一顿灵兽就驯服,连原主人都不认了,这到底是啥原理?

    “丢人??!”

    紫金宗的几位长老再次捂住额头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不用拜了,我收你为兽宠!”

    见青灵兽一脚踢飞未长青,还在不停下拜,生怕自己拒绝,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听到答应,一脸得意的站起身来,来到妖辰兽身边,像是个跟班小弟一般,说不出的兴奋,再次看向满脸鲜血的未长青,充满了傲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未长青捂着胸口,满是心塞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何刚才张师连续问好几遍,要不要继续下去的原因了,原来不是怕输,而是……怕自己输的太难看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找个屁的尊严,不如听宗门长老的话,乖乖认输算了。

    这下,储物戒指被抢,唯一的兽宠也叛变,上台前,身价不菲,比试没结束,就已经变成了穷光蛋……

    “我这算赢吗?”

    正在郁闷,就听到张师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如果觉得不行,可以再比试一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比了,打死都不比了……我认输!”未长青急忙摇头,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还比?

    比了一次,都这么惨了,再比,他怕再无法活着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妖辰,将人家的东西还回去!”

    见他认输,张悬微微一笑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吼?”

    妖辰兽满脸委屈,最后还是将玉瓶和储物戒指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未长青一愣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他驯服灵兽没成功,灵兽抢的,按照道理,算是罪有应得,就算不还,谁也说不着,可张师居然没收,让灵兽扔回来,让他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妖辰不懂礼数,多有得罪,你搜集这些宝物也不易,应该物归原主!”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眼眶一红,未长青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啥叫名师,这才叫!

    为了胜过对方,自己施展了不少下作的手段,而对方,明明知道却坦然接受,光明正大击败自己后,非但没生气,还将赢得的东西归还……

    这份涵养,这份气度,让他觉得就像个跳梁小丑,卑微而且可笑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是张师的忠实追随者,谁敢说他一句坏话,我就算穷尽一生之力,也要让其道歉!”

    拳头捏紧,未长青心中发下了誓言。

    厉害的名师,有学生,有追随者,这些追随者以信仰,跟在身后,为其传播名声,培养后辈。

    想要名誉天下,这些追随者,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张悬都没想到,自己只是随口一说,就俘获了一位四星名师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未长青认输,也就表示张悬顺利晋级,此时,其他擂台也都有了结果,前八名隆重出炉。

    罗璇、廖武志两位呼声最大的天才赫然在列,让张悬有些意外的是,宋超竟然也在,看来这家伙虽然遇上自己傻乎乎的,实际上却没那么不堪,是有真本领的。

    若欢公子在他的帮助下,也拿到了一席之位,不过,张悬也知道,下面想赢,恐怕很难了,也就不再多管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进行八进四的比试,请前八名的名师,分别进入各自的擂台。甲号擂台万国联盟的君若欢对战流云宗的罗璇,乙号擂台望江宗毕江海,对战寒青宗宋超……丁号擂台万国联盟张悬对战寒气宗廖武志!”

    洪师宣布了下一场比试。

    “廖武志?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对手,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之前就听过,是仅次于罗璇的超级天才,曾经的夺冠热门。

    没想到八进四就被自己遇上了。

    “张师,这位廖武志你要小心,之前的比试我都看了,几乎是清一色的比武,而且每次都是碾压式的战胜对手!”

    苏师来到跟前:“就说上场,和白阳宗的另外一位选手对战,三剑就劈的对方手臂抬不起来,主动认输!”

    “三剑?”

    “嗯,三剑已经是他比赛中用的最多的了,第一场,甚至没拔剑,用剑鞘就将对手抽晕……”

    苏师面容凝重。

    廖武志比试的时候,张悬也基本都在比,因此对于他的对战,没怎么看过。

    “如果猜的不错……他虽然只是浊清境巅峰,而真实实力,比起半步合灵境,都丝毫不差!”

    苏师接着道。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浊清境巅峰就拥有不弱于半步合灵境的实力,这位廖武志,的确很可怕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名师本身就同级别无敌,低一个级别还能胜过高级别的名师,战斗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

    又说了两句,见对方走上擂台,张悬也不犹豫,抬脚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廖武志,也全身气势燃烧到了最高点,整个人如同一道锋利的剑芒,随时都会脱鞘而出。

    “张师,我挑战你剑法,请赐教!”

    见他来到擂台,廖武志目光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,刚好前段时间学了一套剑法,还从未试过?!?br />
    张悬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说的没试过,不是谦虚,而是事实,不但没与人交过手,连演练都没演练过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套剑法,从学会到现在,只是脑海中的推演,从未付之于实际,具体威力多大,连他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正是当初在去冰原宫路上,脑中修炼的天道剑法增加版。

    刚开始学的天道剑法、枪法,是招数,后面在整理的,基本都是意境了,意境不同,同样的招数,威力也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在脑海就可以修炼,甚至都不需要手握长剑一招招的演练。

    学习了剑法,却从未练过,甚至不知道威力……古往今来如此奇葩的,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洪师,我有个不情之请!”

    见他答应,廖武志轻轻一笑,看向不远处的洪师。

    “请讲!”洪师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张师的比武不被别人看到,不知可否成全!”

    廖武志道。

    “不被看到?可以!”洪师点头。

    每一位名师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尤其是武技对战,势均力敌的情况下,都不愿意被别人看到,毕竟谁都不愿意将底牌暴露在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因此,他提出这个申请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至于胜败,真要输了,就算没人观看,也不敢不承认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洪师手指一弹,丙字擂台上的雾气再次升腾起来,和之前一样,从众人眼中失去了踪迹,就算合灵境强者也无从窥视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一场龙争虎斗看不上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廖武志廖师剑术通玄,而张师就更不用说了,深不可测,等了半天,本以为能看的如痴如醉,学到不少,没想到竟然不给看……太急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猜,这两位谁能获胜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张师,一路而来,几乎没人能是一合之敌,廖师虽然强大,我觉得应该也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这么认为,廖师在剑术上的造诣,可以说同级别无敌,之前的比试你又不是没看,几乎没人能够挡住,我怕张师拳法、掌法虽然厉害,剑术上,还差了一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最让人期待的比武,竟然看不上,众人全都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他们的比试……恐怕已经开始了!”

    正在议论,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,紧接着周围手持长剑的护卫、兵士,就感到自己手中的长剑,不由自主的鸣叫,似乎随时都会破空而飞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万剑齐鸣,龙吟啸天!他们二人,是谁……达到了剑心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