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辰兽当初在温言岭占山为王,土匪一个,兽堂、盟主府都拿它没办法,敢找麻烦的,要么被杀,要么被打的跟彩瓜似得扔到不知名角落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一上来就想驯服它,没直接弄死,就算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蹄爪捏着装有灵兽精血的玉瓶和储物戒指,再次一声吼叫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张悬咳嗽了一下,满是不好意思的翻译:“它让你喝了这个灵兽血……”

    妖辰兽做为他的兽宠,可以进行灵魂沟通,就算不会兽语,这些简单的意思表达,还是能听懂的。

    “喝兽血……”未长青哭了。

    灵兽血,只对灵兽有用,人喝了,非但没用,弄不好还会长满鳞片和毛发,跟鬼魅一样……甚至弄不好还会直接挂掉!

    不是人人都有天道真气,可以化解其中狂暴力量的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见他没动静,妖辰兽再次咆哮,打开玉瓶就要往他口里塞。

    “张师,救我,我……不驯它了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一白,未长青差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看对方的架势,不光要将灵液喂给自己喝,是连玉瓶都塞进他嘴里,再不开口的话,恐怕不用继续比下去,坚持不了几个呼吸就会挂在当场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……

    信誓旦旦的跑过来驯服对方的灵兽,谁知……这大家伙,根本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别人的灵兽,看到合灵境灵兽精血,会立刻双眼放光,各种讨好,这家伙倒好,当成垃圾一样,还要喂给自己……

    你这是不把我弄死,不开心啊……

    堂堂四星驯兽师,被灵兽踩进地面,要求驯服,这叫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妖辰,别闹了!”

    见再弄一会,这家伙真会挂在这里,张悬呵斥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脸不舍,妖辰抬起蹄爪,傲然站在擂台一侧,至于储物戒指、玉瓶之类的,也不归还。

    开玩笑,到它手里就成它的战利品了,还想归还?

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吐出两口鲜血,未长青挣扎着站起身来,面容惨白。

    驯兽还没开始,就被灵兽打的快要死了,传出去,这个驯兽师也不用干了……实在丢不起这个人??!

    眼巴巴看向妖辰兽,想要索回储物戒指和兽血,就见它眼睛一瞪,吓得情不自禁哆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索个屁啊,看对方的样子,没把他打死,就算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眼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是来找尊严的……怎么貌似比刚才还丢人……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在我兽宠这里,没得到一点忠诚度……还有继续比下去的必要吗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互相驯服对方的兽宠,然后以忠诚度的高低,决定胜负,现在他在妖辰兽这里一点忠诚度都没得到,继续下去,和不继续下去,已经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继续下去,驯兽讲究机缘,你也未必会比我好太多,如果和我一样,啥都驯服不了,咱们也最多是个平手……”

    未长青一咬牙。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他得不到这头妖辰兽的信任,对方也未必能得到青灵兽的忠诚度。

    弄不好也就一个平手!

    这样,至少还能扳回一些颜面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张悬一脸古怪。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表情,未长青还以为不敢,冷冷一笑,双手背在身后,再次恢复了自信,转头看向身边的兽宠:“青灵,这位张师想要驯服你,只要你能抗住,替我争气,回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,甚至,寻找古脉,让你血脉进迁也不是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听到主人的承诺,青灵兽巨大的眼睛,充满了坚定,头颅连忙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无耻,太无耻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张师刚才交代妖辰兽,要好好配合,他倒好,居然直接要求自己的兽宠,不能屈服,这样以来,还怎么驯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作弊!”

    “口口声声说公平,却给自己兽宠如此明确的指示,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未长青的话,台下所有人都哗然。

    刚才张师,交代妖辰兽,要好好配合,结果你驯服不了,挨揍一顿!

    这是你自己的本领差,现在人家要驯服你的兽宠了,居然这样要求,还有抛出巨大奖励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脸?

    既然比试驯兽,当然要在公平环境下,这样做,简直有失名师风度。

    “丢人啊……丢人!”

    紫金宗的几个长老,没想到宗门的天才这样做,一个个捂着脸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这下就算赢了,也无法见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开始了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到现在还不死心,想让自己驯服他的兽宠试试,张悬苦笑摇头,看向眼前的大家伙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青灵兽也和妖辰兽一样,一蹄爪对张悬踩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主人受辱的情况,它看在眼里,也打算让眼前这个张师吃个大亏。

    只不过,它才化凡四重初期的实力,和张悬比起来,差了很大一截。

    身体一晃,躲过攻击,张悬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耳光,抽在青灵兽巨大的脸蛋上,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,就凌空翻个跟斗,一头扎进地面,只留下两个大腿在外面,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张悬拥有可媲美合灵境中期的力量,一巴掌抽过去,超过二百多万鼎的力量,灵级下品兵器都能一下碎裂,要不是手下留情,估计这一下,不死也要残废。

    别说反抗,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嘎?”

    “一巴掌抽的化凡四重灵兽倒栽葱?”

    “这该多大力量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灵兽天生强壮,依靠强大的肉身和防御,同级别根本不是对手,也就是说,这头化凡四重初期的青灵兽,要说真正实力,绝对堪比化凡四重中期强者,甚至后期也能一战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实力,被一巴掌抽的一头插在地上,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……这该什么样的力量?

    也太可怕了吧!

    擂台下方,刚刚飞翔回来的吴天豪,看到这一幕,吓得嘴唇一抽。

    本以为,刚才对方将他扔出去只是个巧合,只要稍微注意,肯定不会吃亏,现在才知道……幸亏只是将他扔出去,要是刚才这样来一巴掌……

    估计他现在已经躺在医师公会,不死,也面目全非了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说他实力差的?”扭头看向同伴:“绝交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同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对啊,张师这样做,虽然显示出他的实力很强,可……直接出手揍,再无法培养好感,驯兽也就不可能成功了!”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“如果张师也没有忠诚度,就和未师一样,难道真的要变成平手?”

    “可恶,明明应该是张师赢得,一旦平局,麻烦无比!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众人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正常驯兽,都是拿出让灵兽无法拒绝的好东西,获得好感。

    跟对方动手,只会让其越来越厌恶,再没办法调节。

    张师身为四星驯兽师,这点应该很清楚才是,怎么直接出手了?而且……还打的这么重!

    这样以来,青灵兽肯定会十分厌恶,非但得不到忠诚度,弄不好,还会愈发厌恶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看你还怎么驯服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张悬,如此鲁莽,敢对青灵兽还手,未长青身体一颤,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当初他驯服这家伙,可是花费了整整两年时间,各种宝物任由对方选取,甚至还陪同一起狩猎,一起睡觉,这才让其乖乖臣服。

    这家伙倒好,一巴掌抽的如此严重,以青灵兽高傲的性格,不将他撕碎就不错了,还忠诚度,别做梦了!

    自己没得到妖辰兽的忠诚度,对方也没得到青灵兽的忠诚度,二人最多平手罢了!

    甚至……要说好感度的,他还是获胜的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就在满是高兴的时候,就听到铜锣声响起,一炷香时间恰巧到了。

    名师大比的擂台,一炷香是个大概范围,不过,时间到,也该决出胜负,不然不好评判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,就算再有其他手段想用,也来不及了,可以说……他已然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你们不是说我只能认输吗?不是说我肯定会输吗?

    我现在打了个平手,得到了无上尊严,看你们还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高兴,眼睛放出精光,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一脸傲然:“张师,你没驯服青鹰兽,我也没驯服妖辰兽,咱们这关就算平手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平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仔细说起来,你对青灵兽动粗,惹的它厌恶,好感度上已经输了……”未长青道。

    不是要气度吗?这就是!

    明明是他输了,还说平手……

    “厌恶?”

    正在暗暗得意,就见对面的张师摇了摇头,一脚踹在不停摆动的大腿上:“装什么死,还不快起来认主!”

    哗啦!吼!

    紧接着就看到青灵兽急匆匆从地面将脑袋拔出来,一脸兴奋地来到张师跟前,趴倒在地,头颅不停蹭来,如同一头见了主人的哈巴狗。

    “嘎?”

    一下僵直,未长青眼睛瞪得快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不是刚揍过它吗?怎么就认主了?

    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