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糟了,张师怎么就答应比试拳法了?”

    看清楚台上的情况,康堂主满是焦急。

    他之前不认为张师能够获得冠军的主要原因,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修为太弱,真正对战的时候,就会被对手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比武,靠的是实力,靠的是修为,就算之前表现的再逆天,心境刻度再高,也无用!

    “是啊,是有些鲁莽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师、凌师也面容铁青,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虽然万国联盟,按照上次的成绩,无法决定比什么的,可……还是有一次拒绝的机会,对方挑战比武,那你就拒绝???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拒绝也没什么用!”一侧的赵飞舞看出了几位名师的想法,苦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众人眉头一皱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要不比武,张师在其他方面的造诣,肯定不弱于任何人,对方想要获胜,几乎不可能!

    为何说拒绝也无用?

    “对方知道张师就修为薄弱这一个环节,怎么可能放弃机会?如果张师不答应比拳,肯定会说进行比剑,或者比刀……甚至,比真气浑厚程度,能拒绝一个,肯定拒绝不了第二个!”赵飞舞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看过真正的名师大比,但看过不少书籍,对于规则,还是知道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苏师、康堂主等人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笨,没想到这点,而是……关心则乱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罢了。

    而且,身为名师,比试又是公平公正,谁会想到这样投机取巧?

    此时听眼前的女孩说出来,全都气的胡子吹起,满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凌师一声大喝:“简直太卑鄙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算不上卑鄙,既然比试,当然要拿出最厉害的绝招了?!笨堤弥饕×艘⊥罚骸跋衷诰涂?,能不能再发生奇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奇迹?很难,张师是刚刚突破的修为,先不说巩固不巩固,单说对方浊清境中期的实力,二人相差两个小级别,就很难战胜……”苏师摇头。

    达到化凡,每一个级别之间,都如同天堑,不说其他,单说力量,阴阳境巅峰是80万鼎力量,而浊清境中期是120万鼎,相差整整40万,不是单纯运气好就能抵消差距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差别太大了,我也不看好张师……???”

    点点头,康堂主也满心灰暗,正觉得张师可能会败,突然一下僵住,整个人瞪大了眼睛,如同僵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师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台上……”

    康堂主忙道。

    “台上?”苏师急忙抬头,就见丁号擂台,只有张悬一个人站在上面,而对面的吴天豪却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那个和他比拳的家伙呢?”

    苏师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怎么就一眼没看,这家伙就不见了?

    比试开始之后,只要离开比试台,会被直接判定输的!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康堂主嘴唇哆嗦,向空中一指:“他在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?”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苏师等人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会飞?难道那家伙是个圣者?

    齐刷刷顺着手指看去,一看之下,顿时脸上满是古怪。

    只见天空果然一个黑色的人影,在自由翱翔,已经飞出了至少一百米开外,还在继续攀升。

    如果是攻击,肯定是越飞越近,而这家伙,一脸惊慌,见鬼一般的不停尖叫,以极快的速度往后飞行,就好像被踢飞的足球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苏师实在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轻轻一拨,他……就飞了!”康堂主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就算刚才的一幕,亲眼看到,也就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位宗门来的浊清境中期强者,依仗修为,对张师一拳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看这招的威力,就算是他,都要暂避锋芒,可……张师动都没动,手掌迎了上去,轻轻一拨,然后,就没有然后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已经飞了……

    “轻轻一拨?”

    苏师、凌师、金从海等人对望,觉得像是听书一般,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化凡四重中期,和他们的实力相差无几,见识、名师级别,也丝毫不弱,被张师手掌轻轻一拨就飞……怎么听起来,跟讲故事一样,这么不让人相信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懵逼的不光是他们,整个广场也全都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本来,众人看到这位吴天豪,直接挑战拳法,也觉得有些气愤,可当看到这一幕,全都大眼瞪小眼,眼珠子快要掉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他们想过张师可能会赢,可也要数招之后,赢得十分艰难,而眼前一拨就飞,跟扔了个石头一般,真的假的?

    啥时候,浊清境中期强者这么容易击败了?

    “是张师的眼力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将吴师打飞,用的并不是自己的力量,而是借力打力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瞬间看出对方力量的运行轨迹,并用手法将其压制,借势击飞……这招简直就是战斗中,以弱胜强范本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的对战速度,他是如何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很快,不少人反应过来,一个个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刚才交手的动作虽快,可在场的四星名师不少,眼力惊人,还是能看出一些问题的。

    吴天豪一拳袭来,用出了全身力量,结果……刚不可久,柔不可守,过刚易夭,对方一瞬间就发现了招数的漏洞,借机用手掌一带,连一招都没结束,就被扔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就出现了这空中飞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吴天豪的同伴看到这一幕,也眼皮乱翻,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家伙的实力这么厉害,出什么馊主意?这下好了,就算吴天豪没怎么受伤,可这一下飞行……摔不死也差不多废了!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自己就是传说中的“猪队友”?

    正在自责,果然看到飞了不知多远的吴天豪,没了力量,笔直从天空向下坠落,一头扎进了盟主府高大的楼房,一阵烟尘升起和杀猪般的惨呼……随即消失在视线。

    “天豪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触电般的一跳,急忙向他坠落的方向冲去,还没走远,就听到丁号擂台上的青年,满是无辜的声音响起:“这个,不好意思……又用劲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用劲大了?

    身体一晃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你可是实力弱,修为低的,把修为高的打飞,竟然还说用劲大了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郁闷,有些抓狂,选拔赛,搞得关关报废,对战赛一开始,就将超过自己两个小级别的强者,扔上天空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?

    还有没有天理?

    他郁闷的快要抓狂,其实说实话,张悬更加些郁闷。

    这家伙气势汹汹而来,一出手就用出了最强大的力量,换做别人是碾压,可对他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他真气力量100万鼎,魂力160万鼎,只要巫魂不离开肉身,没人能够看出,260万鼎的巨力,比合灵境中期强者都只强不弱,这家伙能挡得住才怪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正面对拳,将其打飞,肯定太过惊世骇俗,故意用明理之眼找了个破绽,想将其扔下擂台……

    谁知,这家伙用的力量太大了,再加上他晋升后,对化凡四重强者的具体实力把握不住,稍微加了点力气……

    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,就算浊清境中期的实力,估计也要摔得七荤八素,就算死不了,一、两个月想要爬起来也难了。

    仔细说起来,他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只跟分身交过手,当时被虐的跟狗一样,本以为化凡四重强者,都极其强大,谁想到一扔就飞了这么远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洪师,我这算赢吗?”

    知道人都飞了,纠结再多也无用,张悬只好无奈的看向洪师。

    “赢、赢了!”

    洪师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看来,这家伙能搞坏的不光是法宝,还有人……

    不光他这个想法,台上参加比试的不少名师,全都眉毛乱跳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和这家伙比武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……不比武比啥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不比武就对了,不然,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,这家伙只有阴阳境巅峰,只要施展真实实力,胜过他还是很轻松的,做梦都没想到……根本不是这回事。

    吴天豪就是个惨痛的例子。

    不是亲身经历,都觉得疼的咧嘴,更何况当事者了。

    张悬这边很快胜出,其他三个场地,时间长也都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这次的比试,就他比武,剩下的三个场地,都用了名师的方式解决了战斗。

    甚至一个,还用上了“口斗”。

    名师,不光对功法的理解深,知识量还要广。

    口斗,和辩丹有些类似,就是用言语,攻击对方,说出让对方无法回答的知识,谁先回答不出来,谁就认输。

    为了公平,这种比试通常都是三局两胜。

    进行口斗的双方,经过三局的比试,和罗璇同一宗门的另外一个名师,获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又看了一会,发现大家比试的基本都大同小异,张悬便失去了兴趣,不知过了多久,洪师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前十六名已经出现,大家休息半个时辰,然后进行前八的竞争!”

    “前十六出来了?”

    抬眼想看看都有谁进入前十六,就见若欢公子一脸担忧的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