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众人看到的一样,异灵族人真的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就算你不怕我,也不至于表现的这么明显吧!

    我又吼又叫,吃奶的劲都用处来了,这么辛苦,不管怎么说,也给个反应??!

    你看台上台下,都趴下一片了,就你站在这一动不动……是不是太白尊重对手了?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……”

    越想越气,再次咆哮,高大的异灵族人,一咬牙,一口鲜血喷出,眼睛变得更加猩红,身上的气息轰然而起。

    “糟了,异灵族人的血攻狂化之法,使用过后,力量翻倍!”

    “血攻狂化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异灵族人单体强大不说,更可怕是,燃烧精血,付出一定代价,还可以狂化让攻击翻倍!我看过郑潇郑师书写的【灵战史】,上面曾有过介绍,据说不少名师,都死在了他们这种攻击下?!?br />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……既然洪师在它体内上了金魂锁,锁住了根骨,就算狂化也应该动用不了力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头大家伙,开始发疯,台下知情的名师,全都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平常的异灵族人就这么可怕了,狂化后该有多强?

    洪师也将兵器握在手中,只要这家伙敢动手,就绝对毫不犹豫的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……他对金魂锁还是比较有信心的,只要不能动用实力,单靠恐吓,问题不大,毕竟,这次是用他专门考核胆气的,没必要没出结果前就动手。

    再说,这可是一头活着的异灵族人,花费了这么大代价才抓住,还打算带去总部,接受赏赐,一旦杀了,真就啥价值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害怕,着急,异灵族人终于积蓄好了力量,对着张悬,猛地咆哮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”

    吼声中,杀戮之气和灵魂上的压迫,如同九天之雷坠落,整个圆台,都发出了“吱呀”之声,似乎承载不住。

    青年前面后面的名师、修炼者,倒了一片,全都瑟瑟发抖,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张悬依旧在原地发呆,对对方的攻击,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异灵族人快要气炸了,挣扎了一下,再次一口鲜血喷出,身体猛地一剁,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他虽然被金魂锁锁住了根骨,无法与人战斗,却是能走动的,刚才没走,是怕洪师将其斩杀,现在又急又气,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来到张悬跟前,巨大的头颅靠近他不到五十公分的地方,再次大吼。

    刚才距离这么远,就让无数人感到了浓重难以抗衡的压力了,现在脸几乎贴过来,显得更加恐怖,给人的感觉是随时都会将其撕碎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张悬依旧一动没动,还在……发呆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洪师,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算走神,也不至于走的如此彻底吧?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听到喊他名字,张悬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关于异灵族人缺点的介绍,实在太多,太吓人,太让他震撼,就算他见多识广,一看之下,也禁不住震惊的无以复加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至于对方又吼又叫……刚才这家伙都叫了半天了,还以为在吓唬别人,根本没在意。

    意识从书籍上离开,陡然发现一个狰狞的脸蛋出现在眼前,吓了一跳,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响彻整个圆台。

    所有人懵在原地。

    异灵族人也瞪大眼睛,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为了施展灵魂威压,调动身上的杀戮之气,他累的吐血,甚至为了让对方吃苦头,挣扎着来到跟前……结果,人家屁事没有,还抽了他一耳光!

    “你个卑贱的人类,死!”

    一声爆吼,异灵族人再不管身上是否带着金魂锁,粗大的拳头猛地就对眼前的青年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风声猎猎。

    根骨被锁,他发挥的实力,只是单纯肉身,不算什么,不过,异灵族天生强大,就算**,普通化凡三重的人也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“孽畜,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敢动手,洪师眉毛一扬,长剑一转,就要出手,还没动,就见张悬身体一晃,躲过攻击,看了过来,满脸不悦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卑贱?放肆!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张悬傲然站立,名师长袍在风的吹拂下,猎猎作响,给人一种世外高人之感。

    “异灵族和尘甲兽的后代,一身血脉驳而不纯,力量杂而不精,施展灵魂压迫和攻击,更是漏洞百出,连我一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,你……有什么资格说人类卑贱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眼前这位,一口就喊出他的血脉来历,异灵族人一愣之下,忘了继续出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你不你的?”

    手掌背在身后,张悬缓步走来:“身上带着杂种血脉倒也罢了,异灵族天生拥有血脉传承,你却没得到,为了强大,学习人类语言,修炼人类功法,却说人类卑贱,我想问你,谁给你的自信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异灵族人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看到张师刚才还在发呆,一清醒过来,就开口呵斥,全都一个个大眼瞪小眼,如同见鬼。

    就连洪师也满头雾水……这家伙还不是纯正的异灵族?

    就连抓他的自己都不知道,这位张师是如何知道的?又怎么看出,还身具尘甲兽血脉的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异灵族有传承的事,他身为五星名师,都不知情,这家伙,却能详细道来……难不成是杨师教的?

    也对,恐怕也只有八星以上的杨师,才能知道这些异灵族的秘辛,他就算突破了五星,却没接受过更高级别的名师堂洗礼,对这些事,还是知道不多的。

    “你出生在鸿丰帝国忘元山的一个山村,被人类收养,抚养成人。二十岁前,除了个头很大,和人类没任何区别,也不知道自己的特殊,结果,因为一件琐事,斩杀村民,被养父母责怪,一怒之下激活了体内的异灵血脉,将他们杀害!”

    张悬看过来:“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异灵族人身体哆嗦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被人类抚养长大,穷乡僻壤之处,村民都很淳朴,生活也十分拮据。

    从小虽然体格巨大,家人却待他极好,就算再穷,都没让他吃不饱饭,饿上一顿肚子。

    记得有次,大雪连续下了五天,没有一点食物,父亲冒雪出外狩猎,结果重伤而归,只抓住了一只很普通的章尾兔,和采了一些普通的野菜根,兔子不大,根本不够一家几口人吃的,养父母家里,不光有他,还有一个小好几岁的妹妹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他饿着,几乎整只兔子,都给他吃了,其他人只吃了一些菜根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都觉得很可怜。

    “他们虽是你养父母,种族不同,可对他却是万般溺爱,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,而你呢?是怎么报答的?血脉激活,一怒之下,将整个村子屠戮干净,将以往的朋友兄弟、父母亲人……全都吃了!”

    张悬脸色铁青,目光如电:“不仅如此,还将整个村庄一把火烧成灰烬……我想问你,做出这些事,你的心中可曾后悔,可曾不安过?”

    异灵族人再次一颤。

    他虽然继承了异灵族人的凶残,毕竟在人类中长大,懂得礼义廉耻,这些事如同心中的一根刺,无时不刻不刺激着他,让他不敢回首。

    “后悔,我是有些后悔,那又怎样,是他们……是他们辱骂我,说我长得没有人样,是畜生,我才反击杀了,有什么过错?”

    一咬牙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?那好,惨杀养父养母,灭掉村庄后,为了填饱肚子,去了最近的向阳城,因为身材高大,体型健壮,加入了当地的一个豪绅家族。对方传你修炼功法,给你锦衣玉食,甚至还为你娶妻,结果你怎么对他们?”

    张悬声音冰冷:“看上人家小姐,将其奸杀,为防止事情败露,将一家七十多口全部杀光,可怜那位老员外,临死都不敢相信,你会做出这种事!这……我没说错吧!”

    这头异灵族,施展的灵魂攻击和压迫,存在着很多漏洞,缺陷正是他心中的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心中带着纠结和后悔,才让他心境越来越坏,无法发挥最强力量。

    不然,异灵族如此可怕,就算洪师是五星名师,配合多位名师,合力出手,想要抓住,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异灵族人再次一颤。

    “名师堂派人抓你,被你斩杀三十多位名师,甚至被洪师抓住,还死不悔改,妄图逃走,杀人吸收力量……就你这种人不人,畜生不畜生的杂种,居然还敢说人类卑贱,我就想问一下,你……有什么资格!”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声音快速,带着质问,给人心灵上的压迫。

    “身带异灵族血脉,却没得到异灵族认可;生活在人类世界,却杀亲杀友,遭万人唾弃,我只想问你,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?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张悬义正言辞,声音中带着特有的韵味:“自杀吧!”

    异灵族人身体一晃,眼神空洞:“是啊,我有什么脸面活着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手掌抬起,直接拍在额头上,紧接着异灵族人巨大的身体一晃,倒在地上,断绝呼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