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凡境强者,只有达到第八重踏虚境才能踏虚而起,脚踩浮空上升,不过,也只能在空中短暂停留,垂直升降,高度还有限制,算不上飞行。

    真正能够飞,最少也要达到半圣!

    超越武者九重为化凡。

    超越化凡九重为半圣。

    可就算半圣,也只是凌空虚渡,无法挥洒自如!

    眼前这位,踏空而来,将空气当成有形的阶梯,宛如悬浮在天空的神祇,让人看上一眼,就从内心深处生出惶恐之意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身上的气息,犹如浪潮无穷无尽,给人一种灵魂上强烈威压,让人不自主的臣服,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不光是气势上的压迫,还带有灵魂上的镇服。

    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头上,根本生不起半分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能有这种能力,恐怕……已然突破半圣,达到了从圣,甚至圣者!

    这种强者,就算幻羽帝国,都没有一位…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而且……看样子,还在替……张悬说话?

    罗煌宗主等人,心脏一下凉如寒冰,个个吓得脸色发白,再无刚才的气势汹汹和嚣张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位张悬,就是个小地方来的小人物,没想到一眨眼功夫,变成了洪荒猛兽,可以轻易将他们撕裂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吓得发软,孙强则眼眶一红。

    这位散发出强大气息,踏空而出的人,不是老爷杨玄,又会是谁!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,没想到老爷来了!

    而且还是夹带着无穷的威势,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杨师?”

    一侧重伤的薛一瑶,看到空中的中年人,也是心头一震,脸色激动地泛红。

    难怪孙强如此自信,原来这位杨师,如此强大!

    有这种实力,又是超过六星的名师,或许真能解决她的灵魂问题,重新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苏凡、凌恒宇见过杨师!”

    院落一阵鸦雀无声,两个人影破风而至,正是苏师、凌师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和康堂主同时得到了消息,可惜速度比不上后者,这才赶过来。

    刚到地方,就看到杨师踏空而至,散发出无穷威势的场景,全都心头剧震,恭敬的抱拳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当初看到他眼中的明理之眼,就知道是一位超过六星的名师,不同凡响,只是没想到,真正散发实力,竟然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让人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前辈误会了,晚辈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平复了心境,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罗煌宗主一抱拳,话才说了一半,就感到一股碾压灵魂气息,直冲而来,似乎要将他撕碎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倒退了七、八步。

    只一下,他就知道,灵魂已经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灵魂和肉身不一样,后者服用丹药,真气温润就可恢复,而灵魂需要时间日积月累才能慢慢修补,这一下伤势严重,估计没有百年时间,无法完好如初了!

    而他……很明显,再活不了百年。

    单凭灵魂,就碾压的他当场吐血,终生再无法进步,难道……这就是圣者的实力?

    脸色一白,罗煌宗主身体轻颤。

    一招将其击伤,空中的中年人,目光冷冷的看过来,环顾一周。

    “我杨玄,深居寡出,与世无争,从不主动招惹是非,晚辈的一些事情,也懒的计较……怎么,脾气好,当我好欺负?就来找我麻烦……谁给的胆子?”

    声音无悲无喜,却透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压,似乎只要敢反抗,会被当场碾碎。

    “晚辈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等人吓得急忙抱拳,全都眉毛乱跳,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这难道……就是张悬的老师?

    谁说只是个半步五星名师的?

    就算六星名师,也没这么强大吧……

    “不敢?我看你们倒是挺敢的……”

    杨玄一甩衣袖:“都打到家门上了,是不是我不出现,直接把我的管家,和这几个徒孙全都杀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哆嗦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的确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但……要是提前知道,张悬的老师如此可怕,打死也不过来啊。

    “晚辈……不知道他们是前辈的后人,多有得罪……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咬牙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刚才不是气势汹汹,威势十足吗?”杨玄眉毛扬起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这位丁宏找到我们,说……他家传的宝物,被张师抢走……”罗煌宗主忙道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心中骂了丁宏无数遍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家伙说什么孔师手札,引得他们激动不已,干嘛找到这里?

    不找张师麻烦,又怎么可能遇上眼前这位?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孔师手札吧!是在我这里,怎么,你想要?”杨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晚辈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身体颤抖。

    孔师手札是好东西,前提也要能承受得住……跟这家伙抢?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“孔师手札,是我徒孙瞿冲之物,这位丁宏的孙子丁牧,为了抢夺,将其打伤,昏迷不醒。我徒儿张悬,这才将其斩杀,灭掉了轩辕王国……为了遵守规则,他按照规矩,硬闯名师堂,通过所有考核?!?br />
    杨玄眼睛眯起:“怎么……到了你口中,反倒不遵守规矩了?”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名师是不能肆意灭国的,不过,张悬遵守了流程,硬闯名师堂,就算后面总部查过来,都没有任何责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哑住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外来的势力,这些事情连康堂主都不清楚,他又如何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,对方身为圣者,开口解释,就说明肯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身为名师,不辨是非,不知进退,为了宝物,肆意对同职业的名师下手,不顾弱小,不顾廉耻……”

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杨玄冷冷看过来:“我判你——有罪!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全身僵直。

    “这位白宗主,对我管家、灵兽下手,无视高级名师威严——有罪!”

    杨玄继续道。

    白宗主也是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刚才就他出手最多,孙强等人都是他打伤的,就算想反驳,也反驳不了。

    打狗也要看主人,不远处躺地上的那个胖子,就算实力再差,嘴巴再欠,也是一位圣者的下人,打了他,岂不等于打圣者的脸,无视这位高级名师的尊严?

    “尔等,听从蛊惑,无分析无判断,为一己私欲,自持实力,横冲直撞……有罪!”

    看向其他众人,杨玄再次宣判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嘴唇泛白。

    被一个疑似圣者的人,定为有罪,基本就没办法翻身了。

    判定完众人有罪,杨玄不在多说,而是转头看向地上躺着的薛园主。

    “你不错,关键时刻,能不为强权,只为报恩……我刚看了,你灵魂曾受到过损伤,无法突破,拜我为师,可以帮你解决!”

    “可以……拜师?”

    薛园主脸色一红,那还犹豫,直接翻身跪倒在地:“在下薛一瑶,愿意拜入杨师门下,听从吩咐,不敢违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杨玄点点头,手指伸出,轻轻在空中一点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薛园主立刻感到一股意念笔直涌入脑海,正是恢复灵魂的修炼法诀。

    这些年一直研究如何恢复,对灵魂也算了解极深,虽然不如所谓的巫魂师,却也比一般的浊清境巅峰强大不少。因此,这套功法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,非但能治好她灵魂上的暗伤,甚至还能更进一步,冲击合灵境成功。

    “多谢杨师成全!”

    心中激动,再次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是……灵魂传功?”

    看杨玄人在空中,随手就将功法传递,罗煌宗主等人更是吓得哆嗦。

    灵魂传功,说明对灵魂掌控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,除了传说中的巫魂师,至少要达到名师七星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可以自由飞翔,身上气息如龙……肯定不是巫魂师,也就是说……极有可能是一位七星名师!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名师,就算在圣者之中,也绝对算得上强者了!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只是六星名师,讲讲软话,对方或许还能通融,七星……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。

    张悬的老师……这么强?

    “妖辰兽,忠心护主,遇危险而不后退,不错!”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震惊,杨玄转头看向一侧的妖辰兽,再次点头,伸出手指,轻轻一弹,一道真气立刻涌入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下一刻,困在化凡四重巅峰的妖辰兽,像是得到了巨大的补给,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,不光力量迅速飙升,灵魂也得到了蜕变。

    不一会,力量就平稳下来,给人一种强大至极之感,甚至比起罗煌宗主等人,都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化凡五重……合灵境!

    得到杨师的一道真气,困在浊清境巅峰不知多少年的妖辰兽,竟然瞬间突破,冲刺合灵境成功!

    这家伙,身负龙族血脉,力量、防御无敌,化凡四重巅峰的时候,就能和合灵境初期战斗,不落下风,现在突破,就算合灵境中期、后期,想要胜过,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得到一道真气就破境,这真气该有多精纯?难道……是八星名师?”

    本来就满是绝望的罗煌宗主眼前一黑,顿时感到更加绝望。

    传说中,达到八星名师,会被总部召见,有一次重新净化自己真气的机会,因此,达到这种修为的名师,真气异常精纯,都达到了上三品境界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真气,输入灵兽体内,可以让其血脉进迁,成功突破。

    这位杨师,一道真气就让妖辰兽突破成功,而且还进入了化凡境第一个难关……合灵境,这种能力,绝不是名师七星可以做到的!

    恐怕,已经达到了八星!

    这可是封号帝国都不曾有的绝世人物,跺一跺脚,幻羽帝国就会崩塌的超强存在……

    所有冲过来想要抢夺孔师手札的宗主、掌门,也都意识到这点,只觉得面容抽搐,全都哭了。

    这叫啥事!

    本以为这个张悬是菜鸟,凭借他们可以随意欺负,做梦都没想到,老师是个八星名师!

    这种级别,别说他们,就算五星、六星名师过来,也要跪在当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这些人震惊欲死,府邸不远处,一个老者,也嘴唇哆嗦,吓得不敢向前。

    洪师,洪浅,鸿丰帝国名师堂的五星名师,这次是受邀过来主持本次的名师大比的。

    在府邸休息,知道了这边的事情,急忙赶过来,打算劝阻,做梦都没想到,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八星名师……就算整个名师大陆,都没有几位,每一个,都是叱咤万古的超强存在,怎么跑这种偏远的地方来了?

    “必须尽快禀告总部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一动,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符出现在掌心,伸手将消息书写完毕,光芒一闪,字迹消失。

    低级王国,需要使用巨大的传讯墙,五星名师已经拥有了传讯玉符,通过这个,可以给总部传讯,哪怕相隔千万公里,也能瞬间到达。

    不是他要透露消息,而是……八星名师,太过惊世骇俗,就算他是五星名师,也不敢隐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鸿远一等帝国名师堂。

    堂主莫高远,六星巅峰名师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正在授课,口吐莲花,漫天灵气汇聚,突然眉头一皱,手腕一翻,一个玉牌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一位疑似超过六星的名师……杨玄?”

    莫堂主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洪浅虽然觉得这位杨玄可能是七星、甚至八星,但以他的实力,看不出来,无法凭空臆断,只能禀告疑似超过六星。

    没写出判断,不过,却将见到的全部写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御空而行,灵魂传递功法,一道真气让灵兽突破?”

    将消息看完,莫堂主脸色一阵阴一阵晴。

    根据这两样描述,对方极有可能是八星名师,可……这么高级别的名师怎么会出现在,一个只和不入流帝国差不多级别的万国联盟?

    “陌尘,将名师薄拿过来!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身后的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的学生,五星巅峰名师,陌尘。

    “是!”陌尘转身离开,时间不长,将一个玉质的书籍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名师薄,记录着无数名师的姓名,涵盖整个大陆,属于整个名师堂的机密,只有堂主才有资格观看。而且,里面还设有特殊阵法,哪怕记忆力超群,看过不久,也会忘记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?;っΦ拿孛懿槐煌馊朔⑾?。

    随手翻开,一行行看去,很快将整本书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超过六星的名师,上面基本都有记载,没有叫杨玄的……”

    眉毛皱成疙瘩。

    如果真和对方说的一样,这位杨玄,实力绝对比他要强大得多,就算不是八星,也最少是七星……可名师薄中,却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名字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要么是杨玄这个名字……根本不是他的,要么……就是他没在名师堂考核过更高级别!”

    名师薄,只记录考核过名师的人,如果对方用了假名,自然查不到,还有一种可能就是……根本没在名师堂考核过。

    不少名师,喜欢独自修炼,明明达到了很高级别,却没进行过考核,有时候,身上徽章是五星、六星,而自身实力,恐怕早就达到了七星、八星。

    或许这位杨玄,正是这样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不管哪一种情况,都需要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眉毛一扬,莫堂主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哪一种,如此高明的实力,都值得他亲自过去拜见。

    “陌尘,去将琅琊圣兽带过来,我要出一趟远门!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将名师薄收好,转头吩咐。

    琅琊圣兽是他的兽宠,速度如电,一天可飞行数百万公里!

    万国联盟,距离他们实在太远,就算他能够飞行,也不可能比圣兽飞的快。

    “老师要去哪里?要不要我陪同?”

    很快将圣兽带过来,陌尘名师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万国联盟,既然你想跟上,就一起过来吧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莫堂主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学生,距离六星名师,只差一点,既然想要过去,就一起带着,路上也能指点一二,或许就能突破桎梏达到六星级别。

    二人都有空间戒指,也没什么可准备的,跳上圣兽脊背,认准方向,直接飞了出去,向万国联盟的方向,直奔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鸿远帝国,六星巅峰名师亲自前来,这边,罗煌宗主知道再难幸免,嘴唇哆嗦,咬牙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等认罪,还请处?!?br />
    对方既然宣判有罪,那就认罪。

    看如何惩罚再说。

    “认罪就好,在场的每人,交出20枚中品灵石,便可离开。罗宗主、白宗主,辱我管家、伤我后辈……我也懒得出手,你们……自杀吧!”

    淡淡看过来,杨玄声音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“自杀?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、白凯之宗主全都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本以为所谓的惩罚,只是教训一顿,甚至身受重伤……得罪如此高明的名师,也算罪有应得,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可……一旦自杀,人死灯灭,啥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自杀?做梦!我白凯之,就算实力不济,也不会做出自杀的事,你既然顾忌身份,不愿亲自出手,那就不好意思了……告辞!”

    一声长啸,白凯之宗主猛地站起身来,身体一纵,笔直向外冲去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。

    你是高级名师,自顾身份不可能亲自对我们这些人出手……既然如此,打不过,我总躲得过吧!

    只要你不出手,离开这里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难道还能找得到我?

    心中冷笑,白凯之脚下飞快。

    他用了白阳宗最厉害的身法,再配合化凡五重合灵境后期的实力,全力运转,整个人如同一道幻影,一眨眼功夫,就窜出了府邸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等人,显然没想到这位白宗主,不认罪,反倒转身逃走,全都一呆。

    从八星名师面前逃走……胆子够肥??!

    不过,这也的确是最好的办法,如果不逃,就会死在这里,与其死亡,还不如逃走!

    对方身为八星名师,总不能真不顾身份,就直接出手吧!

    心中正对这位白宗主的决断感到佩服,就看到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一股浩瀚无匹的力量,自空而降,正在逃走的白宗主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当场砸成肉饼,地面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只说懒得出手……谁说自顾身份,不会出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