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流云宗,虽然只是个宗门,却有整整五位半步五星名师坐镇,持续七十七次的名师大比,三十六次冠军都被揽入怀中,数量超过一半。

    而万国联盟最好的成绩,也才二十三名,倒数第五罢了。

    他做为国王的时候,就打听清楚了,正因如此,当初的丁牧一心想要拜入流云宗。

    “只要他们肯出手,别说报仇,就算让我成为联盟盟主,肯定也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要是能让流云宗肯出手,别说报仇,就算当上联盟盟主都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只是个蝼蚁,想要让流他们出手,没有足够代价肯定不行?!?br />
    丁宏也知道,对方这么大的势力,不可能平白无故帮忙,没有足够代价和利益,就想趋势,简直做梦。

    更何况,要对付张悬,肯定要过万国城名师堂这关,不可能因为他,而去得罪相同势力。

    以前他是化凡境一重,或许人家还会看上一眼,而现在修为大跌,只有至尊境,这种实力,在这种大势力面前,不会比蚂蚁强大太多,可以随手捏死。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以那个消息为筹码,当成交换条件!”

    眼睛一寒,想起丁牧当初和他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丁牧闯祸回来后,曾和他专门谈过,之所以和这个张悬出现争执,是因为对方手中有一件让所有名师,都为之疯狂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孔师亲笔,只要是名师,没有不动心的,把这个消息泄露给流云宗,就算不用我蛊惑,他们也肯定会出手!”

    牙齿咬紧。

    孔师亲笔,对名师来说,绝对是最好的的宝物,没人能够抵抗住诱惑,流云宗那些准五星名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要把消息泄露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这位张悬肯定会成为流攻击目标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流云宗如此强大,一旦知道了有用的消息,肯定会杀人灭口,然后想办法独吞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找流云宗的驻地,将消息告诉对方,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这个宗门这么强势,万一将他杀了,独吞消息,他也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毕竟,孔师亲笔太过惊世骇俗,知道消息的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而且,还牵扯到一位四星名师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给流云宗、明夏帝国、洹海帝国、落沙宗、寒气宗……同时送信,将他们的带队的名师堂堂主或者宗主全部约出来……有这么多势力同时制衡,就算想杀我,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毕竟做过国王的人,丁宏思维缜密,很快就想好了办法:“至于他们最后谁得到孔师亲笔,那就和我没了关系!”

    他的目的是为了杀掉张悬报仇,找机会复国,至于孔师亲笔这种东西,就算得到也没用,还不如当做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推敲了几遍,觉得没有问题,既能保证自身安全,又能报仇,丁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身影隐藏在拥挤的人流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国城,一座宽敞的府邸,看起来和普通府邸没什么两样,参加名师大比的诸多势力却明白,正是夺冠最热门的流云宗,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流云宗,由准五星名师莫流云所创,虽然号称名师堂的一个分部,受总部管辖,实际上却早已独立,和一个王国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在这里,名师才有资格当宗主,或者身居高位,但除了名师,不少职业者也多如牛毛,化凡四重巅峰,甚至化凡五重的强者,都有不少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流云宗在万国联盟临近的27处势力中,排名第一,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罗璇,流云宗最强大的天才,这次名师大比,最有可能获得冠军的绝世人物,今年虽然只有二十九岁,修为却已然达到化凡四重巅峰。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从修炼中恢复过来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还没走出大门,就见一个青年急匆匆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璇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回禀师兄,刚才有人送了封信过来,说要交给宗主!”青年道。

    “我老师这种人物,是随便什么人,送信都能接的?”罗璇一摆衣袖。

    流云宗宗主罗煌,正是他的老师。

    准五星名师,化凡五重合灵境巅峰……这种实力,如果什么人送信都接,也不配称为强者了。

    “信呢?”

    哼完,罗璇伸手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将信递了上来。

    罗璇接过,正打算撕开,青年急忙开口:“送信的人说,信上有特殊的印记,如果不是宗主撕开,会直接毁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信口雌黄的话你也信?如果有印记之类,我身为名师,肯定可以看出!”

    罗璇轻哼。

    他身为四星巅峰名师,眼光锐利,对方如果真有什么留下,绝对能看出来,现在上面什么都没有,很明显是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嘶啦!

    将信封撕开,里面只有一张卡片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罗璇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字:“三日后,望海楼,事关孔师遗物?!?br />
    无落款,无名字。

    甚至字迹,都有些凌乱,一看就不是自己的笔迹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送来的?”

    随手将卡片收好,罗璇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是个身穿黑袍的人,我也没看清容貌……”青年忙道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走了……”青年道。

    “走就走了吧,这件事谁都不要告诉,我现在就去找老师!”罗璇交代一声,转身向府邸最中间的院子走去,时间不长,来到其中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一个中年人正在舞动拳法,动作很慢,却每一拳都风声呼啸,给人极强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流云宗宗主,罗煌!

    万国联盟附近二十八处势力,实力最强者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,罗煌宗主收拳而立,笑了笑:“来了!”

    “老师!”

    罗璇一抱拳:“刚才有人送了封信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信?”取出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罗煌宗主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这位学生的性格,没有特别的事,不可能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一封信,就过来打断自己修炼,肯定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罗璇将卡片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孔师遗物?”看了一眼,罗煌宗主眉头一皱:“你怎么看那?”

    “徒儿觉得,事关孔师,应该不会撒谎,再说……这种事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!”罗璇忙道。

    “天人孔师,踏天而去,留下的遗物本就不多,如果是真的,不管是什么,价值之大,都无可限量!足可以让我轻松晋级名师五星!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点头。

    孔师是名师堂的创建者,历史上第一位名师,留下的东西,哪怕再小一件,也蕴含真意,被后辈得到,也价值无穷。

    对方留下纸片,标明有这东西,说明恐怕是真的有。

    再说,不管有没有,都是一次机会,不敢错过。

    “老师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罗璇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过去看看!”罗煌宗主点点头:“对了,这个望海楼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万国城最有名的酒楼,也是最热闹的地方,选择在这里,这家伙恐怕是为了留后路?!甭掼?。

    对方的小九九,身为四星名师,如何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仅如此!”罗煌宗主比他看的更远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?老师何意?”罗璇疑惑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对方能给我们送信,肯定也能给其他人送,将我们约到酒楼,恐怕是想待价而沽,卖个好价钱!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道。

    “待价而沽?糟了,我这就派人将这家伙抓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罗璇忙道。

    待价而沽流云宗不怕,身为最强的势力,有准五星名师坐镇,钱财根本不缺。

    怕的是……这个消息不唯一。

    给其他势力知道,共同抢夺,就会陷入被动,麻烦不少。

    甚至,一旦传到总部耳中,他们抢夺的再欢,也是竹篮打水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,已经晚了!”罗煌宗主摇头:“先不说,来送信的是不是本人,就算是,你也不敢保证,第一个送的我们这里,或许……其他势力,此时早已知晓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璇着急的道。

    “将消息压下来,不要告诉任何人,三天后,带我去望海楼,我要过去看看,这位到底什么人,又是什么样的孔师遗物!如果说的是假话,故意戏弄我们,恐怕不用我出手,其他人一会将其撕成碎片!”

    罗煌宗主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罗璇点头。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,同样发生在其他势力之中。

    明夏帝国、洹海帝国、落沙宗、寒气宗、白阳宗、螺乾宗……

    这次前来参加名师大比的十几个排名靠前的势力,同时得到了信笺,而作为带队人的宗主或者堂主,也都看到了卡片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势力波涛汹涌,一个个强者,都等待着三天后的到来,都想看看,给他们送信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又有什么样的孔师遗物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张悬,正站在灵兽脊背窗户边上,看着脚下一掠而过的白云、山脉,一脸沮丧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学生都给她们抢走了,应该为那个柳萱特使,多要些灵石的……就算她不给,帮她指点一下,也能赚不少??!真是太失败了!”

    “要帮柳萱特使指点?”

    看他懊悔的样子,听到他自言自语的话语,康堂主全身僵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