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吴宫主,张师他并非鲁莽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这位张师,一句话就把一向沉稳,喜怒不形于色的吴宫主气的撵人,康堂主嘴角乱抽,也觉得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两个名额,他花费不知多大努力,这位倒好,一句话就将人得罪了……

    “送客!”

    不理会他的解释,吴宫主一声清喝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刚才送几人进来的白衣女子,来到跟前,一脸不善:“几位,请吧!”

    “吴宫主……”

    康堂主还想再说两句,就被张悬打断:“好了,康堂主,何必理会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,让我们走,直接离开就是?!?br />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若欢公子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康堂主也石化当场,僵直原地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吴宫主,他多年前就认识了,美丽、典雅,女人见到都会自惭形愧……竟然对如此人物,直接称呼男不男女不女……

    就算她不同意多给一个名额,两个也还不错,哪怕……被赶出去,也算安全离开,不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直接骂人,这位化凡五重强者不发飙,当场打死你才怪……

    身体一动,体内真气运转,挡在张悬跟前,只要对方发飙,哪怕拼着重伤,也要将人送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果然,脸色阴沉如铁,前方的吴宫主已然怒火燃烧,眼神似乎要将人撕碎。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,你难道不清楚?非要我直接说出来?”

    张悬并不着急,眼神悠然:“如果我没看错,你某些地方的毛发,应该长的很快,也很长吧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眼睛一黑,若欢公子实在没忍住,差点一口气没到上来,死在当场。

    我嘞个去!

    大哥,你这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骂人家男不男女不女,就够无耻了,这次居然又关心人家的毛发……人家毛再长,也在衣服里挡着,管你屁事??!

    这样当着众人说出来,不是耍流氓是干啥?

    再说,就算毛发长……你咋看出来的?

    名师的眼力……都被你用作干啥了……

    康堂主和他这位学生差不多,也一阵天雷滚滚,好不容易汇聚的真气,差点没守住,破了修为。

    他可是名师堂堂主,万国城地位最尊贵的强者之一,师道尊严,不苟言笑……结果跑到这里,陪这家伙耍流氓,挑衅人家冰原宫宫主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纠结的面容扭曲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张师毕竟是他带来的,名师堂的一部分,就算再失礼,也不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一咬牙,正打算承受对方暴风雨般的震怒,就见刚刚还怒火中烧,恨不得杀人的吴宫主,脸色发白的看过来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真气再次一撞,康堂主身体一软。

    说对了?

    骂她男不男女不女,又说她毛发长……非但没发怒,还承认了?

    是我听错了,还是吴宫主疯了?

    “很简单,身体阴寒,诸多穴道却透露出阳气,举手投足柔弱处子,言语中却中气十足?!?br />
    似乎早知道她会承认,张悬神色如常:“如果我没看错,你应该阴阳相冲,无法调和吧!正因如此,才会长出男人胡须,皮肤毛孔增大,毛发变长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宫主娇躯一震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没错,她体内的确阴阳相冲,无法调和,尤其是近两年,居然长出了男人才有的胡须!

    要不是每天都刮掉,时刻保持威严,恐怕早就被其他人知道,嘲笑而死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,只是没中和好体内阴阳,只需要好好修炼就能解决,谁知……伴随时间推移,这种情况越来也强烈,甚至身体的汗毛,也开始变粗。

    这件事,牵扯女子的秘密,羞于人言,更不敢找别人看,没想到被眼前这位,一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……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“你说的毛发是……指胡子?”

    吴宫主惊讶的身体颤抖,康堂主、若欢公子则嘴巴张开,同时擦擦头上的汗水,一脸羞愧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毛发长,就自然而然想歪了,怎么能想到女人也会长胡子。

    “你被灼热剑气所伤,觉得修炼锋利无匹的【大凌华功】,女子发挥不出最大威力……于是改修阴属性的功法。结果,没调和好体内的力量,最终变成这样。如果不能及时疏通,现在还能用蛮力压制,不被外人发现,三年后,恐怕再难遮掩?!?br />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对方不施展武技,不能使用天道图书馆,无法知道的更详细,不过,明理之眼观察细微,这位吴宫主,每天刮胡子,隐瞒得住众人,却瞒不住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看出阴阳失调,结合之前康堂主曾经问过的问题,推测出病因,不难。

    大凌华功,讲究的是锋利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属于阳属性、刚猛至极的功法,当初看这问题的时候,以为是个男子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当知道修炼者是吴宫主,就觉得奇怪了,此时再看到对方出现问题,哪还不明白。

    必然是修炼了大凌华功后,又修炼了阴属性的法诀,这才导致力量相冲,无法中和。

    而解决的最好办法,就是毁掉根基,重头再来……可堂堂宫主,冰原宫最强者,怎么可能舍得这样做?

    刚开始还能压制,伴随时间推迟,反复的频率越来越多,再想控制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堂堂女子,要修炼男子的刚猛功法,他也不清楚,不过,可能和阴阳潭有关。

    就好像之前见到的红衣女子,修炼的就是火属性、阳属性的法诀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分析和话语,康堂主等人觉得有些天方夜谭,吴宫主则脸色瞬间煞白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丝毫不错。

    当初修炼大凌华功后,身受重伤,虽然被康堂主救治好了,却也散尽了修为,于是便改修女性阴柔的法诀,用来突破,同时化解体内拿到灼热剑气。(散尽修为的解决方法,详细可见康堂主的三个问题。)

    因为修炼过一遍,进步速度极快,很快成功,彻底散尽了剑气,伤势恢复。

    但……也正因此,留下了病根,出现了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敢问……可有解决方法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一眼看出,或许能够解决,吴宫主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解决方法是有,最直接的,就是散尽修为,耗尽力量,成为一个普通人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成为普通人……不行,我的寿命已超过一百,一旦散尽修为,肯定会直接衰老致死……”吴宫主忙道。

    这个方法,她不是没想过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的年纪,已经超过普通人的一百大关,如果没有修为维持,必然马上衰老,用不了三天,就会身死道陨。

    真是这样,就算解决了难题,又有何用?

    还不如现在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。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化凡境的寿命,是靠修为维持的,没有修为,超过一百岁,怎么可能还继续活着。

    “可还有其他办法?”

    吴宫主再次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样吧,你打一套拳给我看看,我可以帮你指点一次,帮你解决隐患……不过能不能解决,就不一定了?!?br />
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他虽然能猜出对方的症结所在,但没有天道图书馆分析根由,查明缺陷,如何解决还是不太清楚的。

    当然,最终能不能解决,也不敢保证,没敢把话说的太满。

    “好,不管张师能不能帮我解决,我都会给你们三个考核的名额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吴宫主点头。

    她被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状态,已经折磨的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这位能够解决,别说一个考核名额,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,也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这么多,就是为了名额,对方既然答应,自然也要竭尽全力帮其治疗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行了?”

    见刚才还剑拔弩张,随时都要杀人的吴宫主,几句话过后,不光怒火尽消,还答应给与名额,康堂主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也太厉害了吧!

    就算亲眼所见,都觉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若欢公子更是惊讶的有些疯狂。

    本来,选拔赛输给对方,还觉得是自己运气差,只要好好修炼,好好学习,两个月后,未必不能扳回局面,重新将万国联盟第一天才的名号拿到手中。

    经过这件事,才知道……对方无论眼力,还是对细节的把握,都不是他能够比拟的!

    甚至……连自己老师,可能都略有不如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真是一个刚刚考核通过的四星名师?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不知道他心中所想,张悬对眼前的吴宫主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点点头,吴宫主手臂一震,一套武技从掌心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张悬则假意观看,翻开脑海中的书籍,观察具体症结和问题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很快,吴宫主停下看了过来:“我这情况……可还有其他救治方法?”

    开口问道,呼吸忍不住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如果无法解决,这不知后面的日子,如何继续熬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可以解决!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张悬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眼神古怪的看过来:“你看我们康堂主人品如何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吴宫主愣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