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智,由书画师赋予灵性,吸收天地灵气脱画而出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生命,对灵气更加敏感,要求也就越高,普通灵气,想要让其维持长久,几乎不可能。别说二星、三星,就算五星名师的言聚灵气,想要让其多停留一段时间,都极难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这个考核,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,不然,不可能这么多名师,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苏师看来,这位张悬,虽然在书画上也有些天赋,毕竟只是三星书画师(在天武王国考核的),讲授的道理又都是基础中的基础,想要汇聚足够灵气,让灵智多坚持一段时间,恐怕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讲解修炼,大概十五分钟左右,毕竟,云长老也只能维持十三分钟!”迟疑了一下,康堂主道。

    确定考核内容,让云长老专门试过,堂堂四星名师,只能维持十三分钟。

    这位张悬,讲解修炼,能让他都中招,超过这个成绩不难。

    不过,十五分钟到顶了。

    毕竟,讲解的内容越基础,引动灵气的可能性也就越小。

    “现在讲的是书画……而且还这么基础,估计维持八分钟都难!”

    “是??!”苏师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虽然没有书画职业,却也看过不少相关书籍,知道这位青年讲解的是最基础的东西,而且周围没有明显的灵气波动,想要维持更长时间,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“只是八分钟,想拿第一难了,若欢公子,四星书画师,再加上四星名师,授课的话,绝对能超过十分钟!”

    凌师忍不住插话。

    二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君若欢,熟悉灵智,又是名师,维持十分钟不难,张师要是只有八分钟的话,别说第一,第二都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快看,灵智似乎已经开始晃动,快要消散了!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去,果然看到此时书画上浮现的诸多鸟雀,鸣叫声越来越低,一个个身躯不?;味?,好像随时都会熄灭。

    “这才三分钟多点?成绩不会这么差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不授课,也能维持两分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灵智出画,就算不用授课的灵气,也能待两分多钟,现在不过三分钟多点,就开始晃动……说明张师讲授内容,对这些灵智,作用很小,可以说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拿定了!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眼睛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看目前的情况,这家伙五分钟都坚持不住,不是第六也差不多了,自己前两关虽然成绩差了一些,但凭借这次机会,完全可一举逆袭,成为第一!

    下面来的就是下面来的,名师大比,考的是综合能力,而不是单独心境高、实力强,就能拔得头筹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让他先上去是好事……没经验,活该吃亏!”

    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这家伙再厉害,也只是下面王国上来的,灵智留存,这么多名师都没听过,一个土包子,能知道啥?

    看来下次考核,让他先上,就肯定拿不到好成绩。

    越想越高兴,就差快要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付笑尘也松了口气,前两关综合,他的名次排在第三,让这家伙一直得冠军的话,他肯定会被淘汰,看到这种情况,也算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,没搞事情……”云长老擦了擦脑袋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家伙会跟前两关一样,搞出什么事情,弄的自己狼狈不堪……现在看来想多了,可能在书画方面,只知道基础,其他的并不擅长……

    心底放松,正想等灵智消失,整理书画,让下一个过来闯关,突然想起什么,一下愣住,身体僵直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要是快要消散,应该维持不了几个呼吸,怎么还在?而且这些灵智晃动的虽然剧烈,却没有溃散的迹象……”

    正常灵智,一旦开始晃动,很快就会消散,也就几秒钟的时间而已,怎么这都晃了两、三分钟了,还在继续?

    “不对劲??!怎么看起来像是溃散,却感觉越晃越坚固了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发现了不对劲,其他人也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灵智出现,他们都仔细观察了,一旦晃动,好不容易汇聚的灵气,就会分解,维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个,伴随张师讲课,晃动的跟鸡毛掸子似得,正常飞鸟,都恐怕都要掉一地鸡毛,一团灵气组成的东西,非但没散开,还大有越来越凝固的趋势……

    别人家灵智晃动,是要散开,这家伙面前的却好像越晃越滋润……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眉头皱成疙瘩,见又过了几分钟,眼见就要破十分钟大关了,晃动的灵智,非但没破碎,反而越来越鲜艳,像是真正活了一般,云长老想起什么,瞳孔一缩:“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一声低呼,紧接着满脸抓狂。

    “云长老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考核这小子的长老都要这样吧?”

    看到一向沉稳的云长老,和吴、白二位一样,也跟抽风一样,所有人都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前两个考核这家伙的,全都吐血重伤,现在这位又这个样子……是这小子有古怪,还是咋回事?

    “云长老!”康堂主忍不住走上前来,一拍他的肩膀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只是想到了一件不敢相信的事……”云长老恢复过来,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相信的事?”康堂主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”云长老指向张悬面前的灵智:“这个灵智,刚才就开始晃动,现在已经差不多十多分钟了,非但没溃散,反而越来越凝实……”

    康堂主点头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到了,也觉得奇怪,难不成这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不是要溃散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长老嘴唇轻颤:“真韵激荡,灵智破凡!”

    “破凡?你说的是……书画的第七境?达到这种境界的作品,画中的动物、植物,像是活了一般,拥有自己的神智,飞翔到书画外面,许久都不会消失?”

    康堂主一愣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!”云长老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灵智破凡我知道,需要六星级别的书画师,修改画作,或者重新书画,方能成功,讲课……怎么能行?”

    瞪大眼睛,康堂主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领悟了灵智破凡意境的书画师,只要作画,可以轻松画出鸟雀,翱翔长空,驰骋云霄。

    据说以前有一位厉害的六星书画师,在墙上花了一头仙鹤,破壁而出,带着破云离开,留下了仙人踏鸟而去的传说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书画大宗师,被兽潮袭击,画出一头巅峰灵兽,震慑四野,吓得无数灵兽惶恐而逃,不敢与之为敌。

    任何职业修炼到高深境界,都会有鬼神莫测的能力和手段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番种种,需要最少六星级别的书画师,当场作画,或者在原本的书画上增添、留笔……还从未听说过,给灵智讲课,能让其破凡的。

    “张师讲解的内容,十分契合这些灵智,不光让灵气汇聚,还引动了师言天授,让这些灵智,不由自主修炼……如果没猜错,这些晃动,是去除之前虚浮的灵气,让力量更加凝实,也就是……化虚为实!”

    云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化虚为实?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康堂主吓了一跳,差点没当场摔倒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讲课讲的灵智以虚化实,灵智破凡……怎么感觉像是在听天书呢?

    “我也不敢相信,可除了这种情况,实在没办法解释!”云长老道。

    就算猜到,都不敢相信,这才如此失态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真的,作画让灵智浮现,画卷是是灵智的巢穴,还能回来,而这种授课,让其破凡……灵智还会不会回到画作上?”

    突然,康堂主想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仙人乘鹤而去,灵智从画卷诞生,就算破凡,休息的时候,还是会回到画卷中来,而眼前这个,听课蜕变的,无根无萍,一旦真正凝聚成形,化虚为实,该去哪里?

    如果一直飞着,先飞个几个月,不回到画作,他的这个成绩又该如何去算?总不能让众人一直干等着吧!

    “???糟了,别让他继续讲课……”

    愣了一下,云长老想起什么,急忙呼喊,喊声还没结束,就见眼前书画中的飞着的诸多鸟雀,停住了晃动,陡然间,齐声长鸣。

    叽叽叽叽!啾啾啾啾!

    声音悦耳,充斥大厅,宛如真来了一群飞鸟,嬉戏鸣叫,给人一种异常的享受。

    之前看起来有些虚幻的鸟雀,此时也仿佛得到了蜕变,羽毛更加凝实,爪子、嘴巴更加厚重,如同彻底活了一般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叫声过后,这些鸟雀同时翅膀闪动,凌空而起,笔直向远处冲去,飞出大殿,消失在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鸟雀飞走,以及桌面上剩下光秃秃的一张白纸,云长老愣在原地,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老师留下的无上画作,他珍惜的从未拿出来示人,甚至最好的朋友,都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考个试,简单至极,谁知……这些灵智居然飞走了!

    你妹??!

    灵智飞走,要这张白纸有个屁用?

    刚松了口气觉得对方没搞事,结果就来了这么一出……这家伙到底是来比赛选拔的,还是过来捣乱的?

    一晃身来到张悬跟前,云长老睚眦欲裂,恨不得将眼前这二货掐死。

    “我的鸟!你还我的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