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可能??!

    选拔一共五关,每一关都至关重要,关系着最后能不能得到名额,就算落花公子知道自己能够通过考核,也不可能就此放弃吧!

    毕竟,他的目标是冠军,而不单单通过选拔!

    满脸疑惑,就见落花公子带着微笑,来到张悬跟前,淡淡的看过来:“轮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意识到,终于轮到这位张师了。

    “能让苏师、凌师极力推荐,肯定有些本事!”

    “如此年轻,能有什么本领?我都担心,这家伙能不能坚持一曲终了!”

    “要是坚持不住,真就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位姗姗来迟的张师,马上要上场,众人暂时放弃了对落花公子的疑惑,再次看过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,所有人都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名师堂选拔这么重要的事,都能来迟到,真不知道是心大,还是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懒得理会,想要看笑话的落花公子,张悬抬脚走上前来,拿起一个阵盘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准四星阵法师,可唯一接触的空白阵盘,是雕刻成聚灵阵的那个五级物品,这么低级的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拿到手里,顿时感到上面的材质,比五级的要酥软许多,材料也明显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转身来到几人坐下的地方,环顾了一圈,计算了一会,张悬挠挠头:“不好意思,我能不能将这个阵盘固定???”

    “固定?”

    吴长老一愣:“只要你方便刻画,随便!”

    疯魔曲对灵魂冲击,考验的是心境,至于阵盘,只是计算清醒的标准,无论是固定,还是放在手心,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得到对方的首肯,轻轻一笑,张悬深吸一口气,手腕一抖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空白阵盘,立刻镶嵌在不远处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好了,开始吧!”张悬拍拍手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阵盘不是拿在手里刻画,才能用上力量吗?这家伙镶嵌到墙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搞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要固定,众人还以为是什么特殊刻画阵盘的方法,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将这东西扔墙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见过雕刻阵盘的,可没见过这么雕刻的!

    再说,和墙面距离最少三、四米,刻刀能够得着吗?

    所有人都面面相觑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脑子咋想的?”

    若欢公子和付笑尘对望了一眼,也全都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将阵盘拿在手里,雕刻才能用得上力气,才会方便,才能刻画出细纹,直接砸在墙上……难不成是自认为比不过众人,破罐子破摔了?

    “好了?”吴长老也是嘴角一抽:“你要知道,为了公平起见,只能站在现在这个位置,不能靠近墙面!”

    刚才的五个人都是坐在地面的蒲团上接受考核的,如果这家伙靠近墙面,就等于和众人的距离不同,有作弊嫌疑,也就显得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张悬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刻刀够不到,你怎么雕刻?”吴长老也有些忍不住。

    其他人同样都有这个疑惑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不能动,距离墙面接近四米……刻刀不过半尺,就算手臂伸的再长,也够不着??!

    刻刀碰不到阵盘,怎么雕刻?

    康堂主、苏长老、凌长老也各自对望,一个个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三人都知道这位张师是有大本事之人,肯定不会胡来,可……眼前这个场景,还是让他们满是迷惑,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哦,我不用刻刀,用的是这个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,一柄长枪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五级阵盘,需要灵品中级的兵器才能刻画出纹路,而这个三级阵盘,不需要。

    鬼级圆满兵器,就能留下痕迹,而这柄长枪,刚好是这个级别。

    长枪足有三米左右加上手臂,四米距离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……要用枪刻画?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?”

    “尼玛,这家伙是脑子有病吗?刻刀刻画都来不及,还用长枪……这玩意真能刻画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青年取出的雕刻工具竟然是一柄长枪,所有人差点没当场吐血。

    用枪在阵盘上雕刻?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见过扯的,可没见过这么扯的!

    若欢公子、付笑尘等人也嘴角抽搐,一个个眼珠子快要掉出眼眶。

    苏师、凌师更是身体颤抖,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,可也……太他妈不按常理了!

    用枪雕刻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狠?你敢在夸张一些吗?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手持长枪,英姿飒爽,张悬如同不败战神,不理会众人的疑惑,抬头看向吴长老:“好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坚持……那就好吧!”

    一脸发懵,擦擦头上的汗水,吴长老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对方执意如此,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叮咚!

    手指轻轻在古琴上一拨,刚才的疯魔曲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站在蒲团跟前,张悬立刻感到一股暴虐之气,笔直涌来,刺激着灵魂,似乎要将脑袋撕裂。

    “果然和其他地方听到的不同!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诡异的力量不停刺激精神,让人眩晕,和之前在外面听到的完全不同,张悬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之前在外面,只听到音乐,丝毫感受不到这种暴虐之气,而在这个位置,像是小船,跌入了疾风暴雨的中心,无论如何挣扎,都有可能面临随时沉没的命运。

    难怪若欢公子、冯莫生等人在这的时候,都这么吃力,能成为特殊职业,果然不凡!

    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!”

    知道硬扛下去,弄不好会被逼疯,精神一转,达到14.1的心境刻度,立刻运转开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去伪存真,心境通明!

    达到这种境界,可以从杂乱之中找出本质,心境更加通彻,分析事情,也会变得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心境一运转,刚才刺激灵魂的暴虐气息,威力顿时减弱下来,已然几乎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吴长老的心境刻度与我相仿,疯魔曲虽然厉害,对我却也造不成太大影响!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,见对方的乐曲并未停下,张悬知道,并非对方留手,而是对方的手段对他用处不大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境刻度,堪比四星巅峰名师,与康堂主比,都不弱太多,吴长老就算厉害,也就和他相差不大!相同的实力,再加上他还是魂师,灵魂强劲,单凭一首疯魔曲,就想让他陷入昏迷,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知道对他没什么影响,手腕一抖,长枪立刻射出耀眼的白芒,笔直向墙壁上的空白阵盘飞去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枪尖和阵盘一碰,立刻发出一声脆响,声音不大,却像钟声一般,响彻人心。

    被这个声音影响,吴长老的琴音情不自禁停滞了一下,随即再次行云流水般的响起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琴声正流的顺畅,尖锐的撞击再次响起,刚好卡在疯魔曲曲调不高不低的时候,被这个声音一带,流水般的曲调再次出现了错乱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面容一沉,吴长老双眉扬起。

    第一次可能是巧合,第二次就绝不可能这么巧了。

    两次枪尖碰撞阵盘的声音,都恰巧响在疯魔曲新音未生,旧音结束的时候,不光打乱了正常的音调,就连他的真气,在干扰下,也变得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魔音师,是将真气力量,转化成音调,对修炼者进行攻击,对方干扰了他的声音,就等于打断了真气运行轨迹,一直这样下去,非但无法完成曲子,弄不好还会因为真气乱走,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脸色凝重,站起身来,双手抚住琴弦,真气剧烈波动,琴音大作。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压力,枪尖和阵盘接触的速度陡然加快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!

    宛如也连成了乐章,听起来像是杂音,可每一下,依旧响在疯魔曲最别扭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他动用全力,对方的撞击声还能每一次都准确无误的敲在他最别扭的地方,足以说明,对方绝对不是乱敲,而是想和他硬抗!

    “哼!我不信还对付不了你一个化凡一重巅峰!”

    连续被对方打乱,胸口有些发闷,吴长老哼了一声,体内真气鼓荡,头上像是冒出蒸汽,气势一瞬间达到巅峰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狂暴的力量冲击下,古琴下的桌子,再也承受不住,直接炸开。

    似乎早就知道会出这种情况,吴长老脚掌一勾,古琴飞了上来,左手环抱,右手抚琴,声音没有丝毫停顿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!

    这边不停,对面的枪尖和阵盘撞击声,也没有停止,甚至越来越响亮,宛如江水袭来,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,他的琴音像是浪潮,让人没办法躲闪,而此时,对方的声音就像飓风,哪怕浪花再大,一旦遇上,也要避开锋芒,立刻后退!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脸色泛白,吴长老双眉如剑,抱住古琴,右手如同闪电般的快速抚摸,保持疯魔曲不断,体内真气运转的太快,发出犹如雷鸣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他本人,则脚下踩着特殊的步法,不停游走。

    瑶琴八卦步!

    一种特殊阵法,与琴音配合,让疯魔曲,能一瞬间暴增一倍的攻击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