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啊,薛园主说说吧,不然我们也是抓瞎!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知道的话,也就无能为力,药主不妨详细说一下情况,我们也要寻找更好的办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老的话,让众人同时点头,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为了薛园主的奖励,也不敢敷衍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说说地脉灵藤的情况!”

    知道只有说出来,众人才好想办法,薛园主也不推辞:“地脉灵藤,一向活的很好,没病的时候,这根藤蔓圆润饱满,通体碧绿,枝叶也十分繁茂,来到这里,给人一种浓郁生机之感……大概半年前,情况变了!”

    “半年前,我派来看守药田的侍女回报,说灵藤出现了泛黄的叶子,当时我还不相信,立刻赶过来,一看之下,果然如此!不过,只要养殖过药材,都应该知道,植被叶子会随季节变化而变黄,并没重视!”

    “谁知十天后,传染了一样,黄叶越来越多,由之前的几片,演变到了足足一半。这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,马上想办法医治!”

    “叶子泛黄,我首先怀疑的是培育水的问题,很多植被出现这种情况首要因素就是水!”

    “为此,我专门取来天寒山的雪水,对它进行浇灌,本以为伴随时间推移,黄叶情况就会缓解,谁知,一个月后,整个灵藤已经布满黄叶,不仅如此,支脉也开始枯萎!”

    “这下我有些慌了,仔细研究土壤问题,甚至动用极大代价,将整个藤蔓吸收的土壤都换掉了……依旧没有效果!然后又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,结果都没丝毫作用,直到现在再没任何办法,只好请大家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边说边摇头,薛园主生出落寞之意。

    “叶子泛黄,支脉枯萎,按照正常道理,要么营养不良,要么营养过?!υ爸骺煞袷怨??”

    卢老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试过,没用!”

    薛园主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看看吧!”

    听完解释,人群中一个老者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是刘老!”

    “哪个刘老?”

    “万国城还有谁敢自称刘老?当然是城北药园的刘园主!”

    “他也来了?城北药园可是万国城第二大药园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都看不出来,我们也没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走出人群的老者,众人立刻哗然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很有名?”

    张悬疑惑的看向卢湛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卢湛被口水呛了一下:“张兄,这位刘老一百年前就已经名震万国城了,曾为盟主府的御用养药人!我爷爷,当年也曾经向他请教过,论起养药资格,绝对是整个万国城最老的!你……不会连他都没听他说过吧!”

    卢湛都快觉得疯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张悬到底是不是万国城的人,只要是,怎么可能不知道刘老?

    要知道他的名气不限于养药,无论实力还是什么,都震慑王城。

    “哦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就完了?”卢湛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那可是刘老,就算名师堂的现任康堂主,说起他,都会发自内心的尊重,肃然起敬,你就一个“哦”,面容平静无波,好像看见“张三、李四”一样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见他一脸无辜,卢湛双目发晕。

    这时他才知道,眼前这个少年不是装的,而是真不知道刘老的地位和身份。

    刚将心中的无奈压制下去,打算以后要好好给这位张兄普及一下养药知识,就听到一句,再次让他抓狂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水平还不够,治不好地脉灵藤!”

    随即就见青年看向刘老,不停摇头,似乎带着失望。

    摇头?失望?

    只觉得再次胸口沸腾,卢湛发疯。

    你失望个毛线啊,你就算是名师,可对养药一窍不通,人家刘老是名满天下的养药大家,就算治不了,你失望的着吗?

    而且……这语气!

    跟说晚辈一样,大哥,你从哪里冒出来的?咱能不能别这么狂,这么嚣张吗?

    这边的卢湛快要昏过去,那边的刘老终于围粗大藤蔓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土壤、水质、空气、营养……都没有问题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老眉头皱起,似乎有什么疑难想不通。

    凭借他对药材的研究,只看上一眼,就能分辨出土壤、水质之类的是否合格,眼前的这些能影响药材的东西,都无法挑剔,无懈可击,可如此巨大的地脉灵藤快要死了,让他说不出的奇怪。

    “薛园主,会不会是这根地脉灵藤寿命到了?”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,刘老开口。

    “寿命?不会!地脉灵藤足可以活上千年,这根到现在不过一百多年,怎么可能寿命到了?”

    薛园主摇头。

    这点她也早就考虑到了,也专门剖析过,发现整根藤蔓生机勃勃,根本不是垂死应有之态。

    “再说,如果是寿命到了,应该是逐渐枯萎,从根部开始溃烂,可现在却是叶子先泛黄,然后支脉死亡,明显不是寿命到了!”

    植物、药材寿命大限,基本都是根部枯黄,根茎干瘪,然后才是叶子,现在这个叶子先黄,明显顺序不对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分析,刘老实在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在下资质愚钝,经过勘查,实在找不出问题所在,还请薛园主见谅!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劳刘老了!”

    见他无能为力,薛园主眼神暗淡几分,不过还是礼貌性的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没帮上忙!抱歉!”

    刘老后退了几步,站在一侧苦苦思索。

    似乎眼前地脉灵藤的情况的的确让他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刘老真没解决?”

    看到刘老果然说自己没办法,卢湛想起刚才青年的感慨,忍不住眼睛瞪圆。

    刚认识的这位张兄,到底是无意中说对了,还是真有这个本领,能一眼看出刘老治不好?

    他不是对养药一无所知吗?

    “刘老不行,我恐怕也不行,不过,还是打算试一下!”

    卢老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藤脉前,仔细敲了敲,又剥掉一块皮仔细看了看,不知沉思了多久,最终和刘老一样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是不是病症,他们这么多年和药物打交道,能够很快看出来,眼前地脉灵藤出现的病症,是他们从未见过的,自然也就没办法医治。

    刘老、卢老两位资格最老的都没办法,其他人陆续前来观看,也提出了不少建议,不过,这些建议,都被薛园主否决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手段,都很普通,她以前都使用过,完全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来到这的园主、养药大家已经观察了大半,都无能为力,剩下的人,几乎都是陪同自家长辈,或者只是过来见识一下,真正水平和前面的众人差的太多,前面的人都没办法,他们自然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还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    见召集这么多药师,都没办法解决,薛园主失望之意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我能想到的办法,薛园主都试验过,看来的确不行!”

    “刘老、卢老和薛园主都没办法,我们怎么可能想到好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薛园主给出如此大的报酬,这个报酬,的确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薛园主的问话,众人齐刷刷摇头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上去亲自看过了,地脉灵藤得的这种疾病,已经超出了能够理解的范畴,就算多年的养药人,都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有劳诸位了,客厅已准备好宴席,还请品尝完再走……”

    见众人再没办法,薛园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次以宴会的名义请人过来,自然早就准备好了食物美酒。

    “没帮上忙,实在愧疚,宴会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里还有事,就先行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薛园主盛情却却,众人却都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也对,他们都是养药的名人,大家,来了这么多,却连植物的病因都没查出来,也难怪难为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株地脉灵藤,病的古怪,大家找不出病症,也不算什么,我也一样没找到,还望诸位留下,吃完宴席再走,刚好薛某也有事情想要拜托诸位……”

    见众人满脸惭愧,薛园主知道他们想些什么,安慰了一句,正想继续说下去,突然一下愣?。骸罢馕还?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语,众人齐刷刷看去,就见一个青年,不知何时走出人群,来到粗大的藤蔓跟前,伸出手掌在上面轻轻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摸完,在原地转了一圈,目中无人的,又连续摸了几株珍贵药材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发懵。

    药材生长需要特殊环境,甚至有些药物,对人极其敏感,最忌讳触碰,因此,众人虽然研究地脉灵藤为何种病症,却基本没人靠近。

    就算接触,也都带了手套之类。

    毕竟,每个修炼者的修炼功法不同,弄不好就会和药材起了反应,出现无法想象的局面。

    以前,就有一位阳属性功法的强者触碰了一株阴属性的药材,导致活不多久,就直接溃烂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养药人,都修炼中和的功法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,这么多养药大家都在边上站着,观察诊断病征,不敢近前,而这家伙居然偷偷跑进去乱摸,肆无忌惮……

    干什么?

    懂不懂规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