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??!”

    ?;岢さ阃罚骸罢飧稣笸?,还是当初建造公会的时候,一位五星阵法师留下的,不然,四星级别的公会,想要五级阵图,需要提前向总部申请,还未必能够得到!”

    阵法师的阵图,和炼丹师的丹方一样,什么级别,掌握什么级别的,实力没达到,过早接触,只会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,总部有明确规定,洪海城这种四星级别的分部,最多只能保存四级阵法,需要更高级别,需要提前申请,花费一定代价,才能完成。

    而且,得到的还只是最简单的五级,太高深的,只有进入更高级别的分部,才有资格学到。

    连阵图都这么麻烦,更别说阵基、阵旗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要去更高级别阵法师公会?”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坑?

    搞了半天,没阵图、阵基,总不能空手布置??!

    阵法级别越高,威力越强,对这两样的要求也就越大,无论材质还是炼制方法,都有硬性要求……总不成为了一个聚灵阵,再跑到炼器师公会学习炼器吧!

    先不说耽误时间,洪海城的炼器师公会,想必也会这个阵法公会一样,不超过四星,就算学了,也未必能找到材质、火焰、锻造方法……锤炼出合适的物品。

    揉揉眉心,张悬满脸郁闷。

    还以为就买个聚灵阵的事,简单愉快,一会就能结束,怎么都没想到,折腾了好几个时辰,都没有解决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没有阵基、阵旗也能布置五级阵法的!”

    一侧的王浩勋长老,想到了什么,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通过学习,他知道想要布阵,必须有这两样,这是硬性规定,没办法更改,难不成还有其他门路?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?;岢は袷窍肫鹆耸裁?,话说到一半,随即摇头:“这不可能完成的,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二人打哑谜,张悬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……刻画阵盘!”

    ?;岢た嘈Γ骸罢笈炭袒炔颊蟾?,没达到五星级别,绝不可能成功!”

    “阵盘?”张悬愣住。

    对啊,他怎么没想到。

    阵盘是在特殊的物质上,刻画出纹路,代替阵旗、阵基,自然不需要这两样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说这些,刻画五级阵法的空白阵盘,我曾在鉴宝阁得到过一块,亲自试验过,坚硬无比,没有专门的刻刀,连纹路都画不出来,如何雕刻?”

    ?;岢げ煌R⊥?。

    阵法的级别越高,对阵盘材质要求也同样越高,不然,还没使用就承受不住崩裂,要着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他们公会只有四星阵法师用的刻刀,就算有五级空白阵盘,也刻画不动,无法形成纹路,更别说弄出阵法了。

    “将五级聚灵阵的阵图,还有阵盘拿过来我看看,如果实在没办法,只能就此作罢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说的很对,但好不容易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张悬还是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见他坚持,?;岢さ愕阃?,手腕一翻,一个玉牌和一个空白阵盘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两样东西,算是整个公会最珍贵的物品了,一直以来,都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接过玉牌,张悬精神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和刚才的四级玉牌一样,五级聚灵阵记录其中,布置方法、各种物品的要求……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很快看了一遍,同时记到脑海。

    “的确很难!”

    将记忆梳理了一遍,张悬叹息。

    五级阵法和四级,尽管只差了一个等级,却相差极大,修为达不到,就算有阵旗、阵基,也很难完整布置出来。

    和炼丹一样,一星炼丹师,即便有了丹方,掌控不住丹炉中狂暴的力量,也不可能炼制出二品、三品级别的丹药。

    如果都能炼制,也就没必要将这些职业的级别划分的这么详细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如果用天道图书馆,找出错误、漏洞,应该有机会成功!”

    有这两样东西的话,普通四星阵法师难以完成,他倒有一定机会。

    和炼丹一样,只要没有错误,完全可以指点一星炼丹师,炼制出二品巅峰药物。

    只要保证布置阵法的步骤丝毫无误,就算他现在只有半步化凡,也能布置出五级聚灵阵。

    但……想法虽好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材料都没有,想再多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阵盘!”

    将这些思绪抛开,伸手接过?;岢ぬ岳吹目瞻渍笈?。

    这东西通体黝黑,入手极沉,不知什么材料炼制而成,单看一面的话,像是一个铜镜,光滑整齐。

    “这是刻刀,你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见他还在纠结,手腕一翻,?;岢そ幻犊痰兜萘斯?。

    顺手接过,张悬体内真气涌动,拿着刻刀就对阵盘光滑的一面刻了过去。

    吱呀,吱呀!

    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,刻刀虽然坚韧,可并未在这个空白阵盘上留下丝毫痕迹。

    张悬苦笑。

    看来对方说的对,是他想的太多了,刻都刻不动,就算拥有更简洁的方法,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“缺陷!”

    心中无奈,手掌握住空白阵盘,脑中轻呼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本书籍出现,轻轻翻开。

    “五级空白阵盘,银寒铁配制九寸金,五星炼器师阳戍炼制而成,坚硬无比,灵级上品刻刀或灵级中品兵器配合兵器真意,方能留下痕迹。缺点:……”

    上面密密麻麻写了缺陷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,知道就算是缺陷也不是他现在的实力,可以借助的,正想放下,突然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“灵级中品兵器配合兵器真意……也能留下痕迹?”

    灵级上品刻刀,是五级阵法师专属,没办法得到,可……灵级中品真气,一些化凡四重强者就有,洪海城不难寻找,甚至眼前这位赛阁主,就搜集了不少这种级别的宝贝。

    至于兵器真意,连剑心都领悟了,自然更不成问题!

    兵器真意,锋利无匹,虽然低了一个级别,绝对能够弥补。

    越想越有道理,眼睛放光,张悬抬头看了过来:“我知道怎么雕刻了,你们谁有灵级中品级别的长剑?借我用一下?”

    “灵级中品长剑?”

    ?;岢ゃ读艘幌拢骸拔矣?,要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借我用一下!”

    张悬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不可能昧下他的东西,?;岢な滞笠环?,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随手接过,轻轻拔开。

    一道寒芒笔直冲上眉梢,还没输入真气,就感到一股灵气逼人。

    不愧是灵级中品级别,比他以前见过、用过的兵器强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长剑出鞘,一道灵性波动剧烈传来,似乎要挣脱他的手掌,直接飞出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兵器,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性,能够认主,如果不是主人,掌控不住,甚至可能受伤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柄剑,跟我时间久了,有些认生,我劝它一句,应该会好些……”

    见长剑跳动,随时都要逃走,?;岢ぢ遣缓靡馑祭吹礁?,手指在剑背上轻轻摸了一遍,如同抚摸着情侣:“好了,这位张师要借你一用,乖乖听话,不要反抗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听到他的劝阻,长剑似乎受到了委屈,颤抖的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“咳咳,别着急,我这就劝好……”

    ?;岢ち成缓?,继续抚摸劝阻。

    不过,这柄长剑好像并不领情,劝的越多,跳动的越剧烈。

    “老郑,这柄玉阙剑,你买了这么久,不会还没让它彻底认主吧?”一侧的赛阁主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这柄剑,是当初老友从他那里买过去的,已经差不多五年多了,没想到到现在都没彻底认主。

    兵器彻底认主,主人的话,必然十分恭敬的听从,不可能这么抗拒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也知道让这种兵器认主十分复杂,这些年天天陪伴,甚至吃睡都在一起,已经好很多了,我的话能听了。放心,让我安抚半个时辰,肯定就没啥问题了!”

    尴尬一笑,?;岢さ?。

    让有兵器的灵性认主,除了吃、睡,日夜相伴,用真气淬炼之外,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玉阙剑,跟在他身边整整五年,灵性已经差不多认可了他,虽然距离彻底认主还差一大截,却也很亲近了,慢慢安抚的下,对他的话还是能听的。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,太费事了,你把剑给我!”

    听到要安抚这么长时间,才能让一个灵级中品兵器听话,张悬一阵无语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“给你?”?;岢ひ汇叮骸澳阌邪旆??”

    懒得和对方墨迹,伸手拿过长剑,食指、中指并拢,分别在剑尖,剑身、剑柄各点了三下。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被他一点,长剑像是遇到了极其害怕的事情,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“老实待着,再给我乱跳,信不信我分分钟将你废了?”

    脸色一沉,张悬呵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长剑立刻停止了跳动,紧接着一个声音从剑身内部响起,宛如钟鸣,响彻众人心田。

    “灵性激荡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一僵,?;岢ぱ壑樽硬畹愕背〉舫隼矗骸坝胥诮H纤髁??这、这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