闯阵海,可以成为阵法师,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闯的,必须提前申请,会长亲自批准,更牵扯各种流程,长老议会、名额选拔……甚至还要缴纳不菲的费用。

    眼前这家伙,既然来到这里,说明肯定是获得允许的,可啥时候公会没落到……让一个心理素质这么差的人,也来考核了?

    心里紧张睡不好觉也就罢了,最主要的是面对阵海的态度!

    只要过来考核,无不心存敬畏,带着对阵法职业的敬重,这家伙倒好,一副懒洋洋的模样,难不成,你还觉得能通过第一关不成?

    “先让他考,过一会失败了,也好汲取些经验!”

    心中厌恶,学长低声交代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两位学弟,同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在他们看来,这家伙无法通过是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让三人无语的家伙,正是从藏书库赶过来的张悬。

    连续看了这么长时间的书,又学习了两重天道阵法,精神状态能好,才真叫见鬼了。

    边走路边调整呼吸,消除体内的疲惫,很快来到三人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闯阵海的?”

    见他们站在原地,齐刷刷看向自己,张悬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调整一下,如果想闯,你先请吧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对他这位正式阵法师,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,很随意的开口,学长一甩衣袖,哼道。

    “哦,既然你们不着急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来阵法师公会也有一段时间了,对方既然有意想让,张悬也就不推辞,笑着点点头,抬脚就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进去了……太虎了吧!”

    见他推辞都不推辞,甚至连看都没看,直接往里冲,三人同时觉得眼前一晕。

    这可是阵海,只要是阵法师,无不敬畏的所在,连停止阵法的玉符都没取,就冲进去,胆子太大了吧?

    “自讨苦吃!连学长都无法通过,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准备都不准备,不是找死是干什么!”

    青衣学弟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估计第一关,他就会被困住,或者陷入幻境,无法自拔,到时候就知道阵法的厉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学弟也嘴角一撇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在轻哼,等着看这个青年出丑,就见他已经走进通道,将阵法激活。

    迷雾升起,将其笼罩,同时墙壁上多出青年的身影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!

    青年的周围,灵气蠕动,如同翻滚的云朵,将人的五感六识,全部封闭,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“是困阵!灵气涌的这么快,这么密集,如同白雾,如果我没看错,应该是他激活了【云海困阵】!”学长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困在阵中,需要罗盘定位,观察灵气流动方向才能判断阵法的种类,从旁观察就不一样了,可以根据阵法呈现的模样,进行推断,效率一般都很快,也很准确。

    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    “云海困阵?这可是一级阵法中,最巅峰、最难对付的一个!”

    “这个阵法,封闭六识,什么都看不见,就算有罗盘推演,不猜出阵法的种类,也很难破开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,运气这么背,一进去就遇到这么厉害的困阵,两个学弟全都摇了摇头,充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没实力,遇到个简单的,或许还能撞个大运,遇到如此强大的困阵,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也看到了,就算遇到困阵,也不能保证肯定通过。闯阵海,必须保持精气神充足,并且要对阵法有着浓浓的敬畏才行,不能和这家伙学,轻浮无知,自讨苦吃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到现在都没将阵盘拿出来,学长摇了摇头,转头交代两位学弟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见两位学弟同时瞪大了眼睛,一个个羊癫疯般的抽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见他们如此失态,学长眉毛一皱:“老师专门交代过,闯阵海前,需要精神集中,戒骄戒躁,你们这样心浮气躁,怎么可能成功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学长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青衣学弟脸色急的透红,急忙向前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惊小怪的,不就被困阵困住出不了吗?放心吧,一个时辰还出不来,阵法会自动消失,代表闯关失败,困阵还伤不到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学长转过身去,话没说完,一下哑在咽喉,身体一僵,下巴掉在地上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本以为陷入困阵无可奈何的青年,此时正安静的站在不远处,缓缓摇头,一脸的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而弥散在周围的雾气,已然消失不见,也就是说……刚才那个让他惊恐的云海困阵……已然破掉了!

    破掉阵法,让其停止,没有丝毫痕?!?br />
    不是过不去吗?

    而且,就算通过,也不至于这么快吧?

    罗盘之类的啥都没拿,也没去辨认灵气方向,教训两位学弟的功夫,阵法没了……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夸张?

    “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实在忍不住问道,学长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……看清楚,就看他对阵法踹了一脚……然后,然后,然后……就没了!”

    青衣学弟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踹了一脚,就没了?你说的什么玩意?”学长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我问你对方如何破阵的,你跟我说踹了一脚……

    踹你妹??!

    阵法又不是人,要是踹一脚就能停止,还要他们这些阵法师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个职业也不至于让这么多人向往和忌惮了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只踹了一脚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抽搐,青衣学弟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他亲眼从石壁上看到的,这家伙踹了一脚,阵法停止……可真说出来,不光学长不信,就连他,也觉得是不是眼花或者陷入幻阵了。

    不然,一级巅峰的云海困阵,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破掉?

    “是踹了一脚……”白衣学弟也满是痴呆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吧,我也看到了,那就是真的了……”见有人确认,青衣学弟这才确定自己没疯,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踹?”学长抓狂。

    是你们脑子被踹了,才有这种荒唐的说法吧!

    阵法无形无质……能踹吗?

    “好了,不管他用什么方法,第一关阵法简单,通过不算太难,如果他还继续闯的话,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见两位学弟话都说不清,学长摆了摆手,双眼直勾勾盯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没看到,这次可不能错过,倒要弄清楚,这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破掉的大阵。

    毕竟,学弟学习阵法的时间短,可能被对方用什么古怪方法迷惑,而真正的手段,并没看到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他这边集中精神,那边刚破掉云海困阵的青年,果然没有停歇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很快,触碰到第二关的阵法,一道白雾生出,青年再次被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幻阵!”学长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刚才陷入了幻阵,他心有余悸,知道这种阵法的可怕,一看到迷雾类型和灵气涌动的方位,就知道这家伙遇到的,和他遇到的那个幻阵就算不一样,威力上也绝对丝毫不差!

    “幻阵?”

    两位学弟愣住,同时满是同情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家伙还真够倒霉的,第一关就遇到这么厉害的困阵,本以为第二关运气会好些,没想到遇上了学长都栽跟斗的幻阵。

    “不错,阵法中清气上升,浊气下沉,两者对碰交流中,会产生特殊的呜咽之音。听到这个声音,精神就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,无法自拔!刚才我就是这样被引入了幻境,而不自知!”

    学长神色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的经历,到现在都觉得满是后怕。

    一进入其中,还没反应过来,一股特殊的音波就进入耳中,侵入精神,让他眼前发晕。

    仿佛遇到了杀阵,对他进行攻击,为了自保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要不是体内真气消耗的差不多,这才反应过来,恐怕还陷入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这么可怕?”

    白衣学弟瞳孔一缩:“那……岂不代表,他不可能通过了?”

    “幻阵,对心境要求很高,心境不到的话,很难走出。他二十不到,就算年纪轻轻就开始修炼,心境能有多强?连我都无法通过,我不信他能够成功!”

    学长摇头。

    刚才第一关他没看到这家伙怎么过的,但能过的如此快,说明在阵法上有一定实力,但……幻阵,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不是你对阵法领悟的高,就有办法,更重要的是心境。

    做不到心如磐石,坚定不移,就很容易陷入迷茫之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被迷幻,他曾做过专门训练,苦修无数岁月,都直接中招,他不相信这个看起来连二十都没有的小家伙,能比他做得还好。

    “快看,他已经被进入幻境了,现在也开始乱打乱踢了……我靠!”

    刚才他入幻境,也是拳打脚踢,这家伙很明显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学长突然全身一抽,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粗口声中,只见青年乱踢的脚掌和阵法一接触,原本满是迷雾的通道,瞬间清晰。

    阵法……再次破了!

    (今天陪孩子演节目,白天没来得及码,更新晚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