嘭嘭嘭嘭!

    老者修为被禁锢,哪里挡得住张悬,连续几下,被揍得如同猪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无魂金人过来,是想治疗顽疾的,结果却被揍成这样,老者再也忍不住,牙齿咬的“咯咯!”作响,双眼血红。

    “杀我?你不还是想借着我的手,杀了他吗?为何又要杀我了?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张悬神色悠然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……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者露出一丝慌乱,随即被遮掩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跑过来夺舍别人的身体,还想将人家灵魂抹杀……居然跟我说不知道?”

    张悬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“夺舍?”

    金从海、赛阁主等人全都一愣,再次看向老者,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夺舍是巫魂师的一种特殊手段,也叫借体还魂。顾名思义,寿元耗尽的巫魂师,强行将别人的灵魂镇压或者杀死,借助对方的身躯,重新活过来。

    神秘莫测,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现在还没彻底成功!”见众人的样子,张悬笑了笑:“如果真成功,那就是恶灵附体,我真就没办法解决了?!?br />
    刚才他说过,恶灵附体他没办法,让众人摸不清头脑,原来这家伙并非恶灵附体,而是被夺舍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要胡说,我就是我,我是被恶灵附体,无法解决……”老者牙齿咬紧。

    “你被附体?”

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,再次沿着老者转了一圈,双手背在身后:“你用了什么手段,压制住对方的灵魂,我不太清楚,不过,具体什么情况,还是能够看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来到拍卖场,拍卖无魂金人,却不说自己要什么,让众人猜……如果没看错,那时候还是他的灵魂主导,不是不想说,而是你对他压制,让其无法宣之于口吧!”

    “在众人的逼问下,他情绪激动,你有机可趁,紧接占据了身躯……然后说谁买了无魂金人,就带谁去寻找巫魂师的墓穴。如果没猜错,你是想吸引别人过去,设下陷阱,多害死一些强者!”

    张悬哼道:“不然,自己挖掘无魂金人都被恶灵附体,命不久长了,又怎么可能还想去第二次?难道受虐惯了,还想自己寻死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从海、赛阁主同时一震。

    刚才老者在拍卖台,被众人逼问极了,确实想说些什么,可惜身体一晃,就再没开口,紧接着就说出了这个。

    现在一想,的确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在巫魂师墓穴,虽然得到了无魂金人,却也被灵魂夺舍,快要死去,这么危险的地方,怎么还想再去?

    很明显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也被巫魂师的传承和其中宝物迷惑,没想到这点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抬高价码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道。

    “抬高价码?那好!”

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:“金前辈、赛阁主,还要劳烦你们,将他身上的封印解开!”

    “解开封???”

    二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刚才揍的虽然挺狠,实际上却只是皮肉,没伤到根本,封印一旦解开,实力恢复到化凡二重巅峰,肯定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知道他们的担心,张悬给了个安慰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知道这位青年,虽然年轻,却从不做无把握的事,二人同时大手一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压制在老者身上的力量消失,他的气息再次恢复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你们,也不会驱除恶灵,既然如此,告辞!”

    封印解开,老者松了口气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还没走上两步,就看到青年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就凭你的实力,也想拦我?”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虽看不出青年的确切实力,但刚才让其他人出手,就可以猜出,实力肯定不如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试试!”也不多说,张悬脚掌抬起,再次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老者脸色一沉,手掌猛的向前一抓。

    不过,啥都没抓到,反倒胸口一疼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再次倒飞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意外?”身体一晃,张悬再次来到跟前,手掌一翻抽了下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脸上一红,再次多出五个巴掌印,老者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化凡二重巅峰,完全抵挡不住半步化凡,这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也搞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者明明是化凡二重巅峰的实力,刚才封印的时候,力量也凶猛无比,怎么突然这一下变成软脚虾了?被一个半步化凡揍得丝毫没反抗能力?

    就算这位张师能够越级战斗,可面对化凡初期,就很困难了,暴揍化凡二重巅峰,还让他无法还手,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难道老师的实力又增加了?”

    和他们的震惊不同,赵雅等人满脸兴奋。

    老师突破如喝水,早在他们心中形成习惯了,看到化凡二重巅峰被揍的满地找牙,还以为张悬已经突破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……老者的实力变弱了!现在的战斗力,最多化凡一重初期!”赵非武道。

    她受限身体,没怎么修炼,见多识广,眼光却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嗯,公子说的不错,他现在的实力,最多化凡一重初期,只是……身上的修为,却是实打实的化凡二重巅峰,具体……为何,我也搞不懂!”

    金从海道。

    “化凡二重巅峰的修为,却只有一重初期的实力,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们确认,赵雅等人也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骆秦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吧?不光我看出来了,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张悬停住攻击,笑盈盈的看向被再次狂揍一顿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受伤,无法发挥实力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咬牙。

    “就算受伤,也不可能让你发挥不出接近两个大级别的实力吧!”似乎早知道他会这样说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张师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有些词穷,破绽越来越多,赛阁主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夺舍的灵魂,和被夺舍的人,实力不对等!如果我没看错,被夺舍的人是化凡二重巅峰,而夺舍的灵魂,只有一重初期!”

    张悬道:“虽然占据了身体,却没有适应,尤其刚我被我揍了一顿,肉身灵魂难以契合,就算能控制,不露破绽,却无法调动真元,这才显得弱??!”

    刚才第一眼在拍卖台看到这位老者的时候,明理之眼看出了不少破绽,就让他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他现在的修为,最多只能看穿化凡初期,可……二重巅峰能够看出问题,现在想想,正因为体内融合了这个化凡初期灵魂的缘故。

    夺舍,和肉身融合性本就很差,肉身被揍,自然会自主选择靠近本来的灵魂,和夺舍的灵魂疏远……也就造成,他明明有化凡二重巅峰的实力,却没办法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刚才都可以解释,这一下直指要害,就算想要解释,也解释不了了。

    毕竟,刚才只是皮肉伤,这种程度,对化凡二重巅峰强者来说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呀,我呀,我刚才不说夺舍,故意说是恶灵附体,目的就是为了消除你的顾虑,你觉得正好是个机会,想借助我的手,将那个与你竞争的灵魂抹杀……我没说错吧!”

    张悬接着道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夺舍成功,但并未将那个灵魂斩杀,甚至那个灵魂还要占据主导。

    要不然,也就不会有跑到这里拍卖无魂金人,更想兑换镇压它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想法虽好,换做其他人,可能还真会中计,将本来的灵魂灭杀,成全这个夺舍的,可惜……遇到了张悬。

    天道之下,无所遁形,别说灵魂,就算化成一缕烟,也难逃法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既然都被你看出来,我也不再伪装,不错,我是夺舍了这家伙!”

    见再没办法隐藏,老者站起身来,冷哼一声,不在否认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?”

    “化凡一重灵魂夺舍二重巅峰的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承认,所有人全都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化凡一重初期,和二重巅峰,相差了接近两个大级别,换算成战斗力,可以说天渊之别,不可能逾越,这个灵魂却能成功夺舍……

    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太可怕了吧!

    “承认就好,刚才那些,其实……是我猜的,如果你不承认,我会觉得猜错了……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天道图书馆只能看出缺陷,具体什么情况,没有分析,也不会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他也是通过诸多破绽错误,再结合脑海中的知识,结合出来的假设,没想到……居然蒙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一红,老者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只是猜的,打死也不承认啊……

    现在好了,承认之后,就算想否决,也没办法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用得意!”

    眼睛眯起,将郁闷抛开,老者冷冷一笑:“我现在的灵魂占了主导,就是身体的主人,就算你知道我是夺舍的,又有什么用?难道还能将我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吗?”

    (昨晚加班到12点多又搞出一章,白天还要监考,心酸,求安慰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