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你弄出来?

    整个拍卖场鸦雀无声,洪海城这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一个个大眼瞪小眼,憋的快要炸了。

    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一号包间这位大爷……谁???

    好这口?

    也太污了吧!

    最最关键的是,这么污的话,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,没有丝毫羞愧,反而理直气壮,气势如虹……大哥,你到底哪来的自信,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23号包间的青年也是身体一晃,刚喝进口中的茶水直接喷了对面老者一脸。

    妹??!我出远程课程玉符一枚,价值连城,都可以买得起灵品后期兵器了……要是来了个正常报价,我忍了,大家公平竞争,出不起价,财力不如人,这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……帮“你弄出来”,什么鬼?

    卖无魂金人的家伙,衰老不堪,摇摇欲坠,看起来随时都会挂掉,你要帮他,弄、弄出来?

    是我想歪了,还是你的口味的确欣赏不了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护卫老者,擦干净脸上的茶水,也震惊了半天,这才缓过来:“少爷,这家伙命不久矣,应该不会贪图肉身上的欢愉,而且就算喜欢,青楼这么多,何必找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咳嗽了一声,青年这才将气息捋顺,没被活活呛死:“我知道这些,只是觉得……一号包间这家伙真是个妙人,这种话都敢说出来……我看不光是咱们,就算卖无魂金人的这个老家伙,也快要晕了!”

    “是??!正常修炼者,怎么会接受这么下贱的要求,简直太过分、太不要脸了……”

    护卫老者正义愤填膺,大义凌然的进行批斗,就感到下面嘈杂的声音陡然停歇,紧接着一个满是激动和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的话……当真?”拍卖台上站着的老者,激动的全身颤抖,面容红晕,似乎满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真!你只要将无魂金人给我,我会用尽全力,帮你弄出来!”一号包间淡淡的声音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了!”见他确认,老者再无迟疑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我就多准备几个美女,或者找几个好这口的男宠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老者激动的答应,没有丝毫不情愿,所有人都一口鲜血憋在胸口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也行?

    功法、兵器、千叶树、甚至半步五星级别的课程玉符都不要,只为了这个……你的口味也太独特了吧!

    一时欢愉,宁可不要这么多珍贵宝物……关键还是男人,这品味……还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更牛的是一号包间的这家伙,居然说的如此光明正大,理直气壮……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家伙好这口,你是如何看出来的?

    难不成你也是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“他同意了?”23号包间的青年一晃,觉得天雷阵阵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参加了拍卖会,还是进入了某些风月场所?

    买东西不要更珍贵的课程玉符,要灵石也就罢了,现在千叶树,价值连城的半步五星名师玉符都不要,只为了……弄出来!

    就算亲眼所见,二人也都觉得三观尽毁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同意了!”护卫老者哆嗦。

    “可恶!早知道这家伙好这口,也就不用费这么大工夫了!”郁闷过后,青年脸上露出狠辣之色,转头吩咐:“你也去报价,就说我们也能帮他弄出来。而且他想要怎么做都行,满足一切条件,一切姿势!”

    “少爷,你……”护卫老者身体一僵:“你这样是不是牺牲……太大了?”

    为了一头无魂金人居然这么做……少爷也太狠了吧!

    “牺牲?我牺牲个屁??!你难道让我上?我宋超,堂堂四星名师去做这种事?开什么玩笑!要上也是你上。只要他答应将无魂金人卖给我,你就好好伺候,千万不能怠慢!”

    青年宋超哼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正觉得少爷伟大,就听到这话,护卫老者哆嗦,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狠?

    我可是从小看着你长大,跟了这么多年,就这样把我卖了……不太好吧……

    这是招谁惹谁了,这么大岁数,还要牺牲名节和节操……不讨好美女,却讨好一个……老头?

    “快点,一旦对方交易完,再开口也就晚了!”见这家伙满脸扭曲,一直不说话,宋超忍不住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护卫老者欲哭无泪,虽然极不情愿,还是向前一步来到窗前:“我们家少爷报价,他也愿意帮你弄出来!”

    “???又来一个?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还要不要节操?堂堂拍卖会,怎么卖着卖着,变成啥玩意交易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都疯了吗?”

    满堂抓狂。

    一个开口倒也罢了,第二个也是如此,脸呢?节操呢?

    为了无魂金人你们还能要点尊严不?

    台下发疯、抓狂,一号包间内的张悬也满头雾水,不由站起身来,看向刚才声音响起的包间:“你也能帮他弄出来?怎么弄?可否说一下,看看谁的方法高明,让他也有更好的选择!”

    根据他所知的消息,那东西是很难弄出来的,自己有天道图书馆,全知全能,都觉得棘手,对方能有什么手段?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不听这话还好,听到这话,宋超觉得一条蛇在胸口乱窜,伸出双手不停抓头发。

    还要脸不?

    说出来看谁的方法高明……这种事也能宣之于口?不仅如此,还要当众讨论,你妹啊,要不要这么猛?

    而且,就算讨论出来,这玩意有啥好比的?只要弄的他开心不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护卫老者也满是抽搐,眼泪止不住流淌,完了,晚节是真的保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?说不出来?说不出来就是没有方法,恶意竞价!”一号包间见他们这边没有动静,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我还能用什么方法?当然是那个,人人都知道的……”见护卫老者不开口,宋超再也忍不住,哼道。

    “那种方法?”

    听对方气急败坏的话语,张悬更是,迷惑不解:“到底啥方法?你到是说清楚啊,他被恶灵附体,备受煎熬,方法到底是什么,能够弄出来?如果行之有效,我可以让你先试试?!?br />
    “恶灵附体?将恶灵逼出来?这、这……”脸色一白,宋超身体一晃,觉得眼前如果有地缝,绝对直接钻进去。

    这都哪跟哪??!

    说话要不要这么坑?

    弄出来,我一直以为是那个……话都说了,也准备放弃节操了,结果却来了个将恶灵逼出来……

    你这是要玩死我??!

    “原来是要把恶灵逼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恶灵附体,危险无比,生命随时都会垂危,难怪这家伙什么宝物都不要,人都快死了,要宝物有何用?他想要的应该是治疗恶灵的方法,只是……为何不把话说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……恶灵附体,我只是在古籍中看过,诡异无比,这家伙怎么遇上了?”

    “巫魂师擅长灵魂攻击,肯定是他挖了对方的坟墓,被其中豢养的恶灵报复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一号包间里的话,所有人这才明白过来,一个个擦着冷汗。

    原来是将恶灵弄出去,而不是他们想的那样,看来人家说话没问题,污的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赛阁主也松了口气,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刚才这位张师开口,也差点没将他吓死,还以为这位真好这口……听到这才算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张悬自己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误会,无论前生、今世,都是处男一枚,没经历过男女之事,自然也就有些懵懂不解了。

    至于拍卖场的这个老者,和其他人,猜的一样,的确是被巫魂师的手段报复。因为有恶灵在体,无法驱除,随时都会死亡,这才对任何宝物都没有兴趣。才会为了压制恶灵动用武技,从而引起天道图书馆震动形成书籍。

    被张悬看了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恶灵附体侵袭灵魂,牵扯灵魂,你说……能够驱除,难不成阁下精通灵魂一道?”

    从尴尬的气氛中恢复过来,宋超开口。

    恶灵附体是灵魂方面的事,就算是名师也不是那么好解决的,对方听声音年纪不大,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众人也都齐刷刷看过来,就连台上的老者验也满脸紧张,生怕包间内的人,只是信口开河,实际上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恶灵附体如同剧毒缠身,与灵魂相融,我无能为力!”包间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无能为力?那……”所有人都晕了,刚才说的有头有眼,现在却说也无能为力,变化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“那阁下为何说能帮我弄出来……”老者再无法淡定,急忙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能看出来,又能说的这么详细,就肯定能够做到!”轻轻一笑,张悬声音接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者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说恶灵附体无能为力,又能帮他弄出来,这家伙到底是自己犯糊涂,还是自己没听懂?

    正在疑惑,包间内的声音继续响起:“好了,将无魂金人给我,我会出手帮你解决,这里如此多的人,不方便细说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迟疑了一下,老者点头环顾一周:“感谢诸位对无魂金人拍买,实在不好意思,在下已经找到了买家,决定卖给这位先生,只能说声抱歉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手掌向前一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平躺在众人视野的金人被收进戒指,淡淡一笑,老者转身向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怎么办?”看到确定了买家,23号包间的护卫老者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兴致勃勃的跑过来购买物品,带了大量资金,结果……一分钱都没花出去,要是别人比他钱多倒也罢了,关键是……对方一分钱没花,只说了一句话,就让人家拱手将金人相送……

    真是越想越郁闷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你难道能够驱赶恶灵附体?”宋超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能!”老者摇头。

    恶灵附体,牵扯到灵魂方面,就算他实力不弱,也见多识广,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了,去打听一下,一号包间到底是谁,弄清楚了再做决定!”宋超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!”老者点头。

   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,如何做出决断?想出更好的办法?

    “随手画出七境作品,一眼看出被恶灵附体,对四星课程玉符,没有丝毫兴趣……一号包间这人够神秘的,全都给我查!好好的查!”

    不光宋超要查,拍卖场其他人也全都满是好奇,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,才能有如此大的本事,让赛阁主甘心情愿把包间让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无魂金人?”

    鉴宝阁一个宽阔的房间里,张悬看着放在地上的傀儡,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无魂金人售出,代表拍卖会结束,刚回来不久,卖东西的老者就在骆执事的带领下找到这里,将金人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头金人和真人差不多大小,体型更加雄壮,通体金属色彩,宛如钢铁铸造,让人看不出真实的容貌和肌肤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知道此时不是研究这东西的时候,手掌一抓收进储物戒指,张悬抬头看向眼前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出手,替我解决隐患!”老者急忙抱拳。

    刚见到这个青年的,他其实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眼看出他被恶灵附体的人,怎么说都应该是位年过花甲的老人,可……如此年轻,根本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要不是对方开口,将他的情况说的言之凿凿,没有丝毫错误,真怀疑是不是信口开河,想要骗取无魂金人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,张悬沿着对方转了一圈,没有说话,而是眼皮一抬:“赛阁主、金前辈,在下有点事想麻烦你们一下!”

    “张师客气了,什么事,吩咐就是!”

    二人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修为比眼前这个青年高,但见识过太多非凡的手段,都不敢将他当成晚辈对待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……”张悬传音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传音,二人对望了一眼,各自愣住。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这个,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赛阁主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做,我有分寸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二人咬牙。

    看他们如此为难,所有人都满是奇怪,尤其是拍卖无魂金人的老者,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难道帮我治疗,还需要这两个人的帮助?

    “得罪了!”

    正在疑惑,就听到眼前的赛阁主、金从海,同时哼了一声,手掌扬起,两道真气突然涌出,将周围全部禁锢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眉毛一沉。

    二人封锁的地方,正是他可以逃走的所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要对他动手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难道想硬抢无魂金人?”

    想起什么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无魂金人珍贵无比,他曾想过一旦消息发出,极有可能被人黑吃黑的夺走,毕竟他只有化凡二重巅峰,和真正高手比,还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因此,得到这东西后,就马不停蹄送到这里,希冀鉴宝阁的信誉,不可能做出杀人越货的事,没想到……堂堂阁主亲自出手!

    “张师……”

    骆秦也没想到,张悬交代半天的事,居然是这个,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真要是和对方说的一样,杀人越货,拍卖场的名声也就臭了,以后哪里再吸引顾客,收取宝贝?

    “放心吧,要是杀他,早就拍死了,还至于封锁周围?”张悬翻了翻眼睛。

    不管咋说,自己都是名师,慈眉善目,怎么到了对方眼里,跟十恶不赦的坏蛋似得?

    杀人越货……亏你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一头无魂金人而已,还不值得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承诺,骆秦松了口气,转头看去,就见赛阁主、金前辈同时出手,这位老者没坚持两招,就被彻底禁锢住,修为被封印,再无任何实力。

    这两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对付一个化凡二重巅峰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见对方只是封印修为,并未下杀手,老者知道想多了,松了口气,还是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我帮你驱除恶灵吗?不将你压制,如何驱除?”

    张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还请先生出手!”

    听到压制修为,只是驱除恶灵的步骤,老者松了口气,忙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点点头,向前一步,张悬嘴角扬起,手掌扬起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巴掌抽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被抽的在原地打了个圈,老者木在原地,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让你帮我驱除恶灵,你倒好,先让人将我修为禁锢,然后……跑过来抽我耳光……要干什么?

    正想问清楚,随即看到一个脚掌飞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被脚掌噎在口中,眼圈一黑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挣扎着站起来,老者眼前发黑,觉得马上要疯了。

    当然,觉得要疯的不止他一个,在场的所有人都像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骆秦,眼泪都快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你不是说……不是杀人越货吗?就算不杀,这样硬揍、硬抢……也不行啊……

    (监考完回家赶了个二合一,咳咳,少一千字,老涯实在太累了,还没吃饭,让我休息一下。汗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