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四星课程玉符……21枚?换做灵石的话,两万一千块,好大的手笔!”

    “厉害!课程玉符,珍贵无比,尤其是四星名师的,虽然价格是一千灵石一课时,可黑市叫价已经达到一千两百了,也就是说,换成黑市价格,21枚就是两万五千多!”

    “开出这个价格,看来谁也竞争不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价格,拍卖场再次哗然。

    大陆上最流通的交易货币,并非灵石,而是课程玉符。

    四星级的,一课时可以兑换一百课时三星级,三星级可以兑换一百课时二星级……以此类推。至于灵石,十枚左右,可以购买三星级的课程玉符一块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按照比例,四星课程玉符,一节课,等于一千灵石,而且还……基本都是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要知道整个万国联盟,达到四星级别的名师也就十来位,而修炼者,数十亿、百亿……两者对比,就知道这东西的稀少程度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课程,修炼者一旦得到,都是自己使用,不舍得出售,黑市也很难买到。这个包间的人,竟然用21枚,只为买一幅书画,手笔之大,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疯狂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赛阁主也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名师课程,珍贵无比,尤其达到四星,就算是他这种修为,能得到指点,也绝对可以实力进步。

    一出手21枚,价值很明显比两万灵石贵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转头正想恭喜眼前的青年,大赚特赚,就见他脸色一黑,直接骂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你妹!”

    此时的张悬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他拿出这副画,是想多卖些灵石,无论以后修炼还是购买无魂金人,都能够用。

    本来要价到两万,正暗自高兴,最后这家伙什么鬼?

    四星课程玉符21枚……

    我要你妹的课程玉符?

    别说四星,就算五星、六星名师讲的课对他也没什么用??!

    再厉害的名师,哪怕是天人孔师,也不敢保证所讲授的内容全部正确,可天道图书馆就敢!

    只要没有缺陷、漏洞,就精准无比,没有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有这东西在,再厉害的名师对他来说,都不算什么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居然拿这玩意来卖他的东西,让他都快郁闷的要炸了。

    最让人无语的是,周围还一连串羡慕的目光……羡慕个鬼啊。

    张悬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张师,这可是四星课程玉符,多少人梦寐以求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模样,赛阁主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人人都想要课程玉符,低级的名师肯定更希望能得到高级别的名师指点,可这位张师……怎么看起来这么十分不高兴?

    这是什么品位?

    “赛阁主,麻烦你给陈长老传音,就说……我不要课程玉符,只要灵石!”强忍住郁闷,张悬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灵石?”

    赛阁主一愣。

    这品味,果然不是他能够理解的……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!”

    见他坚持,赛阁主只好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四星课程玉符21枚,我看谁还敢和我争,哼!”

    见曝出价格,下面一阵哗然,青年嘴角扬起。

    名师,有名师的自信,课程玉符可以当做货币使用,就是最大的资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东西也不是随便发放的,什么级别的名师一年能发放多少枚,名师堂都有定数,超过了,第二年就只能减少。

    毕竟名师也要修炼,也有更多的事情去做,不可能一直上课,给别人指点。

    一下砸出21枚,差不多也接近他大半年的课程量了!

    “四星课程玉符21枚,有没有比这价格还高的?如果没有,那么这幅画,就归23号包间的朋友所有……”

    下方的陈长老很明显也被震撼住了,呆了片刻,才再次喊价,不过刚喊到一般,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,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紧接着满脸古怪的再次喊了出来:“还有超过两万灵石的吗?没超过的,这幅画,就归14包间的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“嘎?”

    正在志得意满,觉得画作已经到手的青年,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,差点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“我们家少爷刚出了21枚课程玉符,难不成价格没超过两万?”老者忍不住开口:“如果不够,还可以再加!”

    “哦,这位朋友实在不好意思,刚刚卖家跟我说了,他不接受课程玉符,只接收灵石!”陈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灵石?”

    青年眼前一晕。

    世界上还有这么傻的?

    这么多课时,不光可以学习,甚至可以和这位四星名师结交了,这家伙居然不要……要更廉价的灵石?

    “不错,还有出更高价格的吗?如果没有,这幅画就归14包间所有了!”

    陈长老接着道。

    14包间是位有名的书画师,本以为对方出了这么多课程玉符,他再没机会,没想到峰回路转,人家不收玉符,顿时兴奋的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吆喝了几声,见再没人出更高的价格,这幅画,最终以两万灵石成交。

    “可恶、可恶!”

    脸色铁青,青年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四星课程玉符,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紧俏货,在这里居然没买上东西,让他大为恼火。

    “你去打听一下,出售这幅画的到底是谁,什么来历!”

    大手一摆,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!”老者走了出去,时间不长重新回来。

    “回禀少爷,这幅画正是1号包间出售,好像是鉴宝阁赛阁主的朋友,具体什么身份,还没打听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一号包间?”

    眼睛眯了一下,青年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少爷,现在画被人买走了,我们怎么办?”老者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了,等着无魂金人吧!”青年满心烦躁,也知道没办法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拍卖场卖东西,一旦敲锤,就算名师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人家卖家,只要灵石就不喜欢课程玉符,就算他再厉害,也没办法??!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老者也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拍卖会继续进行,卖掉了突然闹出大动静的书画,寒阴剑再次出售,最后被张悬以700灵石的价格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后面的东西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宝物虽然珍贵,却都不及七境画作经验。

    张悬又出了两次手,买了一柄长枪,送给郑阳,一副盔甲给了袁涛。

    这两样加起来一共一千多点灵石,倒也不贵。

    至于刘扬、王颖二人,看了一会并没合适的,也就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“现在拍卖最后一样,也就是万众期待的,无魂金人!”

    伴随陈长老的话语,石台缓缓浮起,上面一个身穿盔甲,宛如金铁铸就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张悬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和人类毫无二致,只是肉身加入了大量的金属,防御更强,更加坚硬。

    明理之眼运转看了过去,紧接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东西也超出了他能够分析的范畴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头无魂金人,经过鉴宝阁赛阁主、我和鹿长老联合鉴定,确认无误。属于上古巫魂师的护卫,流传至今,价值不可估量?!?br />
    陈长老介绍一句,接着道:“不过,至于要拍卖什么价格,我还做不了决定,这东西的主人,决定亲自出售。他想更换需要的宝物……现在有请这位拍卖者!”

    声音结束,一个老者从圆台后面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须发皆白,整个人的气息显得有些苍老,皮肤松弛,一看就知道年纪极大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明理之眼运转,看了一下,张悬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这个老者的实力,虽然看起来达到了化凡二重巅峰,可不知为何,明理之眼能够看出一些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明理之眼,只能看超出他实力一个小级别的人,他现在半步化凡,也就是只能看出化凡一重初期境界强者的缺陷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何……却能看出此人身上的一些问题,无论从那点看,都显得极不协调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发现无魂金人的家伙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的,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,这东西一出售,立刻身价暴增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到是个如此衰老的家伙,得到了无魂金人,而且还想自己出售,所有人都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诸位安静,既然大家都想购买这东西,就请听听他想要交换什么,无论是身上有,还是家族有,只要一天内能将他需要的东西拿过来,都可以报价!”

    陈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条件如此宽裕,众人全都一喜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也赛阁主的想法一样,以为肯定要用灵石交换的,所以带足了钱财,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要以物易物,全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可以宽松时间,顿时再次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能来参加拍卖会,随手拿出这么多灵石的,哪一个不掌控着一方势力?

    只要他能说出宝物,都自信就算找不到,也肯定能够打听到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东西很简单,诸位可以随意开口,说出你们手中能够一天内拿来的宝物,只要我满意,就会直接交换!”

    向前一步,老者道。

    (第二更到,距离月票前三之差一百四十票,各位能帮老涯冲上去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