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很想要这柄长剑,但赵雅知道,老师专门来洪海城,是为了无魂金人,要是因为帮她买了柄剑,导致最后没钱购买,肯定会懊悔终生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,灵石不够了,再想其他办法即可!”

    知道她的想法,张悬道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没遇到合适的东西,也就没帮他们购买,现在既然看到了,自然要买下来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?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赵雅一愣。

    为了这五千灵石,老师连人家鉴宝阁都拆了,去哪里在弄更多灵石?

    总不能再把这个拍卖行也拆了吧。

    “简单!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对孙强摆了摆手:“去把拍卖会负责的人喊过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孙强眨巴眼睛,搞不懂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,虽不知是少爷的目的,但既然这样做,肯定有了打算,也不多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赵雅等人面面相觑……难道老师还真打算拆这个拍卖???

    时间不长,孙强带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,他的身份,不可能将人叫过来的,不过,这是赛阁主的包间,也算狐假虎威,借了一点势力。

    “赛阁主!”

    一进入房间,中年人就将目光集中在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“骆执事,你来了。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张师!”

    赛阁主笑了笑:“张师,这位是骆执事,骆秦,拍卖会的事情找他,基本都能解决!”

    “张师?”

    骆秦这才注意到这个青年,和赛阁主并排而坐,气质上丝毫不弱,明显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“不知张师找在下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上前一步,微笑着抱拳。

    “哦,想加一样东西拍卖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加东西?”

    骆秦一愣,顿时面露难色:“这个……拍卖会已经开始,再想加,恐怕已经做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不说,这时候再想拍卖东西,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更何况,谁也不知道你要加的东西,值钱不值钱,万一是个赝品,拍卖场的名头岂不砸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拒绝,看完再做决定!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会有这种态度,张悬毫不在意,手掌一摆,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不愿意,但想到此人是赛阁主的客人,又被称为“师”,肯定地位不低,骆秦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赛阁主也奇怪的看过来,想要看看这个让他一直好奇的青年到底能拿出什么。

    按道理,要是真有什么宝物,可以在拍卖会上出售,肯定之前就询问了,不至于非要闯流觞曲水,弄的他们这么被动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疑惑的目光中,对方手中多出一物,看清楚这东西的模样,赛阁主身体一晃,差点没吐血。

    只见青年掌心平放着一幅画,正是流觞曲水的第二件宝物。

    “就这东西,看看能不能帮我卖掉!”

    张悬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身上值钱的东西,自然是刚从流觞曲水得到的宝贝。

    既然能成为鉴宝阁的镇阁之宝,只要拍卖,别说买一柄长剑,就算买上两柄,也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虽明知身上的钱可能不太够购买无魂金人的,也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张师,这东西……珍贵无比,还是别卖了……”

    尴尬一笑,赛阁主心底滴血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们鉴宝阁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你认主倒也罢了,也算让宝物找到了归宿,卖掉……这叫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如果觉得卖了可惜……赛阁主可以买回去!都是熟人,我也不要高价,五千灵石即可……”张悬笑盈盈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脸色一红,赛阁主差点被口水呛着,无奈的摇头:“好吧,你还是继续……吧?!?br />
    他连三千灵石都拿不出来,去哪里找五千?

    就算不忍心鉴宝阁的宝贝流失在外,此时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是真品,可以让赛阁主鉴定!”见对方不阻拦,张悬对眼前的骆秦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鉴定,这幅画,绝对是真的,我也能看出……”接过画卷,随手打开,只看了一眼,骆秦就点头。

    做为拍卖场的执事,也有很厉害的鉴别能力,不然,遇到宝物都不认识,真就丢人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幅画,气息凝重,灵气十足,图中的鸟雀随时都会飞翔而出,再傻也知道,绝对是个价值连城的名画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拿去拍卖吧!最好能超出五千灵石卖掉?!奔踩鲜?,张悬刚好省了麻烦,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骆秦迟疑了一下:“张师,这幅画,虽然级别极高,灵性十足,可……想要卖出五千灵石,几乎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哦?那能卖多少?”张悬疑惑。

    他对宝物的价值,知道的不算太清楚,尤其是以灵石为单位出售。本以为这东西既然被收在流觞曲水,做为镇阁之宝,价格之大,肯定远超五千……没想这家伙却说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最多……五百灵石!”骆秦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“五百?”

    眉毛一皱,张悬满是不悦:“这幅画,出自一位五星书画师之手,自带灵性,不光可以吸收灵气补充画卷,其中更带有修炼者对天地自然的感悟,长时间观看,化凡三、四重强者,都有极大裨益……怎么可能只值五百?”

    经过天道图书馆甄别,属于真品,五星书画师留下的宝贝,足足达到了第六境巅峰,距离传说的第七境,也只有一步之差。

    只值五百?开玩笑吧!

    “是啊,你糊弄谁呢?这么好的名画,怎么可能就这点价钱?”孙强等人也满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张师别着急,听我仔细解释!”

    骆秦连忙躬身道,满是尴尬:“这幅画画风淳朴,大开大合,是大家之作,毋庸置疑。但……没有名称、也没留下墨宝,价值一下就跌了下来。书画最值钱的,并非画作本身,而是和古玩一样,留下来的年代沉淀与作画者的名气。如果这是一位闻名联盟的名家所作,五千灵石轻松可以出售……可现在这样,五百算是很高了!”

    听到解释,愣了一下,张悬看向不远处的赛阁主,只见他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也对。

    书画这东西,并非兵器、天材地宝,对修炼者有实打实的效果,而是凸显了一个人的品味与爱好,如果不是名家所作,收藏价值,的确会立刻大减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是八百年前,五星书画大宗师,吴轩子所留,难道他都算不上名家?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吴轩子?他当然是名家了,五星书画大师,更是万国联盟第一位五星驯兽师,如果真是他的真迹,价格恐怕不止五千。只不过……他名气虽然响亮,可在万国联盟,待得时间不长,并未留下太多作品……这幅画,怎么确认是他的?”

    骆秦一愣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吴轩子,八百年前万国联盟最赫赫有名的无上人物,不足两百岁,就将驯兽和书画两种职业突破到五星级别。

    可惜,留存于世的作品太少,不少鉴宝师连他的笔锋、习惯都不知道,也就无法判定这幅画是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愣住。

    他是通过图书馆才知道这幅作品的来历,可这……无法展示给别人看啊。

    吴轩子又没留什么画作,就算比对,也无从谈起,要不是如此,这幅画,也不可能放在鉴宝阁这么多年,无人认出,也无人知晓来历了。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有一位厉害的书画师,为这幅图题名,就算名气不如吴轩子,只要级别相仿,道出真韵,得到灵性认可,也能让价值翻番,不过……最多只能翻到两千灵石左右!”

    骆秦道。

    “题名?道出真韵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,想给画作题名,哪有这么容易。每个人的想法不同,看画作后的观感也不同,思维稍微和作者不一样,就无法得到认可!这样,非但不能让书画价值提升,弄不好还会损害原有的画风,让价值暴跌!”

    骆秦解释道:“也只有提前了解原作者的生活习惯,对他的想法知道很多,才有机会道出真韵,让价值增加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没说完,语气中却透露了意思。

    一万个人看画,有一万种想法。

    想要揣摩前人的意思,与之相仿何其困难,可以说,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知道原作者对画的领悟,题在上面,就极有可能道出真韵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知道原作者……也就是吴轩子的想法,写在上面,绝对能让价值暴增,可惜吴轩子是否留下画作都没人确定,他为人低调,什么时候画的,思想状态更不为人所知……再加上这幅,诡异莫测,具体是什么鸟,都认不出来……想要揣摩,难!”

    骆秦摇头。

    虽只看了一眼,却也知道,想要在这幅画上题名并且道出真韵,和吴轩子想法一样,简直就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难?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解释,张悬愣了一下,轻轻一笑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题名就可以让这副画增值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试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