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孙强介绍,张悬很快就知道了之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错,表现的很好,唯一可惜的是,赌注押的灵石少了,才六千,怎么着也要一万??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孙管家,居然还有如此惊艳的表现,单凭打赌,帮他赚了这么多灵石,张悬赞叹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万!”

    陈长老再次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六千都要让他愁的快要自杀了,真要一万,估计现在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我也不会赖账,不过……”向前一步,陈长老一咬牙:“我全部身家,也只能拿出三千灵石,剩下的……可否允许我一年时间?”

    “一年?一年后,你就算给我两万,也没用了!”

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    从天玄王国一路走来,一共也才两、三个月,一年后……可以想象,三千灵石,对他来说,真的无关痛痒,可要可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涨红,陈长老脸上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身为化凡三重强者,又是四星鉴宝师,有头有脸的人物,当这么多人的面,承认打赌,输了不认,不用对方出手,也会被千夫所指,活活丢死。

    不守信用,消息传出去,鉴宝生涯也可能因此断送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一咬牙:“我身为四星鉴宝师,虽然流动资金没多少,却也珍藏了一些宝物……这样吧,我的宝贝你可以任意选走一样,就当这三千灵石的补偿!”

    做为鉴宝师,和古玩收藏家一样,流动资金未必有多少,但家里肯定有不少价值不菲的存货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都是他搜集了一辈子的宝贝,要不是被逼无奈,实在舍不得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宝物?让我看看,如果合适,别说抵挡三千,抵挡你刚才的六千也可以!”

    知道这些人淘了一辈子宝,肯定有些私货,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知道躲不过去,陈长老手腕一翻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眨眼功夫,一堆宝物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有古玩、书画、兵器、盔甲、甚至还有些古怪的泥俑。

    诸多宝物应有尽有,这位陈长老搜集的物品之多,居然都比得上二楼的一个小柜台了,甚至还有些更加珍贵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,你随便选……”

    陈长老故作大方的摆手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的宝贝,每一个都舍不得,可惜,谁让打赌输了,不想给也要给。

    不然,名誉扫地,就算想挽回,也在挽回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明理之眼运转,张悬向地上的一堆东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虽然都很稀少,也有的很珍贵,但对他来说,都可有可无,算不上惊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要与不要,都不要紧,还不如要些灵石,作用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满脸无奈,张悬看过来:“你搜集了一辈子……就这些破玩意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知道对方是鉴宝大宗师,眼光之高,超过阁主,这样说,很明显没看上一件,陈长老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他这么珍惜,一样都不舍得拿出来的宝贝,在对方眼里居然只是破玩意,顿时觉得满脸难堪。

    “陈长老,把上次得到的那个东西拿出来吧!万一……张师喜欢,抵挡六千灵石,也算赚了!”

    就在不知该如何做的时候,耳边响起了鹿长老的传音。

    “那个?”

    顿时想到了什么,陈长老迟疑了一下,随即点头,看向张悬:“张师,你稍等一下,我有一件东西,自从得到一直没认出具体何物,我这就取过来。如果这东西,再看不上,就没其他办法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他还有一件宝贝,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着急,等一会也无妨。

    陈长老转身离开,半个小时后,重新回来,手腕一翻,一个漆黑的东西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拳头大小,圆球模样,看起来黑乎乎的,没有一点形状,乍一看倒像是个铅球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宝贝?”

    孙强迎上来,看了一眼:“你想用这东西来代替六千灵石,陈长老,这样做有些太不厚道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长老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冤枉陈长老了!”赛阁主开口:“这东西是十年前,在一处古地挖出来的,看起来不怎么样,却水火不侵,刀砍不伤,无论用什么样的烈火都无法融化。这些年我们都研究过好多次了,也不知是啥?!?br />
    “不知是啥,也就不是什么宝贝了?”孙强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样说,也有可能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矿石,如果能够炼化,做成兵器,应该会级别不低?!比笾鞯?。

    “能炼化?那还不知啥时候……”孙强哼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看看!”

    打断孙管家的话,张悬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这个铁球拿过来,用明理之眼看了,却发现居然没看透!

    整个鉴宝阁,几乎都走了一遍,被他看不透的,绝对是宝物。

    接过圆球,心底暗呼“缺陷”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图书馆一本书籍浮现,随手翻开。

    “天工机巧盒,天工院炼制而成,机巧无双,没有特定的方法,无法开启,可盛放一些重要机密的宝物。缺点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密密麻麻记述了这东西的缺陷。

    “只有十七处?”

    虽然图书馆不会标注这东西的价值,张悬也从未听过什么天工院,可见到缺陷的数量,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图书馆能够看出的缺陷,都非常多,从材质到技巧,无不涵盖。

    就像流觞曲水出来的第一件宝物青铜锤,明理之眼也看不出来问题,却有足足有七十二处缺点。

    当然,并不是说缺点少,宝物就珍贵,这还和一些物品的复杂程度有关。

    大道至简,越复杂的东西,漏洞反而越多。

    这东西,叫天工机巧盒,而且看其中一些缺陷描述,结构缜密,复杂程度远超青铜锤这种作用单一的兵器。

    比青铜锤复杂,缺点还少这么多,岂不表明,这东西的价值,比青铜锤还要高上许多?

    宝贝!

    绝对是个宝贝。

    “张师可能看出这东西到底是何物?”

    见他研究了半天,陈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赛阁主、鹿长老也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,他们研究了数年,各种手段都用过了,没有一点结果,眼前这位鉴宝实力,连流觞曲水都能收服,或许真能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具体是什么,我也没看出来,可能需要研究一段时间?!?br />
    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,张悬并未说实话,迟疑了一下,道:“这样吧,我虽然看不出来,却知道应该不简单,就代替六千灵石了,你我的赌约,一笔勾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研究不出来的东西,果然能代替六千灵石,陈长老松了口气,同时悄悄向不远处的胖子看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和他打的赌,这样决定,会不会有啥意见?

    张师身为名师,讲究脸面,就算这东西不值,也不会追究,可这个下人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还真怕对方继续吵闹,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满是担心,不过,看了一眼,却见胖子眼观鼻鼻观心,好像听都没听到,似乎对张师的决定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还挺尊重这位少爷的!”

    见对方没动静,陈长老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不知道,孙强不说话,尊重张悬是一个原因,更重要的是,知道这位少爷,比他还机灵,从不做吃亏的买卖。既然愿意花六千灵石购买这东西,那就表明,这玩意的价值,肯定远超这个数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干嘛还要多嘴?

    “我已派人去搜集你要的那些书籍了,估计要三天左右才能找齐!”

    见张悬将圆球收进戒指,赛阁主笑了笑:“看时间拍卖会快要开始了,要不咱们也过去吧!”

    经过流觞曲水、等陈长老拿回圆球……之前说的一个时辰,已经快要结束,算算时间,拍卖会的确也马上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现在过去,应该差不过刚好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购买无魂金人的,拍卖会马上开始,肯定不能让东西落到别人手中。

    赛阁主前面带路,众人紧跟其上。

    拍卖场再二楼,距离一品阁不远,还没来到跟前,就看到拥挤的人流。

    看来要拍卖的物品,吸引力很大,不少有身价,有实力的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明理之眼睁开,向人群看去,随便一扫,就看出不少数十位化凡强者,而且都达到了二重、三重的实力。

    不愧是万国联盟,果然强者如云。

    “这个拍卖场不是你们鉴宝阁开的?”

    跟在赛阁主身后,顺利进入场内,不一会来到一个宽阔的包间,张悬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鉴宝阁,拍卖场应该是他们开的,为何还需要邀请函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难不成,跟下面的商场一样,鉴宝阁并不参与?

    “还真不是我们开的,和一品阁一样,与鉴宝阁有合作关系。我们负责鉴别,他们寻找货物,召集客人进行拍卖……如果啥事都管,我们也没这么多精力!”

    赛阁主道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鉴宝师擅长的是鉴宝,判断价值,做生意并不擅长。

    真让他们开拍卖场,弄不好早晚都会倒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