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耍?你们想多了!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脸色都绿了,张悬不慌不忙,而是轻轻一笑:“我刚才说的是‘既然你要炼制翡翠玲珑丹,那我就说你买了假货’,并不是说这不是翡翠竹!”

    听到他如此绕口的话,老者和刘昌对望了一眼,后者实在忍不?。骸澳闶裁匆馑??”

    小厮、赵非武等人也一脸懵懂,搞不清这家伙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这是翡翠竹不假,但真要用它的叶子炼制翡翠玲珑丹,可以保证,吃了非但没有效果,还会因此死亡!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死亡?开什么玩笑?;簿?,沟通天地,灵魂感悟自然,最容易滋生心魔,翡翠玲珑丹能让人拥有玲珑之心,即便拥有心魔,大幅度的消除心魔的影响。只有益处,怎么可能让人死亡?”

    刘昌一摆手,满脸不信。

    就连老者也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化凡境沟通自然,融于天地,心境无限度扩张,这时候心魔很容易滋生。翡翠玲珑丹,正是消除心魔最好的药物,他甚至曾服用过一枚,效果之好,难以言表,怎么可能会让人死亡?

    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?

    而且,做为高明的鉴宝师,玲珑丹不光吃过,还帮别人鉴定过,也当他面服用过,绝无问题。

    服用死亡……简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证明?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老者看过来。

    不能证明,就是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“换做别人,除了炼制丹药,让人服用,还真没其他办法,不过……我还真有方法!”

    似乎早知道对方会这样问,张悬嘴角扬起,看向刘昌:“还要劳烦你,去取下一片叶子!”

    刘昌看了一眼老者,见后者点头,这才走了过去,取下一片嫩叶。

    “拿火烧一下看看!”张悬也不插手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他的话做!”老者摆手。

    虽然不太相信这家伙的话,但对方实在太沉着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胡说,面对他这种实力和威严,肯定早就慌了,这家伙非但不慌,还气度盎然,带着浓浓的自信,就连他,都觉得有些疑惑了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这根翡翠竹真是假的?

    不可能??!

    他可是专门看了好几遍,无论枝干、叶片、散发的气息、坚硬程度……都没有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听到老师的回答,刘昌点点头,取出火折,看了一眼不远处青年,冷哼一声:“这一片竹叶至少价值数十灵石,如果你信口雌黄,损失可要赔……”

    这株翡翠竹的叶子一共也就十数片,价值三百灵石,换算到每一个叶子头顶,个个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一片叶子在天武王国买一座城池,都绝对足够了。

    说价值连城丝毫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现在就因为这家伙说是假的,可就要烧掉一片,损失之大,就算是他二星鉴宝师,都忍不住觉得肉疼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如果有问题,赔你也没什么。不过……恐怕过上一会,你就说不出这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你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见他这样自信,刘昌哼了一声,火折子在叶片下面不停灼烧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烧了大概两分钟,正想说什么事都没发生,就觉得手掌一震,原本翠绿欲滴的叶片,突然变得发黑,翠玉般的叶脉更是腥臭无比,宛如狰狞的魔鬼,阴气森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吓了一跳,刘昌一下没抓住,火折子和竹叶都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的金从海、古牧对望了一眼,各自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老者本来面无表情,一直看着张悬,此刻脸上也变了颜色,身体一动急速将落下的竹叶抓在手心,眼中阴晴不定,似乎难以相信:“好厉害的剧毒,如果将这东西,炼制进入翡翠玲珑丹,非但不能驱除心魔,还会融入真气,侵入心肺,让人当场暴毙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头上已经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说,直接把东西带回去,一旦炼制成丹药,必然会害死不少人,他的名誉也会因此毁于一旦!

    尤其他自己,本来也想炼制好了,服用一枚,冲击更改境界……

    要是真吃了……可以想象,别说名誉、地位,可能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面容难看,老者再无之前的沉稳,转头看向不远处出售东西的小厮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刘昌也脸色低沉,手腕一抖,拔剑出鞘,对着小厮,似乎只要他胡说,就直接动手格杀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假货倒也罢了,说明他们眼力不济,不能怨天尤人。很明显这是有人在叶子上下了剧毒,眼前这青年只说话,碰都没碰,至始至终只有小厮接触过,不是他是谁?

    “啊……赛阁主饶命,我只是个接待人员,不知道怎么回事,再说,这种毒,连你老人家都看不出来,我也没这个本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厮吓得膝盖一软跪倒在地,不??耐?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这位老者的身份和拥有的力量,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!

    真要生气杀了他,也是白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哪敢犹豫,立刻下跪认错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他的确不知道!”

    老者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明白错怪了对方,当即摆摆手,让刘昌收回兵器。

    这种剧毒隐藏在翡翠竹的叶片之内,根本看不出来,级别至高,恐怕至少达到了四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能下毒的至少是位四星毒师,这种人物,又怎么可能甘心在一品阁做个小厮?而且,这种人真想对自己的用手,也没有任何防备,绝不会搞得这么复杂。

    毕竟,翡翠竹自己并不一定会买,提前在里面下毒,是要害自己,明显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收回兵器,刘昌依旧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老师购买的药材中,居然蕴含剧毒,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麻烦之大,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堂堂一品阁,居然有这样的东西存在,到底是谁?

    又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小兄弟,感谢你的帮助!”

    老者恢复过来,再次看向张悬,不再是不屑、审视,而是赞扬,钦佩。

    这根翡翠竹,就连他都没看出问题,对方只扫了一眼,连靠近都没靠近,就能确定,这份眼力,未免太可怕了!

    恐怕在鉴宝上的级别,比他还要高上几分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“现在确定是假的了?”张悬眼皮一抬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假的!”老者迟疑了一下,点头。

    翡翠竹,可以炼制丹药,让人安神静息修为大增,现在这株,却能把人弄死,说是假的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不用怪他,也不用怪一品阁,这株翡翠竹,并非他们下毒,甚至,都没人下毒!”双手背在身后,张悬头颅微微扬起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下毒?”

    老者疑惑,就连金从海、古牧也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对毒懂得不多,二人可是真正毒师,从小接触,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个毒,诡异无比,融入经脉都难以发现,毒性之猛,效果之强,化凡三重都能轻易毒杀。如果不是有一位四星毒师专门配置,怎么都说不通。

    如果没人下毒的话,那……这毒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“你去把翡翠竹的产地,收购资料拿过来!”

    没解答众人的疑惑,张悬而是看向刚才的小厮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青年为他和一品阁说话,小厮感激的看了一眼,急忙退了出去,时间不长,拿来一个本子。

    一些大的商场,都会将购买宝物经历,以及宝物的来历,详细打听清楚,记录成册,防止购买的人询问。

    一来,可以凸显宝贝的价值,二来,出了问题也能方便查询。

    “念出来听听!”张悬吩咐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厮点点头,翻开资料:“翡翠竹,产地洪旭沼泽,由商旅团发现,与四个月前,用特殊方法采摘下来,送到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一品阁中,关于翡翠竹的记录十分详细,包括谁挖出来,谁送过来,在哪里交易,又用什么方法让其保持新鲜……

    一个介绍足有数百字之多。

    不过,听完这些介绍,众人非但没觉得清晰,更加迷惑了。

    因为,这些记载,和青年说的一样,几乎全部由人经手,没有机会碰到毒师,也就自然没人下毒。

    可真要没下毒的话,刚才那是什么?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剧毒,渗入枝叶,却不伤植被,甚至外表都丝毫看不出来,就算是四星毒师,恐怕也要花费不少时间,才能完成!”

    金从海神色凝重,也同时奇怪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记录是真的,的确没下毒的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四星名师,想要将毒下的如此隐秘,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毒不光能杀人,厉害的剧毒,连植株也能轻易毒死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越听越迷惑,实在想不明白,刘昌鉴宝师忍不住看向张悬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?”

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:“那好,我就给你们解释一下!洪旭沼泽盛产什么,想必各位都很清楚吧!”

    “盛产?这地方盛产【枯叶茶】……难道和这东西有关?”

    老者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(求一**荐票?。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