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虽然有钱,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    自然也不可能愚蠢的500灵石购买,500金币卖掉。

    这小子到底是脑子有病,还是神经犯抽?不然怎么会说出如此愚蠢的话?

    转头看去,就见不远处的青年,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: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闹够了没有?你可知道我家老师是什么人,就在这里信口雌黄,大放厥词?”

    见他越来越过分,连老师都敢挑衅,刘昌鉴宝师再也忍不住,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目光锐利,看宝物第一眼,就能找到关键所在,如果没猜错……应该是鉴宝师吧!”

    张悬眼睛一瞥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我们家老师,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昌正想介绍身份,就被老者打断:“好了,既然知道我是鉴宝师,就应该知道,我不缺钱,也不会出售已经购买的东西!”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家伙就是个脑子有问题,懒得继续计较,看向眼前的小厮:“把这东西都给我收起来吧,还有之前要的那几样,一块拿过来,送到我府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厮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结束,几株药材,连同几件宝物,就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赵雅等人悄悄看去,禁不住同时咂舌。

    虽然数量不多,但每一样,都异常珍贵,标价都不下于三百灵石。

    几样加在一起,恐怕早已超过了两千灵石之多,一把手拿出这么多,还面容不改,这老者的身价之高,的确令人骇然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人物,老师500金币就想买人家500灵石购买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?

    疑惑的看向老师,想知道他会怎么做,就见青年,双手背在身后,一脸惋惜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,本以为大人物、鉴宝师,买东西能长点眼,没想到花大价钱拿了假货就走,这品味……还真让人难以理解!”

    声音带着叹息,好像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假货?你可知道我老师是谁?就在这里信口胡说……”

    老师放他一马,还以为这家伙会偃旗息鼓,没想到说出这话,刘昌面容一沉,快要炸开。

    有完没完?

    老师不跟你计较就算了,居然还敢说买假货,是不是找死?

    “哎!”面对呵斥,张悬毫不在乎,再次叹息,情不自禁的摇头:“眼拙倒也罢了,还不承认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关键还自称什么还大人物,丢人。算了,既然不听人劝,想买假的东西,我也就不多事了,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一招手,带着赵雅等人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,你说谁买的是假货?不把话说清楚,别想走……”见这家伙欲言又止,很明显说老师买了假东西而不承认,刘昌再也忍不住,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身上的气息散发出来,真气流动,力量十足,居然是一位化凡一重增寿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同样是增寿境,他这种有名师,又在万国联盟修炼的武者,自然要比自己突破的丁宏强大多了。

    真要出手,就算张悬最近进步很大,恐怕也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对方身上散发的气息,张悬毫不在乎,反而眼皮一撇:“怎么?眼睛不好没找到真货,还不让人说?好心提醒,觉得没面子了,想要留住我们?”

    伪装杨玄,这种情况见得多了,没有这个自信,还装啥装?

    “打眼?你可知道我家老师是谁?整个洪海城多少人求着老师帮他掌眼……”

    气的脸色泛白,刘昌正要继续说下去,就见老者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摆摆手,老者看过来:“你说我买到了假货,不知哪个是假的?有何凭证?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普通问话,却带着浓浓的自信,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,好像只要说错一句,就会遭到教训。

    “凭证?你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张悬微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有理有据,证明我的确看走眼了,当然会承认!不过,要是信口雌黄,胡说八道,只为哗众取宠,我可以不介意,恐怕……刘昌也不会同意!”

    老者语气中带着威严。

    直接说他眼瞎不识货,真要是胡说八道,就算不用出手,做为学生的刘昌,也不会放过对方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让人头疼……”

    将这些看在眼里,赵非武眼睛一白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真想买安神草,拿出钱即可,和一个大人物杠上,简直就是最愚蠢的做法。

    还真是个不省油的灯,走到哪,闹到哪,就不能安生点?

    乖乖拿钱解决多简单?

    如果给张悬知道他的想法,肯定会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你是联盟盟主的女儿,堂堂公主,不缺钱,站着说话不腰疼,要是有钱,谁冒着被打死的危险装逼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哗众取宠?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摇摇头,张悬向前一步,看向老者刚买的一堆物品之中:“这根翡翠竹是你刚刚购买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根翡翠竹是老师花费了三百灵石买的,整个洪海城就这一根!”刘昌点头,冷笑一声:“怎么,你觉得它有问题?”

    东西就在跟前,下面也有标价,没什么可否认的。

    再说,他也不觉得这东西有假,不光是老师亲自掌眼,他也仔细观察了,没有丝毫错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翡翠竹的功效是什么?你们购买这东西又用在何处?”

    不理会对方的话,张悬沿着竹子转了一圈,手指轻轻触碰,像是确定了什么,微微一笑,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翡翠竹是一种特殊灵药,叶子可以入药,是炼制【翡翠玲珑丹】的主要材料。这种丹药能让人产生玲珑之心,消除心魔,心境自然安详,对化凡境三重,阴阳境的强者都有极大帮助?!?br />
    “至于……茎干,十分坚硬,能够炼制灵兵【翡翠弓、无伤箭】。翡翠弓,灵品初级兵器,配合无伤箭,射穿身体,因为速度太快,甚至连伤口都没有留,就能将人斩杀,是不少化凡强者,都愿意出大价钱购买的兵器之一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,还有另外一个效果,那就是可以做成阵基,形成特殊阵法,只不过这个效果比前两个都要弱,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捋着胡须,老者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言语中平淡自信,显示出广博的知识和傲人的见识。

    翡翠竹,别人都知道珍贵,却不知其用,他身为鉴宝师才略知一二,否则,也不可能花费整整三百灵石购买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一般人只知道翡翠竹的叶子能炼成丹药,对炼制大弓、形成阵法,知之甚少,能知道这点,算是不错了!”

    赞扬一声,张悬接着看过来,嘴角一扬:“既然有这种功效,不知道你买回去,是布置阵基、锻造弓箭呢,还是炼制丹药?”

    炼制丹药,不光要叶子,还要使用茎干做火引,煮豆燃豆萁,才能发挥最佳效果。

    锻造弓箭,则需要在新鲜的时候,用特殊药物温养,让其更加坚韧,不过这样一做,叶子就等于混杂了其他物品,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至于做成阵基,也和这两个功效相仿,需要刻画阵纹,重新炼制,叶子同样受到影响,无法再用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翡翠竹有三个作用,但一根竹子,只能选择一样,否则,画虎不成反类犬,反而会将其彻底浪费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炼丹!其他功效虽然也不弱,但比起前者,还是差了不少!”

    眉头一皱,老者不知道问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,不过,依旧耐着性子解释。

    翡翠玲珑丹,那可是对化凡境三重强者都有用的东西,珍贵无比,每一枚都能卖到天价,远不是翡翠弓、特殊阵法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300灵石的翡翠竹,想要回本,而且赚的更多,自然要用最大的功效,其他只是辅助的小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炼制翡翠玲珑丹,那我就说你买了假货!”

    把想知道的问了清楚,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假货?翡翠竹通体青翠,宛如碧玉,枝叶之间带有大缝隙,刀划不伤;每一个分支上,拥有三根叶片,叶片又有七根叶脉,不多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没回答,刘昌快速将翡翠竹的鉴别方法说了出来,条条框框足有数十个之多,每一样都和他手中拿着的竹子一模一样,没有二致:“这是翡翠竹的鉴别方法,不用老师确认,就连我都知道,这绝对是真品,如假包换。你居然说是假的?那好,如若这不是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些的确是鉴别翡翠竹的方法!”张悬笑盈盈的点头,并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呃?你知道,那还说是假的?”刘昌一愣。

    “背的不错,鉴别的方法也对,这根也的确是翡翠竹,如假包换!”张悬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前人都是这样确定的,你敢否认……嗯?你说什么……是?那你还说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耍我们?”

    本以为他会否认,没想到直接承认是翡翠竹,所有人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就连赵非武、金从海,也眉毛一跳。

    刚才说的这么信誓旦旦,热闹非凡,既然这玩意就是,闹个鬼??!

    信誓旦旦的说人家买了假货,结果,又承认买的东西是真的……就算精神分裂,也不至于这么过分吧!

    (大家知道起点流传的三**王吗?第一,帝霸主角李七夜,装逼如风。第二,重生之都市修仙陈北玄,一生行事何须与人多说。最后一个,就是咱们的张吊脖子张老师,看起来傻傻的,却能装逼把人逼疯。。大家看完本书,也可以看看其他两本,绝对爽到飞起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