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?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随即就看到烟尘缓缓散去,一个人影,慢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是张悬又会是谁!

    此时的张悬,身上没有丝毫狼狈,纤尘不染,好像刚才被攻击的根本不是他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,整个人气势如云,狂暴的力量从全身穴道激射而出,比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丁宏全身僵直。

    全力打出的攻击,实打实的落在对方身上,非但没杀死,还让他突破了,真正达到了半步化凡,这……绝不是真的!

    之前觉得张悬这次难道劫难的“公子”等人,也都一个个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属蟑螂的吧?

    这样打上去都没事?

    “半步化凡又怎么样,死!”

    丁宏眼睛赤红,一咬牙,手腕一翻,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,笔直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没用兵器,不是心慈手软,而是觉得对付一个至尊巅峰没必要,现在这家伙这么逆天,再不使用,恐怕真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再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剑芒如水,寒气如霜。

    达到化凡境,又沉浸在剑道世界一百多年,早已修炼的出神入化,一招使出,剑气纵横,白色的剑芒,笼罩方圆数十米的距离,让人难以近身。

    “是剑意!”

    所有人面容全都一凝。

    能领悟兵器真意,说明对兵器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高深的境界,施展出来,如驱手臂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意境,对兵器的感悟和心得,没有不知多少年的苦功很难完成,领悟这个,同级别,想要战胜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但领悟了剑意,还走了很远!”

    金从海眉毛皱起:“看来,张师想要获胜,几乎没什么可能了!”

    张悬没突破前,对方单凭武技,虽能够伤到,想要杀死还需要花费不少手脚,施展出剑意,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剑意代表着剑的锋芒和速度,同级别强者中,领悟了这层的,都要明显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而这位张师,连二十岁都不到,又用的是枪,恐怕对剑意的理解,远远不如,再想胜出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公子”、魏余青等人虽没说话,却一个个表情凝重,很明显,也默认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领悟剑意的化凡境强者,不是一般的恐怖,可以说,就算金从海出手,想要胜过,也要花费一番手脚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剑气笔直划过,地面被刺出一道深深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和众人的紧张不同,张悬脸上没有半分着急,而是轻轻一笑,向前踏出。

    身影虚幻,眨眼功夫前进了四、五米。

    仿佛提前知道了对方的招数和剑芒一样,身体左右晃动,锋利的剑气,贴着皮肤飞了出去,没伤到半分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悬,就好像一个灵动的游鱼,哪怕前方剑气如网,也能顺利找到漏洞,轻松钻过。

    “半步化凡……果然强大!”

    感受到身上力量的变化,张悬边前行边感慨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他是无法突破半步化凡的。

    谢久晨堂主搜集的至尊秘籍很多,但如何突破半步化凡的并没有几本,即便有零星记载,整理起来,也不全面,无法形成真正的天道秘籍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才在顺利突破完至尊巅峰后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赤焰莲子中的力量实在太狂暴了,他想停止,力量却没消耗干净,根本停不下来,就出现了继续冲击半步化凡的局面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,没有相对应的天道功法,强行冲击,很容易走火入魔,弄不好,还会因此受伤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是十分危险的,差点就控制不住体内暴躁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丁宏出手了。

    强大的力量,扑面而来,立刻将快要爆炸的张悬,给彻底压制,两股力量对碰,他非但没事,反而借机突破了桎梏,成功晋级。

    可以说,要不是这家伙出手,他弄不好会因为赤焰莲子力量狂暴而走火入魔,不用打,也要受伤。

    本想杀他,却在无意中帮了忙,顺利突破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刚才说的“多谢”,真心实意,没有半分虚假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这件事给丁宏知道,肯定会吐血三升,当场气的活活死去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那么着急,不出手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法在脑海一闪而逝,进入对方剑芒区域,张悬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此时的双眸,纹理流淌,明理之眼再次运转。

    他的明理之眼,可以看穿超过自身一个小级别的强者。

    丁宏化凡一重增寿境初期,纹理流动之下,各种缺陷、招数,在面前毫无遮掩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天道之拳配合辉煌的真气,形成了一道拳虹,从剑芒中间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没想到施展出剑芒,依旧被对方钻过,还打出一拳,丁宏面容铁青,一声咆哮,长剑转了半圈,向前一封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拳虹落在剑身上,强大的攻击,发出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,丁宏忍不住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十万巨力?增寿境的力量?”

    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至尊境,又叫万鼎境,意思是力量突破万鼎,单凭力量就能横压盖世,霸气无双。

    达到这种级别,每增加一个小级别,增加一万鼎的力量。

    正常至尊后期,刚好拥有四万鼎的力量。

    至于化凡境,超脱凡胎,虽然能够借助天地之力发挥出超强战斗力,却也有限制。

    一重增寿境,正常情况下,全力爆发,十万鼎就是尽头。

    因此也被称为十万巨力。

    如果说万鼎代表至尊,而十万巨力就代表化凡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只是半步化凡,就能发挥出十万巨力……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本来,丁宏还想着,就算对方突破,绝对力量上,肯定有所不如,现在接了一拳,立刻知道,这种优势已经全部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力量达到十万,又如何,单凭拳法,就想破除我的剑意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牙齿再次咬紧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长剑舞动,剑芒如梭,一道道剑意,眨眼功夫布满全身,如同流水,形成了一道光圈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将这招看在眼里,“公子”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的确够无耻的!”

    金从海点头:“利用剑意笼罩自身,等于采取了防御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!堂堂化凡境强者被一个半步化凡逼得只能防御,真是奇也怪也!”

    丁宏现在这招,并非想杀张悬,而是防御自身。

    剑芒锋利,将全身笼罩的密不透风,拳头再强,也不可能通过伤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家伙现在已经被眼前这个青年连番的手段吓怕了。

    知道再想杀死对方,已经不可能了,直接采取守势。

    化凡强者,就算在万国联盟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,此刻被一个半步化凡逼成这样,就算亲眼所见,都让人觉得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“主动防守……那张师,是不是没办法了?”

    魏余青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好办法,剑意布满全身,不停流转,找不到缝隙,除非也领悟到剑意境,不然,想要破开这种守势,很难!”

    金从海道。

    采取这种守势,剑意流淌,浑身都是锋芒的剑气,拳头再坚硬,也是凡胎**,怎么可能和以锋利著称的剑气硬抗?

    “张悬,你是很厉害,不过,现在伤不了我,我也伤不了你!既然丁牧已经死了,不如咱们就此作罢,井水不犯河水,如何?”

    防御住对方的攻击,丁宏这才松了口气,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开口道。

    对方斩杀了他最宠爱的重孙子,本来想将其杀死,以震威严。现在却发现,非但杀不了,弄不好自己还会死,纠结许久,只好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丁牧死就死了,后人这么多,总能选一个新的出来,接任王位,一旦自己被杀,真就啥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伤不了你?”张悬摇头:“你想太多了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剑意悬浮,布满全身,你还想以拳头破开不成?”

    丁宏冷笑:“除非,也领悟了剑意,以剑意对剑意……不过,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他为了领悟剑意,曾入不毛之地,整整待了三十年,这才成功突破,眼前这家伙,连二十都不到,就算从娘胎开始练剑,又能领悟多少?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之前施展枪法,自己也看了,招数精纯,力量十足,很明显有了极深造诣。

    兵器这东西,虽然没有限制,每个人都可以修炼好几种,但想要将一种练到极限,必须花费无数精力。

    将枪法修炼到如此境界就很不错了,还想将修炼出剑意……这有可能吗?

    “让我施展剑意?这的确不太可能!”

    知道他的想法,张悬淡淡一笑,手腕一翻,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这玩意级别太低了!”

    伴随话语,握住剑柄,缓缓拔出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

    长?;姑怀沟壮銮?,周围所有佩剑的众人,腰间的剑身不由自己的鸣响起来,宛如朝拜帝王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万剑齐鸣,龙吟啸天……这是、这是……比剑意更高深的……剑心境?”

    头皮炸开,丁宏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(周一,求推荐票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