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厉害!”

    蛮兽背上,“公子”等人已经来到,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金从海忍不住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的确很厉害,一眼看出招数的破绽所在,冲进别人眼中最危险的地方,置死地而后生,不光眼力好,还要有大毅力!”“公子”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估计这个洛千红,已经抵挡不住了,不过……这是轩辕王宫,兵士不少,就算个人武力再强,也不可能和一个国家抗衡。我们怎么办?要不要下去帮忙?”金从海满是迟疑的道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也知道这个问题,将古牧找来,可能就是为了抵抗这些兵士的!”“公子”道。

    诸多职业中,名师单体攻击力最强,但要说群攻最广,不畏惧人多,恐怕只有毒师。

    只要毒药足够,来的再多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!”金从海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别忙,如此年轻的二星名师,一眼将半步化凡强者的破绽看出来,无论眼力,还是见识,都让人拜服。如果他想别人插手,肯定早就告诉杨师了,没告诉,明显是不想麻烦别人,咱们还是先看着,等他实在坚持不住再说!”

    “公子”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是!”金从海点头,眉毛一扬:“洛千红输了!”

    伴随他的话音,下面的张悬已经从“江门”出钻了进去,肩膀横扫,狠狠撞在对方的胸口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被狂暴的肉身正面撞在身上,洛千红面皮一抽,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名师堂堂主,三星巅峰名师,青叶榜排行第三的半步化凡,一招败北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哗然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洛千红都以无敌的姿态出现,拥有无数拥趸,本以为对付一个不足二十的家伙,手到擒来,做梦都没想到,是手到擒来了,只不过受伤的一方变成了他,被人家“擒了”……而且,还如此彻底。

    “楼主,这个才俊榜第一名……还是丁牧太子?”

    青叶楼最高的楼层上,廖青训长老忍不住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丁牧?胡说什么,当然是这位在张悬名师了,他们两个怎么有可比性?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戴峰楼主道。

    “可你……刚说丁牧太子,前五百年,后五百年,盖世无双……”廖青训长老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刚把太子夸成一朵花了,天上少见,地上没有的模样,怎么眨眼功夫就变卦了?

    太快了些吧!

    “我说过吗?廖长老,不要纠结这些,快点派人查一下,将他的资料给我拿过来!”被当面揭穿,戴峰楼主老脸一红,急忙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!”廖青训长老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青叶楼负责搜集这个封号王国境内,以及统治境内诸多诸侯国的消息,突然多住这样一个高手,事先居然没有一点消息,只知道是位驯兽师,的确是他们的失职。

    “他的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众人,惊讶的不敢相信,啸天兽背上的莫雨更是震惊欲死。

    对方一路成长,她是亲眼看到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,四天时间,就算成为至尊巅峰,也是最弱的,力量晋升太快,使用上肯定有些虚浮和勉强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想到……连半步化凡都轻松击败!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还是人吗?

    不光晋升快,还一晋升就巩固,气力沉稳……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招撞飞,身受重伤,洛千红脸色难看,郁闷的快要发疯,满是后悔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傻,轻易听了丁牧的谎言。

    能逼得他躲到名师堂,怎么可能简单?

    不掺和这个,还能保住名誉,现在好了,丢人现眼,这个名师堂堂主,以后恐怕将会成为所有人的诟病。

    “以二星名师的身份,战斗三星,属于以下犯上……待我处理完这里,会给名师堂一个交代,亲自闯堂,向轩辕王国名师堂,要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一甩衣袖,不待对方说话,张悬哼道。

    闯堂,是指孤身一人挑战一座名师堂。

    有矛盾也好,有问题也罢,犯错误的名师,只要不是背叛人族,能闯过名师堂的种种桎梏,就没资格为其定罪,总部也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“闯堂?”

    洛千红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名师闯堂,成功率极低,可只要成功,被闯的名师堂,就等于毁了,将会成为整个万国联盟的笑柄!

    他这位堂主也不用做了,不光会被撤职,弄不好还会被召回总部查办!

    毕竟,能逼得一位名师闯堂,解决问题,足以说明事情闹到了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身体一软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还气势汹汹,听到这话,已然提不起半点精神……

    这个丁牧,到底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理会已经骇然变色,说不出话来的洛千红,看了一眼,马上就要结束仪式,继位国王陛下的丁牧,张悬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拦住他!”

    见名师堂都没挡住,还留下了闯堂的豪言,丁牧脸色难看,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伴随他的喊声,众多士兵围了上来,各种兵器出鞘出鞘,寒芒闪烁。

    这些兵士的实力都不高,只有鼎力境,可人数众多,将这个祭天台都围起来,足有数千。

    数千兵士,联合形成的攻击,就算半步化凡都要暂避锋芒,不敢硬碰。

    “张悬……你要小心!”

    莫雨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一个鼎力境不足为患,十个也不算什么,但数量达到一百、上千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力量再强,也有穷尽的时候,和数千人战斗,磨都能将你磨死!

    这也是散修,不敢得罪国度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面前,再厉害的强者,都只是匹夫之勇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从海眉毛也是一皱。

    身为化凡境的强者,面对一千个武者,也能从容而退,可面对数千,就算是他,也感到了浓浓的压力。

    大将易杀,千军难退。

    个人实力再强,扔到一个训练有素的军队里,也会受到冲击,很难抗衡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下麻烦大了,除非……使用毒师手段!”“公子”也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多的兵士,连金从海都觉得困难,更别说对方了。

    这个张悬刚才的表现虽然经验,但和自己这位属下,还是差了很大一截的。

    想要获胜,除非使用了毒师的手段,给这么多人同时下毒。

    不然,眼力再高,力量再强,也不可能胜过前仆后继的大军。

    “毒师手段不能用,他身为名师,强攻一个王国,已经遭人诟病了,一旦在用毒,我怕……身份真的会遭受质疑,甚至引来更高名师堂的调查,成为人生的一大污点……”

    魏余青忍不住开口:“古牧殿主,实在不行……你动手吧!”

    身为兽堂长老,对名师这个职业,知道的很多。

    这个职业,代表着大陆的正统,所有人的行为楷模。

    强攻一个王国,要杀人家即将登基的太子,本身就很遭受质疑了,一旦再用毒师手段,以后就算到了名师堂总部,也难以分辨的清楚。

    真要把坏名声弄出来,以后谁还敢拜师?

    肯定必然会成为生涯中的污点,再没办法洗脱。

    以后再想考核更高级别,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古牧殿主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受邀请过来,就是为了这事,只要出手,也算报了“师叔祖”的指点之恩了。

    “先别忙,你们看张悬的眼神!”

    答应下来,古牧殿主正在准备毒药,就听到一侧“公子”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眼神?”

    古牧殿主一愣,急忙看过去,果然给他看出了不寻常。

    被这么多兵士围住,身为至尊巅峰的青年,没有丝毫慌张,反而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太沉着了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人都会慌张的场面,他居然丝毫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恐怕他已经有了对策,不然不会这样沉着!”

    “公子”接着道:“写别着急出手,静观其变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众人同时点头,齐刷刷向下看去,正想推测青年到底用什么方法,让这些兵士不对他攻击,就听到下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修炼之道,贵在坚持,方能进步,有所成就。鼎力境,想要突破辟穴境,需要三点,第一,认准穴道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郎朗的声音,从青年口中生出。

    “讲课?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讲什么课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以为他有什么对策,听到居然开口讲课,所有人全都面面相觑,一个个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搞什么?

    被这么多兵士围住,开始讲课了?

    人人都以为,过来闹事,他却大战四方,未尝败绩;人人觉得名师堂出面,肯定会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他却口言闯堂,一点面子都不给……

    现在众人都觉得,肯定要血洗祭天台了,却开始讲课……

    咱能按常理出牌吗?

    你的举动也太让人摸不清头脑了吧!

    蛮兽背上的众人也一个满脸懵逼,搞不懂下面的张悬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对,他不是讲课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“公子”反应过来,脸色一变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:“他这是师言天授……一言驱百敌,一语灭万军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