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对劲,这家伙有点门道!”洛千红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    白晨在这边跳来跳去,配合性的喷血,跟喷水壶似的,别人看来是跳舞,而他却看出了不简单。

    很明显青年那快要抬起的脚对自己这位老友,有很大威胁,甚至不惜反噬受伤,也要后退避让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这家伙看出了白晨的招数中的问题所在,提前想出化解的方法,这才如此轻松随意,让同为名师的白晨,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……他早就知道白师会出手,提前研究过他修炼的武技和功法?”

    丁牧也看了出来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提前研究?这不可能!每个人修炼的功法、武技,除了至亲之人,不可能告诉,甚至就算亲人,也要留上一手,避免被对手知晓,加以利用?!?br />
    洛千红边摇头边道:“白晨会大般若手我知道,但清风连环拳和离殇刀,从未在别人面前施展过,我都不太清楚,一个外来者,怎么可能提前调查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丁牧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这位年轻名师的种种传说。

    之前没当回事,只觉得对方是有个好老师,沾了师父的光,现在看来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是他见过或者修炼过这些武技,知道其中的问题所在……”

    解释了一句,洛千红忍不住转过头来,盯着眼前的太子殿下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我,没有细说?此人真的只是个普通二星初期名师?”

    这家伙来到告诉他,得罪了一个一等王国的普通名师。

    下属王国的二星名师而已,没怎么在意,也就没有细查。

    谁知道,一时疏忽,居然闹出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刚才站在蛮兽身上,放声呵斥,本以为是个啥都不懂的鲁莽家伙,就算有些天赋,受限年龄,也不足为虑,现在看来……根本不是这回事。

    普通二星初期名师,能修炼过这么多武技,顺便知道漏洞所在?

    肯定是丁牧含糊不清,言语不详,才让自己有了误判!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被当面质问,丁牧拳头一紧:“我对他知道的也不多,只知道……考上二星名师,还不足十天!”

    “不足十天?”

    洛千红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按理说,真要是个刚考核成功的二星名师,不应该这么厉害???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满脸疑惑,还没想明白,就听到一声拳脚入肉的声音,急忙转头看去,只见白晨再也躲闪不住,被一脚踹在脸上,飞出四、五十米,头插在一截矮墙上,已然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连续被张悬逼得只能乱跳,遭受自己力量的反噬,再也忍不住了,冒险想要与对方同归于尽,结果……他是“归”了,对方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“白师被一脚踹飞了?”

    “实力这么强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太子殿下是才俊第一吗?他……二十岁不到,就击败白师,岂不更加厉害?”

    刚才“跳舞”,众人看不懂到底什么情况,现在白晨被踹晕,再傻也知道这个“莽撞”的青年,实力之高,尤胜三星初期的白师。

    一个个你看我,我看你,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众人吃惊,周围的诸多士兵,见青年继续前行,距离他们的太子殿下越来越近,齐刷刷冲了过来,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先别忙!”

    见丁牧打算让护卫动手,洛千红大手一摆。

    “洛堂主……”还以为他要变卦,丁牧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劝劝,能和平解决最好!”

    虽然责怪这家伙没说实话,但洛千红欠王国的恩情,不得不报,更何况事已至此,就算想躲避也来不及了,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洛堂主了!”

    丁牧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继续举行仪式,加快些速度,只要成为国王,手持玉玺,就简单了。我也有更好的理由帮你说话!”

    洛千红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丁牧连忙点头,急忙向中间的王位走去。

    见他去迎接王冠,接受最后的加冕,这才松了口气,洛千红转身向张悬的方向走了过来,看向拔出兵器,随时都会动手的诸多士兵:“全都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“洛堂主!”

    都知道他的身份,众士兵让出一个通道,纷纷躬身。

    “这位应该是张悬张师吧,在下是轩辕名师堂堂主,洛千红!”

    几步来到跟前,洛千红抱拳:“我不知道你和丁牧有何仇怨,不过,冤家宜解不宜结,既然大家都是名师,我就在这里充当和事佬,这件事就此作罢。你只要开口,什么样的赔偿,我都让他去准备!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把丁牧的命拿过来,我就会离开!”

    张悬语气淡然。

    再珍贵的赔偿,又怎能比得上自己学生的性命!

    “丁牧是太子殿下,而且马上继位成为轩辕王国的国王陛下,如果被杀,将会引得国度动荡,民不聊生,这件事传到任何一个名师堂,都会阻止,弄不好你的名师身份,都会受到牵连……”

    眉头一皱,洛千红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见丁牧正在加快继位仪式,这家伙明显在拖延时间,张悬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看你年纪轻轻就有这种实力,爱惜人才,才不忍出手,别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洛千红哼道。

    给脸不要脸,就算天才又如何,难道还真以为自己堂堂三星巅峰名师,半步化凡强者,怕了你不成?

    “不让开,那就跟那家伙一样,躺下吧!”

    见他还在墨迹,眉毛扬起,张悬也不多说,身影突然一晃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从原地消失,窜出几十米,出现在对方跟前。

    天道身法。

    刚才和白晨战斗,一直没用天道武技,就是等待这一刻,不然,绝招被对方发现,就可能提前做出预防,也就起不到效果了。

    修为达到至尊境,天道真气变的更加精纯厚重,天道身法的速度和效果,也增加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算洛千红身为半步化凡,也没想到有这么快的速度,待反应过来,人已经来到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瞳孔一缩,洛千红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还没退出半步,就看到一个拳头,由小变大,出现在视野。

    天道之拳!

    看这拳的速度,不比身法慢,甚至犹有过之,极有可能超出声音的速度。洛千红知道躲闪不过,体内真气沸腾,充盈双手,手臂交叉,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拳、掌对碰,只觉得掌心发麻,脸色一白,洛千红连续后退了七、八步,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为了卸掉对方狂暴的力量,每退一步,脚掌都会深入地面足足三寸,坚硬的岩石里气息的冲击下,全都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拳法!”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传来,洛千红手臂轻颤。

    硬碰一下,也看出来了,对方的力量虽强,但和他这种半步化凡比,还是差了不少,可怕的是这招拳法!

    符合大道,眨眼功夫就来到眼前,居然……没有丝毫漏洞可找,毫无缺点!

    即便他这种三星巅峰名师,仓促之下,都吃了个暗亏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压住有些混乱的真气,双掌一翻,向前踏出。

    一招逼得他后退,丢尽了颜面,这次不能让对方动手,要抢的先机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半步化凡强者的真气喷涌而出,在周围宛如形成了一片江河,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。

    武者,修炼自身,能够发挥出肉身、真气的绝对力量,并且让其达到巅峰和极限。

    而化凡境强者的修炼方法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真正化凡强者,可以借助周围的环境,调动四周的元气为己所用,从而发挥出超出自身数倍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用张悬前世的话来说,武者用的是拳头和肌肉,而化凡则等于动用了机器,借助了外力。

    不能相比。

    赤手空拳,怎么可能打得过坦克、大炮?

    半步化凡,尽管还没达到这种借助自然,借助环境的能力,却也踏入了门槛,可以动用的力量,已然远超至尊巅峰的四万鼎!

    甚至,就算张悬的五万鼎,与之相比,都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真气散开,半步化凡境实力全部施展开来,控制住周围,洛千红这才松了口气,一声轻哼,手掌一转,对张悬就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鬼级巅峰武技,拂袖手!

    暖风拂柳翻衣袖,夜雨润物度江门!

    这一掌轻飘飘,看起来没有丝毫重量,却将周围的元气,凝聚成一个铁块,别说岩石,就算钢铁、鬼级兵器,都能轻松打穿。

    半步化凡配合鬼级巅峰武技,力量十足,别说一个至尊巅峰,就算同级别的高手,都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一出手,洛千红算是将自己拿手本领都用出来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手掌以让人敬畏的速度,来到青年跟前,正要落下,就见对方非但没躲、没逃,反而身体一晃,笔直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拂袖手,清风暗度,招数飘渺,让人难以抵挡……却也有缺陷,也就是口诀中的“江门”。

    而这家伙此时正站在他的“江门”所在!

    一招看出缺陷,找到位置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!

    这一刻……

    洛千红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(学生中考体育,老涯做为裁判,从昨天一直到周六,连续五天。第二章更新可能会晚一些,抱歉。不过,会尽量保证两更。上班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。大家多多见谅,还望有月票的继续投。虽然更的少,但老涯还是很认真的再写故事,而且,还很不要脸的开口了,你忍心拒绝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