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张悬应该学会了某种厉害的练体方法,能让肉身力量突破万鼎,可以越级战斗。

    但金身铁臂猿更加恐怖!

    而且强的是综合实力,无论从哪一点,都无懈可击,就算青年不弱,依旧没有获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反而会伴随战斗的推移,出现这种那种的弱点,被它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按照他的见识来看,这位张悬如果没有其他方法,输掉已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是很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魏余青长老也看了出来,跟着叹息一声,正想继续说下去,突然嘴角一抽:“堂主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他继续说下去,就见谢久晨堂主,已然说不出话来,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,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只见下方,刚还战斗如火如荼的一人一兽,不知何时,已然勾肩搭背,好的跟一个人似的,就差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凶狠巴巴,想要将张悬撕扯成碎片的金身铁臂猿,此时,正拍着张悬的肩膀,一副我罩着你的模样,满是义气。

    不光二人吓得咬着舌头,其他看热闹的众人也个个嘴角抽搐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刚还打的你死我活,战斗的热血沸腾,怎么……转眼间,就这样了?

    就算你俩之前认识,也有个征兆啊,这一惊一乍的,搞什么?

    “刚才战斗的时候,我貌似看到这个青年,利用传音入密说了些什么,金身铁臂猿立刻态度大改!改变的如此快速,会不会和他说的内容有关?”

    江南屏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经历了之前一走神,下方就出现结果,这次他从一开始,就瞪大了眼睛,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因此,下面一人一兽改变的态度虽快,还是让他看到了蛛丝马?!?br />
    就在铁臂猿占上风的时候,青年嘴唇动了一下,似乎用传音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刚还看起来有杀父仇人一般的蛮兽,就立刻抽筋一般,态度大改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……只是,说一句话,就让金身铁臂猿改变态度,这……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魏有道依旧满脸的雾水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可能,可……你见过揍一顿,就让疾风狼乖得跟哈巴狗似的,打一拳就让虎头兽,躺下装死?”

    江南屏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魏有道僵直。

    不是亲眼所见,做梦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旧觉得跟没睡醒似得,让他觉得下面的诸多蛮兽,是不是故意放水。

    “就算态度改变……金身铁臂猿也不可能放水让他过去吧!这家伙是尤长老的兽宠,已经答应守护最后一关,就应该尽心尽责……”

    又看了一会,实在搞不懂对方到底怎么做到的,魏有道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就算这家伙用了什么特殊方法,能让前面几个蛮兽放水,这个肯定不会。

    这头可是兽堂尤长老的兽宠,早已领了命令,死守最后一关,就算能用什么言语蛊惑的它不动手,想要通过,肯定还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到下方青年朗朗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猿兄,我要过去,你让一下!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看到,金身铁臂猿,满脸兴奋的点点头,没有丝毫迟疑的让开通道,紧接着巨大的蹄爪举起来,挥手作别。

    “我看……好像它不会尽责了……”江南屏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魏有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金身铁臂猿告别。

    天道图书馆照射下,任何缺陷都不能避免,这头铁臂猿先天有些问题,张悬告诉了解决方法,别说让路,就算让其马上改变信仰,变成自己的兽宠,肯定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蛮兽,只要没被彻底驯服,签订契约,改变主人没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就好像当初的青鹰兽,莫雨花费了巨大代价,好不容易培养出的信任感,不及张悬狂揍一顿。

    很快,来到十兽笼的尽头,张悬手掌一拍,一道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十兽笼挑战成功!

    “这就……通过了?用了多长时间?”谢久晨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魏余青长老嘴角抽搐:“大概……半盏茶的功夫!”

    “半盏茶?”谢久晨堂主眉毛乱跳。

    正常十兽笼挑战,要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一盏茶,为一刻钟,也就是八分之一时辰。

    半盏茶,十六分之一的时间就通过四关,击败十头蛮兽……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……他十分之八的时间,都用在走路上了,真正和……这些蛮兽接触、交手,也就几十个呼吸!”

    魏余青长老继续道。

    半盏茶功夫挑战十兽笼成功已经很逆天了,人家真正和蛮**手、碰撞的时间,一共才用了几十个呼吸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所见,属下有人这样回答,他肯定觉得撒谎都不会撒……

    “谢堂主,我算通过了吧!”

    正在眉毛乱跳,就见青年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通过,通过……”谢久晨点头。

    这样如果都不算通过,啥叫过?

    “那我的……灵兽血!”

    青年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去高台吧,我要当众给你!”谢久晨笑了笑。

    有人闯过十兽笼是他身为堂主时的功绩,自然要大肆宣传一番,让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悬知道对方的目的,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很快几人从场地走了出来,来到高台。

    “诸位驯兽师以及来兽堂的朋友,想必这次闯十兽笼的盛宴,诸位也都看到了?!?br />
    来到高台,谢久晨接过一位长老递来的玉盒,环顾一周,声音郎朗。

    “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驯兽师叫什么名字,以后他就是我的偶像了!我要以他为目标,努力奋斗?!?br />
    “以他为目标?你不觉得这个起点定的太高了,以后绝望吗?我看,还是以魏有道、江南屏他们为目标才算脚踏实地!实在不行,以罗塘、方进等人为目标也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倒是!”

    下方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刚才还争的面红耳赤的罗塘、方进、魏有道、江南屏听到议论,一个个面红耳赤,恨不得有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之前一个个都觉得轩辕王国兽堂我最厉害,现在才知道……想以人家为目标,都不可能!

    半盏茶闯过十兽笼,这种成绩,想想都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“通过十兽笼,奖励一滴灵兽血,这是兽堂早就立下的规矩,谁都不能更改!既然这位张兽师成功,我现在就将奖励赐予!”

    谢久晨堂主的声音接着响起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将手中的玉盒打开,果然看到一滴血液,盘旋在其中摆放的瓶子中,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灵兽之血!

    “张兽师,恭喜了!”

    给众人展示完,谢久晨笑盈盈的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!”张悬连忙把玉盒拿在手心。

    来兽堂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,现在兽血到手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希望从今以后,咱们兽堂,都能以张兽师为榜样,努力修炼,挑战十兽笼证明实力?!?br />
    知道这是最好的宣传机会,谢久晨堂主捋了捋胡须,大笑一声,环顾一周:“只要以后,无论谁挑战成功,兽堂都会赐予一滴灵兽血做为奖励?!?br />
    “灵兽血对驯兽师意味着什么,想必不用我多说,也都清楚吧!诸位,加油吧,只要努力,就没什么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双臂一震,谢久晨堂主大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的这番举止和这些话,很有煽动力。

    当众颁奖,让所有人都看到奖励的内容,然后以张悬为例子,对众人进行激励……

    话音结束,下面一片哗然,不少年轻一辈,全都激动地脸色透红,拳头捏紧。

    灵兽血的效果,无论对人还是兽都有极大帮助,每一滴,都价值巨大,这种奖励,谁都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有人通过十兽笼了,为啥我不能?

    一时间群情激奋,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。

    “堂主,我也想挑战十兽笼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呼吸功夫,就冲过来十几个驯兽师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这副态度,这么激动,谢久晨堂主满意的点头,正想说话,就见不远处的青年将灵兽血收起,也眼巴巴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堂主,既然人人都能挑战十兽笼,我挑战第二次,应该没啥问题吧!”

    之前从林若天手中得到两滴,仅让他拥有了9999鼎的力量而已,至尊都没突破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滴,就算有效果,想让他达到至尊巅峰,也还差的很远。

    想要帮路冲报仇,这个实力,是最低的要求。

    所以,需要更多的兽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谢久晨堂主一愣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还要挑战十兽笼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还要挑战?”谢久晨嘴角一抽:“你不是刚成功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刚说过,无论谁挑战成功,过一次,就能得到一枚灵兽血,我还需要更多灵兽血,所有还想继续挑战!”张悬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继续?”

    谢久晨堂主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你半盏茶功夫就成功,要是一直这样刷来刷去,我们兽堂还不要直接破产?

    灵兽血,如此珍贵的东西,就算轩辕王国兽堂,也没储存多少的……

    “是??!”张悬点点头,掰着手指计算:“放心吧,让我连续挑战二十次,赚取二十滴灵兽血就行了,我不贪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久晨堂主身体一晃,差点栽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