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蠢货!”魏有道冷哼,眼中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那可是疾风狼,山林中最为暴躁、凶残的蛮兽之一,虽只有宗师后期实力,但发起威来,别说宗师巅峰,就算半步至尊都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这二货居然啥都没准备,直接冲过去……你是来搞笑的吧?

    “疾风狼爱吃流波兽的肉,如果将之烤制,很容易获得好感,当然,想要将其驯服,没有两、三年的积累,几乎不可能……这家伙,这东西都没准备,就冲过去,难不成想要硬抗?”

    江南屏也嘴巴张开,一脸的无语:“世界上还有这么棒槌的人?不会……不是驯兽师吧?”

    挑战十兽笼,面对十大蛮兽,就算真气再多,力量再强,也不可能靠蛮力硬闯过去,只有通过各种驯兽方法,找到蛮兽爱好,从而获得好感,让其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这家伙倒好,空手就冲过去了,而且看样子,打算和这些疾风狼硬抗……

    脑子没毛病吧!

    只要是脑子正常的驯兽师,都不可能这么干??!

    因为……这也太尼玛二了。

    “世界上如果真有这样的驯兽师,绝对是驯兽师的耻辱!”大手一摆,魏有道哼道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江南屏点头。

    只要是驯兽师,就没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“不说他了,魏兄,如果是你闯这关,你会怎么做?”不再理会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,江南屏笑盈盈看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同为天才,竞争激烈,却也相互学习,一起进步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魏有道嘴角上扬,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:“很简单,烤制好的流波兽肉,加上明青山的泉水,然后再用最快速度,将其中最强的一头击败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办法,江南屏不由鼓掌,满是赞叹:“魏兄一出手果然不凡!流波兽的肉、明青山的水,都是疾风狼最喜爱的东西,用这两样笼络,然后再暴力出手……最美好的东西勾引,最强力的手段震慑!必然能在最短时间,让其丧失斗志,不敢与之为敌。妙,实在是妙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蛮兽就算再团结,再会联合,也只是兽而已,分而化之,让其丧失斗志,过第一关还是很容易的!”

    魏有道双目放光,也看过来:“如果换做江兄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江南屏左手背在身后,右手向下方的笼子一指,大有指点江山之意:“我和魏兄的做法不一样,我会……我会……我操!这什么情况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正想说出自己的想法,江南屏突然脸色一白,瞳孔收缩,差点没震惊的从上方摔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正想听好友说出自己的观点,见他这么失态,连粗口都爆出来,魏有道眉毛一皱,忍不住顺着看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之下,也全身一颤,一口老血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我眼花了吧?”

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封堂主、王兽师,我之前就说你们老了,眼光不好,非不听,这下好了吧!”

    见张悬一头插进疾风狼群的模样看在眼里,罗塘看了身后的两位老者一眼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啥玩意嘛!

    你们就想找这样的天才和我对比?

    比我强?

    是做梦比我强吧!

    “幸亏没让他过来吧,不然,别说取一个好的名次,能不丢人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一脸傲然,罗塘苦口婆心的道。

    这两个老顽固,居然用这样的二货和自己对比,真是瞎眼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说,并非责怪的意思,只是让你们注意点,不要被小人的一番甜言蜜语骗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继续说下去,突然感到有人拉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眉头一皱,正想说什么,就见方进呆傻一样的看过来,双眼满是惊恐和骇然。

    “方兄……”

    罗塘一愣,想要询问,眼睛一撇之下,看到了下方场上的情景,脑子一下炸开,眼泪快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这怎么……个情况?

    只见下方刚才还气势汹汹,威风八面的疾风狼,此时正一个个一脸呆萌的站在青年跟前,头颅不停往他裤腿上乱蹭,舌头伸出来回乱舔……尾巴更是摇的跟蒲扇似得,看模样都快要甩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攻击……而是讨好?

    大哥,你们是丛林霸主,凶恶无比的疾风狼,不是哈巴狗……

    这么萌萌哒,一脸欠揍的表情,什么意思?

    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彻底驯服?想要他施展契约?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罗塘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这时他也看出来了,有丛林霸主之称的疾风狼,这是在讨好,想要成为对方的兽宠!

    疾风狼不是很高傲,不愿意和人类接触吗?不是很牛叉,每驯服一头,都需要花费几年功夫,坚持不懈吗?

    啥时候跟狗一样,吐舌头、摇尾巴……等着别人驯服了?而且还是……彻底驯服?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实在忍不住,看向方进。

    刚才光顾着教训封堂主和王兽师了,没注意看,做梦都没想到眨眼功夫,就变成这样,对方到底怎么做到的,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张兽师冲进去狼群,对他们一顿胖揍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就这样了!”

    方进也快要哭了,想要解释,却发现,啥玩意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,他一下眼都没眨,看的一清二楚,结果……看完之后,发现自己比罗塘还要懵逼。

    疾风狼气势汹汹要杀人的模样,不是作伪,以他的眼力,完全可以看得出来……

    只是怎么被揍一顿,就马上改变了态度,恭敬的不能再恭敬?

    两年前,他曾跟随堂内长辈,一起围捕过疾风狼,这家伙凶残成性,有时候刚刚给好吃的,下一刻就遭到毒手!

    要不然也不会得到“白眼狼”的称号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算是最难驯服的蛮兽之一,被揍一顿就成了这样……

    你们敢再猥琐一点吗?

    你敢再丢狼一点吗?

    “揍一顿就这样了?”

    罗塘也傻了,正想仔细询问,就见身后的封堂主、王兽师满是激动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张兽师特有的【殴打驯兽法】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,厉害,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殴打驯兽法?”

    罗塘、方进对望,各自发晕。

    “嗯,殴打驯兽法是张兽师的独门方法,蛮兽只要被揍上一顿,就会立刻彻底臣服,当初考核驯兽师的时候,就用了这个方法,当场收服了一头半步宗师的青鹰兽?!?br />
    见二人不明白,封堂主介绍。

    被揍上一顿,就能臣服?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蛮兽不应该越被揍,越有逆反情绪吗?

    揍一顿彻底臣服……

    世界上还有如此诡异的驯兽方法?怎么觉得跟在做梦没啥区别呢?

    二人只觉得天雷阵阵,脑子都快抽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彻底臣服……他居然只用了几个呼吸就将疾风狼驯服?”

    此刻,魏有道、江南屏也缓了过来,满脸呆滞。

    “疾风狼虽是宗师后期的蛮兽,可速度快,攻击力强,一旦驯服,绝对成为一大助力,这家伙赚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南屏感慨,满是羡慕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,第一关就会被当场咬死,怎么都没想到,人家非但屁事没有,还驯服了四头疾风狼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,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秘法,让疾风狼彻底驯服,但驯兽师能得到蛮兽的认可,心甘情愿奉献契约,是十分幸运的事,这家伙肯定心里乐开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魏有道道。

    驯服蛮兽有初步驯服和彻底驯服。

    只有彻底驯服才能让蛮兽心甘情愿奉献契约,这不光是能力的体现,更是蛮兽对驯兽师的认可。

    这家伙这么短时间,让低头疾风狼效忠,应该志得意满,神采奕奕了吧!

    就算后面的闯不过,也绝对打响了名声……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同时感慨,二人正想看看下方青年如何和这四头蛮兽处好关系,就见后者一脸不耐烦的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全都给我滚一边去,别在这里捣乱!”

    嘭嘭嘭嘭!

    四声惨呼,四头疾风狼被踢飞到一边,青年大步向下一关走去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!

    被踹翻在地,疾风狼非但非但没有生气的冲过去咬人,反而一个个一脸幽怨,趴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的,目送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日!”

    上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众人,同时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