毒殿,正常修炼者,人人敬畏的存在。

    毒气挥洒,再强的人都难以防备,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本来廖勋跟林家的人一起出来,所有人都没注意,听到喊声才明白……居然是红莲山脉的那位新任殿主!

    这个消息,季家主等人不知,一些消息灵通的家族,还是能够得到讯息的。

    能成为殿主,至少是二星巅峰毒师,一旦用毒,别说宗师巅峰,就算至尊强者遇到,恐怕都要暂避锋芒!

    没想到,林家居然和这种人有交易。

    全都心底一凉。

    柳会长战斗力是强,攻击也很可怕,可……毒,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,一旦遇上,再强实力,也会变成泡影,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柳会长恐怕要倒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廖殿主据说连至尊初期都能毒杀,他只有宗师巅峰,怎能挡得??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林家,竟然和毒殿有瓜葛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确认了廖勋等人的身份,众人虽然愤怒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害怕他们用毒,这个公会,肯定早就被人灭绝了。

    “必须救张师!毒殿真敢动手,我立刻申请总部,将整个红莲山脉都掀翻!”

    姜堂主目光如电。

    名师有教无类,毒殿虽然让人敬畏,却也有存在价值,因此,只要不太过分,不会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现在这位廖勋殿主,真要敢对天才张师动手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一定会申请总部,派人将这个害群之马,彻底消灭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剑意、剑气,天道剑法?”

    和众人的愤怒不同,赵雅俏脸发白,娇躯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这位柳老师使用的剑法,似是而非,和她修炼的天道剑法,多有不同,可还是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绝对是师尊传授的那招!

    师祖的剑法,此人怎么会的?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灵光一闪,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看向身边的王颖。

    目光才与对方一接触,就见对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终于明白,为何对方要借用她的剑了,也知道为何知道她和沐雪晴战斗,脸色这么古怪,这么生气……

    原来,柳老师……就是张师!

    “老师,危险!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,秀拳一紧。

    老师的实力,她不担心,可对方是毒师,擅长用那些看不见的东西,老师……能挡得住吗?

    心中着急,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叫柳程是吧,不得不承认,是个修炼天才!”

    两步来到场中,廖勋神色淡然的看向不远处的张悬:“可惜……遇到了我!”

    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家伙天赋的确不错,但……天赋强有何用?

    不应该和林家作对!

    只有林家成为天武王国之主,毒殿才会有出头之日,这件事,谁也不能阻止……

    手腕一翻,一瓶药粉出现在掌心,体内真气鼓动,随时都会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见他要出手,张悬收剑。

    攻击停止,林若天缓了过来,急忙站了起来,满是狼狈的躲在廖勋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毒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满是狰狞和兴奋。

    幸亏今天把廖殿主请来了,不然,林家就算不破灭,也差不多要被这个青年,打的再无脸面!

    “放心吧,交给我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毒粉在掌心徘徊,廖殿主随时都会激发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路冲满是着急,就要冲上来,还没来到跟前,就见张悬摆了摆手,看向不远处的大药王,微微一笑:“大药王,现在没了契约蛊,胆子肥了,带廖勋来到捣乱?”

    “契约蛊?”

    正在一侧看热闹的大药王,瞳孔一缩,差点没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廖勋不知道那位“白医师”的真实身份,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……名师堂天才名师,张悬!

    当初的契约蛊,正是此人出手解决。

    这件事,知道的人很少,他一口说出,而且如此自信,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那位张师,会伪装的本领,他可是亲眼看到的!

    这个柳老师,不会是他伪装的吧!

    难怪……之前就疑惑,天武王城,怎么有张师,还冒出来这样一位医道大宗师……

    原来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“哪来的废话,就算认识大药王也没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廖旭并没反应过来,一声怒喝,手中的毒粉就要射出。

    “殿主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大药王饿虎扑食一样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廖勋愣住。

    大药王一向很沉稳啊,怎么这副德行?

    “殿主,不能动手……他、他……”脸色扭曲的快要哭了,大药王忍不住传音:“他是……师叔祖!”

    “师叔祖?”

    膝盖一软,廖殿主差点没当场跪下。

    师叔祖,那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超强人物,连特使古牧,都恭敬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能顺利当上殿主,正是这位师叔祖的功劳,眼前这位就是?

    差点没一口鲜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颤巍巍的急忙传音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位,用个毒粉对人家,还要杀人……古牧特使知道,肯定会将他的皮剥下来,当场弄死。

    “绝对没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连连点头,大药王正想继续解释,就见对面的青年看过来,声音响起:“廖殿主,古牧呢?熔岩兽彻底驯服了吧!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还不确认,听到这话,廖勋膝盖一软,差点没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熔岩兽,只有三人知晓,古牧、他和师叔祖。

    现在古牧特使已经离开,回轩辕王国了,而自己又从未说过,此人一口道出,绝对是师叔祖无疑。

    “廖殿主,别听这家伙废话,快毒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见廖殿主拿出毒药,非但没动手,反而和对方墨迹,林若天着急的忍不住一声长嘶,不过,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个玉瓶劈面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还没到跟前,毒粉就挥洒而出,弄了一脸。

    和皮肤一接触,顿时感到浑身发痒,全身经脉都像被撕裂,剧烈的疼痛,让他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“廖殿主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你搞什么鬼?

    我让你去毒杀柳程,你扔我一脸什么意思?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心中的疑惑还没结束,脸上一疼,被人一巴掌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身体一晃,一个跟斗摔倒在地,牙齿吐了一地,大口大口的喷血。

    “我弄死你个害人玩意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发懵谁对他动手,就见廖殿主双眼赤红,合身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嘭嘭嘭嘭!

    他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要是今天真对师叔祖出手,别说殿主之位,他肯定会死的很惨……

    都是这害人玩意弄的,不打死他,心有不忿……

    “嘎?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到一脸发怒,彻底癫狂的廖殿主,正想帮忙的众人,一个个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尤其是姜堂主、谢院长等人,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廖殿主不是林家主请来帮忙的吗?

    刚才不还嚣张的要毒死林会长吗?

    怎么……一下就反水,开始狂殴林若天了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躲在最后面的季家主更是差点没抽过去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我,这尼玛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刚才还和林家铁的如同一个人的廖殿主,发什么疯?

    那可是林若天,半步至尊强者,直接揍成猪头……

    我日,幸好刚才没出去,不然,我肯定死的更惨……

    林若天的实力,本来要强过廖勋,可毫无防备下,中了毒,那还是对手,一阵狂揍,立刻面目全非他,人样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见再打下去,这家伙肯定当场就挂了,张悬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停下手来,廖勋满脸堆笑的站在张悬面前,孙子一般:“那个……师叔祖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道尊驾光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废话,一边待着去!”

    眉头一皱,张悬呵斥。

    毒殿的人,不在红莲山脉好好待着,跑这里干什么?

    还想牵扯谋权夺位,真是活腻歪了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见没有追究的意思,廖勋这才松了口气,一脸兴致勃勃的站到一侧,一句话都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“老师呵斥一声,廖殿主跑过去揍林若天,再呵斥一声,学生一样乖乖站在一侧?”

    沐雪晴等人眨巴眼睛,一个个都恨不得抓头发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,老师和林家争斗,肯定输定了,哀求家中长辈亲自过来助阵,结果……

    助阵的人连话都没说,柳老师就把人全家都打趴下了……

    甚至半步至尊境的林若天都不是对手!

    实力强,那是修炼的结果,没办法,可这位毒殿殿主,所有人听到都闻风丧胆的人物,怎么见到老师,也变成乖乖兔了?

    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……

    还将与他有交易的林若天揍成了猪头?

    同样的疑惑也出现其他人眼中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奇怪,就听到一声咆哮,向前看去,就见林若天挣扎着站起身来,眼中露出狰狞的光芒:“柳程,这是你逼我的,本来我还不想用,毕竟损耗太大……既然不给我活路,我就你们都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双手在左右一点,两道真气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阵薄雾升起,一个大阵瞬间启动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林珑太子妃,当初留下的三品巅峰杀阵?这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天雪身体一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