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了这张书页,这些天收进图书馆的书,都可以成为自己的知识了!”

    张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从天玄王国出来到现在,经历了兽堂、毒殿、炼丹师公会、王国藏书库……图书馆内收录的书籍,已经超过了上千万本,如果全部变成自己的知识,知识量的储备将会立刻暴增。

    届时,就算不借助图书馆,单凭学识也能让无数人侧目,考核二星、乃至三星名师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等将藏书库的书全部看完再说!”

    知道金色书页来之不易,张悬也不着急使用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一次性的东西,积累的书籍越多,作用越大,王国藏书库才看了一半左右,等全部看完,再使用也不迟。

    凝聚出一张金色书页,心中高兴,越看眼前的路冲越觉得满意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你是我的学生,我是你的老师,只要师生情谊在……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受辱,而无动于衷!”

    伸手将少年扶起,张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领悟了师生真谛,这句话说得没有丝毫做作,完全发自内心,宛如师言天授,响彻周围,让人心灵不由自主的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就连他自己,说完之后,也觉得心念通达,精神为之一爽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莫雨秀拳捏紧:“难怪赵雅、沐雪晴都愿意为他,拼命争斗,不惜受伤,原来这才是真正‘师’的涵义!”

    她是名师,也有学生,也授过课,但和学生之间的关系,仅限于知识的传授,难题的讲解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何张悬的学生能因为一句话而打的难舍难分,互不相让,看到这才算明白……是学生对老师,发自内心的敬佩!

    老师以身作则,为人师表,才能让学生心甘情愿的跟随,甚至为了维护他的名誉努力奋斗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莫天雪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身为天武王国的国王陛下,见过不少老师,也见过不少学生,能像现在这样,师生相互信任的,实在少之又少!

    不少老师、学生为了利益,形同陌路,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难怪进入天武学院只有几天就能让学生完全信服,这份人格魅力确实是不少老师,甚至名师,都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想要别人真心,首先要自己真心……”

    同时感慨。

    这位柳老师,对学生待之以诚,不欺不瞒,不弃不离,以心待人,自然也得到了学生的真心拥护和敬重。

    感慨完,转头看了一眼满地的护卫和昏迷中依旧不停抽搐的林辉长老,再次头大,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不是我要破坏这种气氛,柳会长,你这次是真的……太鲁莽了!”

    你们师徒打的可不是一般人,而是让他都头疼不已的林家!

    就算林家忌惮你是医师公会的会长,不敢把你怎么样,可你的学生呢?亲人朋友呢?

    林家不光有阵法师公会撑腰,更重要的是……背后还有个轩辕王国的太子妃!

    林琅那个不讲理的姐姐!

    这才是让人最担心的的。

    两年前的瞿家,就是他姐姐省亲的时候,爆发的矛盾,亲自让一位至尊属下,下的手。

    王室明明知道这件事,在至尊强者的压迫下,却不敢多说半句!

    现在徒弟偷袭将林琅打成重伤,听说还扔进了粪池,弄的面目全非;老师更是将三长老打的再无法人事,如同太监……

    这等于和林家结了不死不休的大仇,再没办法调解了!

    “鲁莽?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话,张悬不置可否,看了过来:“就算今天不出手,你觉得林家会和我把酒言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莫天雪愣住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路冲真的被抓走,凭借林家的能量,查出他的老师是谁,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就算不因为这件事迁怒,眼前这位救治金尾雄狮,指出中毒,就等于打破了林家对王室的部署……恐怕已然成了对方的眼中钉、肉冲刺,早晚都会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此刻,不过是将冲突提前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路冲一日叫我老师,我就不能做到袖手旁观!”

    哼了一声,张悬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,淡淡道:“剩下的事,你们处理吧,我书还没看完,要再去看一会。至于路冲,你就在一边等我,先不要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直接向藏书库走去,很快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书?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,还有心情看书?”

    见他转身看书去了,莫天雪、莫雨面面相觑,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大哥,那可是林家,与之面对,王室都担心不已、战战兢兢,你揍了人家长老,扔在地上就不管了……

    看书?

    这个藏书库足有数百万本书籍,真想看,十年、八年也看不完,多看一会,有个鸡毛用?

    “这……家伙,或许……是喜欢看书!”憋了老半天,莫雨才憋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和这位张师算认识很久了,当初在兽堂,也吵着要看书;

    之后去了红莲城,救治大药王所要的报酬就是书籍。

    现在林家都快打过来了,居然还要看书……这是对书本有多热爱??!

    难怪如此年轻就会这么多职业,可能和这个看书,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二人心中胡思乱想,各有各的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张悬不在意,并非装模作样,而是林家在天武王国一手遮天,对他来说,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实力虽然只是宗师巅峰,但凭借图书馆、明理之眼和半步至尊比起来都相差不大!

    就算实力不如,背后还有铁齿啸天兽这个王牌,再大不了……暴露张师身份即可!

    天才名师、堂主姜舒的师兄,名师杨玄的学生……有这些身份在,就算对方胆子再大,恐怕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!

    所以……让莫天雪等人忌惮不已的林家,在他眼中根本不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与其浪费时间,还不如先去看书来的实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家。

    最豪华宽阔的大厅,林家长老议事的场所,平时闲杂人等不得靠近,就算长老进入,都要提前申请,而此刻,人流涌动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两个青年平躺在地上,脸肿的和猪头一般,单从外表已经很难分辨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正是被路冲狂揍一顿的林琅和季墨公子。

    此事二人身上的赃物已经被清洗干净,不过,臭味已经渗入了皮肤,不管洗多少遍都处理不掉,一个个绿头苍蝇不?;啡?,似乎找到了美食,看得人恶心的想要吐出来。

    房间内站着几个人,正是林家家主林若天等人。

    “林家主,这到底怎么回事?我儿子就去了一趟翡翠阁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一阵喧哗,一个高大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过来,满是焦急。

    季家家主季枫!

    走进大厅,看到躺在地上如同死人的儿子,脸色铁青,一股怒火来回蠕动,宛如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季墨公子跑过来找林琅公子说情,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甚至还带着鼓励的味道,不然,被家族关禁闭,怎么可能坐这马车带着小厮光明正大离开?

    本以为找到林琅,凭借林家说情,可以轻易解决,让他儿子免于责备,做梦都没想到,张师人都没见,儿子就被打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翡翠阁,林琅的产业,王城的销金窟!

    在这里王宫贵族都不敢乱来,季墨却被打的昏迷不醒,人事不知……到底是谁?还有天理吗?还有王法吗?

    太嚣张了吧!

    “季家主别着急,三长老已经带人捉拿凶手了,应该很快就有结果!”

    林若天道:“而且,不光你儿子被打,就连琅儿也遭到了毒手!”

    “林琅公子也被打了?”

    季枫只收到儿子被打的消息,并不知道其他事情,忍不住一愣,急忙问道:“林琅公子在哪?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“不和你家公子一起躺着吗?”林若天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你这是什么眼神?光看你儿子重伤,我儿子也躺着,怎么没看到?

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林琅公子?”

    这才注意儿子旁边也躺着一个,季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儿子虽然伤重,至少还能看出大概模样,模糊能够认出来??烧馕涣掷殴?,已经被打的人形都没有了,再加上全身臭气熏天,要不是林家主开口承认,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如同猪头般的家伙……是名动王城的第一公子。

    单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啊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咽了口吐沫,季枫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刚才以为打了他儿子,就已经无法无天了,现在知道连林琅公子都打,才知道,已经不是无法无天,而是根本不管天高地厚了!

    “我接到消息过去时,已经这样了!”林若天摇头。

    具体什么情况,他也说不准,还要等三长老回来才能确认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他们伤重,需要赶快治疗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也不清楚,季枫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忙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伤势很重,而且有些古怪,一般的医师很难治疗。我已经请了医师公会的木宏医师,按照时间,应该很快就要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若天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季枫点头。

    医师中除了最近名气最大的那个柳会长,恐怕就只有木宏医师了。

    做为前任会长,三星医师,就算地位很高,架子很大,林家亲自邀请,还是不敢拒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