昏迷前,心中无限的幽怨。

    我好心找你,先被你学生下毒,又被你一巴掌抽昏……

    到底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“柳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赵武星等人也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吃惊,张悬取出银针,真气涌动,对对方几处穴位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地干粉”这种毒,他看过相关书籍,知道病症和救治的方法,按照正常情况,需要配制解药,各种麻烦。

    但使用银针和天道真气,就会变得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真气精纯至极,不能让外人知晓,莫弘一身为天才,和他实力又相同,与其到时候没办法解释,还不如先打晕了再说。

    不一会,十几根银针就插入了他身上毒气汇聚最多之处,天道真气的疏通下,毒素被银针吸收,逐渐变黑,莫弘一略显苍白的脸色,也得到了缓解,慢慢变得红润。

    “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赵武星等人对望,各自震惊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这位柳老师,连续解决十九道疑难杂症,成为医师公会会长,医术如何如何高明,亲眼看到才知道可怕。

    只扎了几针,就让虚弱的孙老师恢复,诊断都不用诊断,学院那些传授医术的老师与之一比,简直渣得不能再渣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把孙老师送回去吧,应该一个时辰后就会醒过来!”

    扎完针,确认对方体内的毒素全解,张悬这才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二品巅峰毒药,可怕至极,就算解决,也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多给注入些天道真气,应该很快就能清醒,不过,那样同样麻烦,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!”赵武星二人一左一右,扶着孙老师向他的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给我下毒,莫弘一只是恰逢其会,倒霉喝了带有毒粉的水……只是,到底谁要杀我?”

    揉揉眉心,张悬完全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身份是“柳程”,没怎么得罪过人,会有谁,花费这么大功夫,弄来这么珍贵的毒粉,想要毒杀自己?

    难不成是医师公会的人?

    自己成了会长,有些不服气?

    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医师救死扶伤,心怀仁慈,能成为正式医师,就算心术不正,也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个地干粉,无法让人致命,更重要的是,就算杀了自己,也很容易被总会追查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也想不出到底什么人想杀他,揉揉眉心,不在纠结。

    “去路冲住的地方看看!”

    孟涛前面带路,时间不长来到学生公寓。

    路冲并未和其他学生住在一起,而是在公寓边上的一个小房子里,是用来盛放拖布、杂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武学院的学生公寓,基本都是四个学生住一个宿舍,他之所以选择这里,恐怕是担心说梦话,泄露了机密。

    盛放杂物的房间虽小,脏乱,却只有自己,能守住心中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路冲、路冲,今天怎么没去上课?老师过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来到门前,孟涛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听到没有回音,张悬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不会承受不住剧毒,已经挂了吧!

    没有犹豫,一脚将门踹开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屋狭小,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,不过,整理的很干净。最角落处,一个只能让一人休息的小床上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没人?”

    这地方很小,很快就看了一圈,并未发现人影,也就是说……路冲并未在这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孟涛眼尖看到了什么,拿起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一封信,上满写着“柳老师亲启”字样。

    看样子,知道张悬会找,早已做出了准备。

    随手撕开。

    只有一行字,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“柳老师,恕学生不孝,父母亲人之仇不得不报,勿念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报仇去了?”

    眉毛一皱。

    早知道路冲大仇灼身,无一日不想去报,可才刚把毒体练成就冲过去,也有些太着急了吧!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就恍然。

    父母亲人之仇,不共戴天,熬了整整两年多,此时实力大进,肯定再也按耐不住。

    “不知他的仇人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路冲生怕牵连他这位老师,一直没说仇人是谁,现在跑去报仇,就算想要找,恐怕也难以找到!

    “你这两天留心观察,天武王城有什么人被杀,或者出现什么动乱,立刻给我!”

    张悬吩咐。

    这一帮学生,背后都有很显赫的身世,让他一个人去打听,累死也找不到什么消息,吩咐下去,应该能很快知道。

    路冲既然装哑巴,不敢说话,说明仇人肯定就在王城,而且地位不低!

    一旦有事,必然引起轰动,到时候自然而然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鲁莽!”

    张悬摇摇头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,等他毒体修炼完成后,传授一套武技,这样至少能让报仇的可能性增大一些。

    谁知一修炼完就走了,招呼都不打一声,看起来沉稳的性子,做起事来,还这么鲁莽。

    其实,张悬也知道,之所以没说就走,是不想牵连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知道,肯定会加以干涉,一旦遇到危险,极有可能出手帮忙,这样以来,就等于也陷入了泥潭之中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授业恩师因为他而株连,才写了封信转身就走,让谁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这家伙看起来年纪不大,想的却挺多。

    “先回教室吧!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张悬向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这家伙有些鲁莽,其实更多的是感动。

    “师生师生,何为师?何为生?”

    一边前行,一边思索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重生以来,他都是为了目的而收学生,也为了各种目的而传授知识。

    虽然也是真心实意,传授的知识也是深思细虑,没有一丝虚假……但实际上,自始至终,都没完整带入老师这个职业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些年轻父母,虽然生下了孩子,也十分照顾,无私奉献,可内心深处,却没有为人父,为人母的概念。

    张悬前世只是高校图书馆管理员,并非真正老师。

    今生就算收了不少学生,一来,时间尚短,二来,事情繁多,无暇他顾。

    此时感慨路冲的举动,不知不觉,引动心境。

    “传授知识就为‘师’?获得学识就为‘生’?”

    “不对,师不应该这么简单,生也不应该这么容易!”

    和赵雅、沐雪晴、路冲等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流淌,张悬心境越来越空荡,越来越明朗。

    “是一种默契,一种责任,一种依赖,一种……”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张悬只觉得眼前一亮,仿佛什么桎梏被打破了,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股浩然的力量,宛如纹路一般,从天而降,进入脑海,让他的心境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醇厚。

    “让人不要打扰,我要闭关!”

    感受到心境上的变化,张悬再也按耐不住,交代孟涛一声,身体一晃,进入了小教室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名师堂。

    “爹,我说的是真的,那个柳程老师,真指点沐丹师炼制出四品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姜晨看向不远处的父亲。

    昨天看到的一幕实在太震惊了,到现在都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一早上就查阅了不少书籍,这才明白,指点二星炼丹师炼制四品丹药是何等困难,绝不是精通药理,就能完成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位柳老师绝对精通炼丹,甚至还是极其厉害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!”姜堂主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早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炼丹术过人,可作出这种举动,还是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爹,你就告诉我,这位柳老师,和张师伯是不是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见父亲并不意外的表情,姜晨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从昨天开始,他就起疑了。

    张师精通炼丹,柳老师也精通!张师出去试炼消失,柳老师就冒了出来……两个这么厉害的超级天才,居然没有任何接触……让他不得不想。

    见儿子起了疑心,姜堂主正想说话,突然停在原地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不光是他,姜晨也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“是封师殿!”

    姜堂主身体一晃,笔直向外窜了出去,姜舒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一离开院落,顿时发现,整个名师堂的所有名师都被惊动了,急冲冲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封师殿,考核名师后,授予名师徽章,册封名师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??己嗣Τ晒?,都需要在这里申请徽章,祭拜孔师雕像,获得名师堂的认可,和一些家族认祖归宗的,祭祖相似。

    至于答问会,相当于宣布身份,让所有人承认,是在这祭拜之后,所以,张悬并未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呼呼呼呼!

    诸多名师同时来到封师殿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无数先辈留下的牌位,不?;味?,地震了一般。

    噗通!噗通!噗通!

    牌位一连串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万牌震动,这是……【天认名师】?”姜堂主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堂主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名师向前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姜堂主和其他人听到这话同时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房间正中间高大的孔师雕像,也微微震颤,不?;味?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孔师收徒,圣人门生?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(**来临,大战一触即发,继续求月票?。。?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