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些药材的价格,张悬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废了一晚上口舌,弄了三枚灵石,结果才够买药材的……

    你们这是要抢??!

    我赚点灵石容易嘛?要不要这么狠?

    拿着毛笔,等了半天,对面都没传递讯息过来,很明显……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真抠!还四星炼丹师呢,这点小钱都不想出,穷鬼!”

    将毛笔一扔,张悬放声咆哮。

    啥玩意吗!

    不说是四星炼丹师吗?不是什么万国联盟的大人物吗?连三枚灵石都不舍得出……就没见过这么抠门的……

    “穷鬼……”

    沐阳风、鸿云丹师哆嗦。

    大哥,明明是你抠好不好?

    人家没问题,总不能白白向你送灵石吧!

    直接骂四星炼丹师抠门、穷鬼……别说整个公会,恐怕整个王国范围,也就你一份了……

    “柳会长,总会那边的灵石过来,就当购买药材了,我现在就给你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喊了一声,沐阳风生怕对方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的确有大本事,但胆子也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换做他,就算有些能力,面对等级比自己高的炼丹师,也会毕恭毕敬,他倒好,一点不顺心,破口大骂……

    如果继续待在这里,真担心会不会被活活吓死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鸿云丹师、姜晨正想离开,就见青年一脸笑意的看过来,双眼放光:“他们是穷鬼,听说要钱,吓得连问题都没有了……你们两个有没?啥问题都行,只要给灵石,再难都能帮忙解决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吓得脸色一白,同时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?那……有病也行,我可以给你们治疗……”张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鸿云丹师、姜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愧是炼丹师公会,药材搜集的速度极快,不到半个时辰,炼制寒阴丹的所有药材就搜集完整,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再三确定二人不治病,也没问题,张悬不无遗憾的跟在沐阳风身后,来到了公会专用的炼丹室。

    这里有最好的炉鼎,周围也布置了阵法,就算炸炉,也不会影响公会的正常运行。

    “柳会长,你……真的让我炼制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摆好的药材和丹炉,沐丹师满脸迟疑。

    四品丹药,又被称为灵品丹药,就算不用玉盒盛放,也能自主吸收天地灵气,而不损耗。

    传说,一些古墓曾挖出来过这种级别的丹药,多少年过去,药效非但没有消耗,还增加甚多,一些成丹级别的,都达到了圆满,甚至完美级别!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药物,不光你炼丹基础掌握的熟练,更要有超强的修为,否则,一旦出现变故,都会引起炸炉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柳会长,让他出手,心中实在没什么自信。

    “过一会严格按照我交代的步骤炼制,丝毫不能有错!”张悬再没有之前嬉皮笑脸的状态,相反一阵凝重。

    看过公会的书籍,也知道四品丹药的难度。

    虽然有天道图书馆,能找出炼制中的所有错误,想让宗师炼制出四品丹药,还是很难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知道炼制四品丹药的危险,沐丹师也明白,一旦成功,对他的丹术的提升,无疑是巨大的,迟疑没多久,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青年,创造了太多奇迹,心中已经对他产生了信赖感,今天真要拒绝,错过这次机会,恐怕一辈子都会后悔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

    调整了一会,沐阳风达到了最佳状态,这才来到丹炉跟前,手掌一扬,丹火沸腾而起。

    熊熊熊!

    火焰灼烧,炉鼎开始变红,变热。

    “放入苜?;?,两个半呼吸后,放入节母草、十四个呼吸后放入寒冰叶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开始炼丹,张悬不停喊出。

    沐阳风严格遵守,丝毫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一株株药材飞一般的落入炉鼎之中,完美的进行着融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炼丹室外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打扰二人,鸿云丹师等人并没进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……他们能不能成功?”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,姜晨才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别人还好说,但这个柳会长,实在无法用常理琢磨……”

    鸿云丹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别人还好说,但这个柳程实在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丹方墙寻求丹方,能逼得对面的炼丹师话说不出话,解决四星炼丹师都解决不了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这份能力,绝对超出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是??!”

    姜晨感到一阵阵挫败感。

    他是姜堂主的儿子,也是天才,一向自信满满,虽然比不上莫弘一、莫雨两个怪物,但是同龄中,也算得上最拔尖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,凭借后天努力,迟早能追上他们,见到张悬和这位柳会长才明白……

    与真正天才之间,还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    一个医师,凭借对药材药性的掌握,指点一个二星巅峰炼丹师,炼制四品丹药……不是亲眼所见,传出去都会被人当成疯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不管成不成功,沐丹师以后的进步,恐怕谁都阻拦不了了,假以时日,成就四星炼丹师也不是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感慨一声,鸿云丹师满脸后悔。

    就算这次炼丹失败了,亲自炼制四品丹药这份经历,也会让沐丹师丹术大增。全部转化为经验,以后想要超他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几年后,所谓的会长之位,必然落在对方头上,而不是他。

    要不是之前在那里装模作样,故意推辞,这次的机会,很可能会是他,可惜……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时间也不能回头!

    再后悔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武学院一个单独小房间。

    浑身**的路冲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用毛巾擦了擦身上流淌而出的汗水,一口浊气吐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四次修炼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还剩下一多半的药粉,路冲迟疑。

    “老师说,五次修炼,我体内的力量就会达到极限,药物也就没了作用……通过这几次修炼,可以效果的确一次比一次差,不出意外,第五次炼完,最多也就拥有通玄境巅峰实力,想要报仇……还是很难!”

    牙齿咬紧。

    柳老师说过,他的毒体,大概需要五次锤炼,就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这几天没日没夜的修炼,只要稍一恢复,就继续进行,的确让实力有了长足进步。

    但也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毒粉的效果逐渐减弱,尤其是刚才那次,进步已经很弱了,和第一次比,差了一半不止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再继续下去,效果肯定更弱,直至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……将这些药粉全都用了!”

    目光闪过一道狠辣。

    按照老师的要求,五次修炼完,毒粉也只用一半左右。

    既然第五次进步效果微乎其微,加大药量呢?

    “深仇大恨,不能不报,拼了!”

    双眉扬起,路冲一咬牙,不再用银针,直接将药粉全部涂抹在穴位处。

    银针沾上一点,和直接把药粉涂抹上去,完全是两种概念,就算张悬在跟前,也会觉得他是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一股钻心的疼痛,瞬间袭来,强烈的眩晕感让路冲身体急剧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我要报仇,父亲、母亲、姐姐,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熟悉面容再次浮现脑海,一声嘶吼,路冲心中狂吼。

    整个家族一百三十七口,只剩下他一个,未报仇前,怎么能死?

    咕咕咕咕咕!

    剧毒沿着皮肤渗**道,在全身流淌,剧烈的疼痛宛如撕裂全身,让他如坠地狱。

    如果说第一次修炼就让他难以忍受,这次的痛苦比那次足足增加了十倍!

    要不是这几天一直承受,肯定连一个呼吸都坚持不??!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感到眼前一阵阵眩晕,似乎随时都会死亡。

    “老师对我有极大期望,父母等人还等着我为他们报仇,坚持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怒吼,牙齿咬紧舌尖,满嘴的鲜血。

    两年来,努力修炼,话都不敢说,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不畏困难,选择修炼毒体,为了什么?

    只要大仇不报,我路冲,就不能死!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疼痛终于缓缓消散,路冲这才心神一松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昏迷之后,一道精纯的真气,配合毒粉,缓缓和他的肉身融合,让他的力量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这道真气,正是张悬第一次为他晋升实力,留在体内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它?;ば穆?,就算路冲意志力再强,也不可能挡得住这么多剧毒。

    本来,真气不是他的,与身体格格不入,不可能相容,但不知为何,剧毒侵袭下,鬼使神差进入身躯,改善着肌肉的活性和力量。

    让原本只能达到通玄境巅峰的实力,快速增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鸿云丹师、姜晨等了接近一个时辰,炼丹室这才“吱呀!”一声打开,两个人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沐丹师和柳会长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人全都脸色发白,身体宛如虚脱,汗水湿透了衣服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们这副模样,二人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同时冒出不祥的预感,急忙迎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