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莫弘一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柳老师、张悬名师……这他妈不就是一个人吗?

    他们的学生打起来了?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“你呀,还真认真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毫不知情,这位老师忍不住普及知识:“张悬名师的几个学生,其中一个好像叫赵雅,和柳老师的学生沐雪晴不知啥原因吵了起来,已经打过一次了,今天打了第二场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将知道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明白怎么回事,莫弘一一脸古怪,想笑没敢笑出来。

    伪装身份的学生,和自己的学生干起来,而且还这么狠辣,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……估计此时的张悬,内心也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“院长找我过去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的意思很简单,他想撮合张师与柳老师认识一下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你和柳老师熟悉,让你做个说客!”这位老师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做说客?说服柳老师和张老师……坐下来一起聊天吃饭?”莫弘一更加古怪。

    你不会开玩笑吧?

    这两人是同一个,张师出现,柳老师就出现不了,怎么坐在一起?

    “这样吧,回去告诉院长,这件事我去找柳老师商议,你们就别管了……”忍住笑意,莫弘一道。

    你不是很天才,啥玩意都会吗?

    我倒要看看,这件事你怎么处理……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,莫弘一抬脚向张悬的课堂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袁涛,去哪?为什么不叫上我?”

    刚走出房间,就听到一个压低的声音,袁涛急忙转身,就见郑阳笑盈盈的站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袁涛迟疑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你是想去找那个柳老师的麻烦,咱们一起!”

    郑阳眼珠一转。

    “我怕老师知道了后怪罪……”袁涛道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去干,以后就算张师知晓,顶多挨一顿打,他皮糙肉厚,不怎么害怕,要是把郑阳害了就糟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咱们是好哥们,好兄弟,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背黑锅!”

    知道他的想法,郑阳笑了笑:“不过,说实话,咱们两个人过去,恐怕还真不行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想给那个柳老师下药,要潜入他的课堂吧?还要找出他要喝水的器皿,才能将药下进去,你防御无敌,但速度太慢!我擅长枪法,身法也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郑阳笑道:“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颖?”袁涛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错,把她喊上一起,凭借她的身法,肯定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那个柳老师的茶壶里下药!”郑阳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觉得他说的没有任何问题,袁涛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颖那边很好说,这姑娘虽然有些柔弱,意志不坚定,但只要抓住脉络,还是很容易蛊惑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脉络,就是为张师出气!

    这位柳老师不要脸的偏私,无耻至极,王颖没说多少,心中也十分气愤的,此刻听说要她帮忙下药,迟疑了没多久,就欣然应允。

    商议完毕,三人就趁夜色,出了府邸,再次向天武学院走来。

    夜晚安静,在校园走动的学生不多,稍微打听,就找到了柳老师的课堂。

    “好像没人!”

    推门看了一眼,没发现人影,几人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本想着会有学生或者那位柳老师在,没想到教室是空的。

    张悬和沐雪晴去了炼丹师公会,其他学生修炼完,也就放学离开了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在这里修炼的路冲,此刻早已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住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教室,的确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推门走了进去,找了一会,果然找到了教师专用的水壶和茶杯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,把药放进去吧!”

    三人点点头,袁涛取出玉瓶,将里面的药粉全部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,满是兴奋正想离开,就听到教室的房门“吱呀!”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三人吓了一跳,此时逃肯定来不及了,急忙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柳老师在吗?”

    一个问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回禀老师,柳老师不在……”听到问话,知道不是柳程,三人松了口气,郑阳低头转身。

    “不在?等他回来,就说孙乘老师来访!”外面的人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郑阳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来者转身离开,走了不远,突然愣住,刚才那个少年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想了半天没想起来,料想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没有太多停留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见没被怀疑,郑阳等人那还敢停留,急匆匆离开了房间,笔直向府邸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下午,终于将炼丹师公会所有书籍收进了脑海。

    消耗太大,整个人满是疲倦。

    “纯阴之体!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,立刻数十本书籍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随手翻开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眼睛忍不住一亮。

    上面果然有关于纯阴体质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四品寒阴丹,对纯阴体质激活有极大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寒阴丹?”

    将关于纯阴之体的书籍全部看完,只找到两本书籍上有关于激**质的记载,其中都写到了寒阴丹。

    “寒阴丹,四星丹药,以极阴极寒属性药材凝练而成,珍贵无比……”

    用天道图书馆试了一下,知道这药对纯阴体质的确有用,张悬又开始犯愁。

    天武王国没有四星炼丹师,自然也就没有四品丹药,只能向总部购买,弄不好会和上次在天玄王国一样,至少需要花费数天时间。

    三天后,赵雅和沐雪晴就要比武,时间上肯定来不及。

    而且,最关键的是……三品丹药,就差点让他倾家荡产,四品肯定更贵,估计买都买不起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丹方,可以指点别人炼制……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。

    他不会炼丹,却可以指点别人炼制,不过,前提是要有丹方,不然,天底下药材无数,光摸索还不把人活活累死……

    “寒阴丹丹方!”

    精神一动,在图书馆所有书籍内搜索,很快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天武王国炼丹师公会,这么多藏书,居然没有这个丹药的丹方。

    疑惑了一下,也就恍然。

    这是四品丹药,这个公会最强也就三品炼丹师,怎么可能有?

    “没有丹方,就无法炼丹……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悬揉揉眉心。

    总不能帮沐雪晴提升实力,不帮赵雅吧?

    那样就不是让二人竞争,而是碾压了。

    “先出去再说吧!”

    推门走出藏书阁,此时,外面天已经大黑。

    “柳老师!”

    沐丹师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对方是在为他女儿提升实力,废寝忘食,让他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沐丹师,咱们公会,谁有四品丹药的丹方?”

    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书本里没有四品丹药的药方,这些炼丹师或许有私藏。

    “四品丹师的丹方?”沐丹师摇了摇头:“我们公会没有这种级别的丹方,不过,如果想要的话,倒是可以向总部申请!”

    “向总部申请?”

    张悬苦笑:“那一来一回还不半个月下去了?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总部肯定有这种丹方,可距离这里最近的轩辕王国,乘坐飞行蛮兽,都需要至少半个月,就算现在申请,丹方拿来也半个月后了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?不用!丹药这种东西是实体,必须亲自送往,最少需要半个月……丹方,可以直接出现在丹方墙!”沐丹师笑道。

    “丹方墙?”张悬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医师公会的疑难墙有些相似,连接总部。达到级别的炼丹师,可以付出一定代价,请求总部,赐予不超过级别太多的丹方,或者难以理解的知识!”

    沐丹师解释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知道名字,张悬已经在书籍中找到了相关记载。

    丹方墙和他说的一样,与医师公会的疑难墙相似,可以联通总会,只要付出代价,就可以请求总部,传递来丹方或者知识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使用这东西,至少需要达到三星炼丹师级别。

    就算沐丹师这种二星巅峰的,也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考核三星炼丹师?”

    张悬迟疑。

    考核炼丹师他不担心,但人人都知道张师炼丹术强,如果在这个时候考核,很容易露出马脚,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“咱们公会有几位三星炼丹师?”

    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会本来只有一位会长,不过,前段时间,鸿云丹师突破,同样达到了这种级别,其他人最高的都和我一样,二星巅峰,距离三星还差了一丝。所以……只有他们二人有资格申请丹方墙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,沐丹师疑惑的看过来:“柳老师难道需要四品丹方?可……就算知道了丹方,不会炼制也没用??!”

    “鸿云丹师?人在哪?带我见他!”

    没回答他的话,听到鸿云丹师,张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家伙正是当初送破阴丹的那个嚣张家伙,前段时间考核名师的时候,也见了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已经突破了到了三星炼丹师境界。

    既然他能够申请,完全可以让他帮忙,这样就免得他考核三星炼丹师了,也能减少不必要的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