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雪晴等人离开教室,张悬也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想让路冲短时间内提升实力,必须购买足够的药物配置毒药,在学校里待着,是不可能有这些东西的。

    “这种药物的来源,只有两个,一是药王,二是医师公会!”

    一边前行,一边思索。

    药王,其实就是贩卖药材的供应商,囤积大量药物,才被人这样称谓。当初红莲城的大药王,就是周边十三王国,最大的药材买卖者。

    “天武王城如果有药王的话,白蟾等人也就不至于跑到红莲城买药了……还是去医师公会吧!”

    白蟾等诸多医师,跑到红莲城买药,说明天武王国并无药王,就算有,药材肯定也不全,不然,不可能有人冒着危险跑这么远买东西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直接去医师公会。

    炼丹师公会,和医师公会,同样使用药材,但前者炼制的药物,和修炼有关,储存的药材,补药、灵药居多。后者治病救人的时候,毒物也能入药,因此,这些东西,只有后者才能够提供。

    离开校园找人打听了一下,很快弄清楚了医师公会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和天武学院不算太远,半个时辰后,就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医师公会和名师堂比起来,差了很多,不过依旧比书画师公会高大、气势了许多。

    走进大厅,立刻看到不少人堆在其中,整齐的排队,前方有专门的学徒坐诊,和前世的医院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绕过人群,来到前台,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迎了上来,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位公子想咨询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买一些药材!”张悬道。

    “买药?”姑娘迟疑了一下,很有礼貌的看过来:“请出示药方!”

    “药方?”

    他来买药的,哪有那玩意?

    “有药方才能买药……”见他一脸的不明所以,姑娘秀眉一蹙。

    “药方去哪里弄?”张悬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师、和学徒都能开!”

    姑娘像是看怪物的一样的看过来:“不过,学徒只能开一些低级的药物,你要购买的东西比较珍贵,就必须找医师!”

    药方谁开都不知道,就敢跑过来买药,也幸亏自己脾气好,否则,绝对会当成捣乱的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买的药材,算不上高级,只是比较稀少,我说给你听听,你看是医师、还是学徒开的药方才能买到!”

    转头看了一眼排成长龙的队伍,张悬决定先问清楚再说。

    万一跑到学徒后面排了几个时辰的队,最后他却开不了,就白扯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姑娘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买白芷花、赤尾红叶、狼毒草……”想了想,张悬一连说了十几样药物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就见对面的姑娘眼睛瞪得滚圆,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过来,随即,一脸警惕的向后退了几步,一敲身后的铜锣:“护卫队,有人捣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悬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几个铁甲护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雅柔小姐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护卫的头领是个身材高大的壮汉,身材如同铁塔,给人强烈的压迫。

    居然是个通玄境强者。

    “这人故意捣乱……”

    服务员雅柔一指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没想到前来买药,被当成捣乱的,张悬摇摇头:“我是天武学院的老师,特意来买药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将代表老师身份的徽章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才进入公会就被人撵出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柳老师,失敬!”仔细看了一眼徽章,护卫头领一抱拳,疑惑的看向雅柔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天武学院号称修炼圣地,其中的老师,在王城也有很高地位,让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是老师,自持身份,怎么可能捣乱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连药方都没有,就要购买白芷花、赤尾红叶、狼毒草这些禁药,不是捣乱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啥玩意不懂的家伙,是学院老师,雅柔愣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“购买禁药?”

    听明白缘由,护卫头领看向张悬:“柳老师,禁药,公会不轻易出售,尤其是狼毒花这种,含有剧毒,就算有药方,也不可能买得到,除非……医师本人出面,否则,公会是不可能出售的!”

    “有药方都买不到?”

    “是!这些禁药,都是蕴含剧毒的,为了防止有些不法之人用来作恶,公会才故意如此要求,还望见谅!”护卫头领抱拳道。

    对方要不是学院老师,他也认为肯定是来捣乱的了。

    啥都不懂,跑公会来买禁药……胆子可真够大的。

    “哦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也能理解,前世一些厉害药物,安眠药之类就算有医生的处方,也不能买到,或者购买太多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了防止这些剧毒药物,流传出去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既然柳老师知晓规矩,还请离开吧,不要为难我们……”见他听懂,护卫头领接着道。

    不过,话没说完,就见眼前的青年,眉头皱成疙瘩,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看来……要考个医师了,哎,买个药真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考核医师?”

    “买药真麻烦?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和叫雅柔的服务员听到这话,差点没当场摔倒,直接晕过去。

    医师在上九流职业中,都排名靠前,想要考核难度之大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你连个学徒都不是,买药连药方都不知道的家伙,就大言不惭考个药师,缘由,只是因为买药麻烦……

    大哥,不这么装逼,会死不?

    尤其是雅柔,脸色铁青的难看。

    见过喜欢吹牛的,没见过吹的这么厉害的。

    就算你不知道买药需要药方,对很多规矩不懂,但想要考核医师,对药材总要了解吧!

    连白芷花、赤尾红叶、狼毒草这几种药物是禁药都不知道……还考核医师,考毛线??!

    “柳老师,医师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不太好看,不过,顾忌对方学院老师身份,护卫头领还是强忍住怒意,哼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!能成为上九流职业,怎么可能容易!”张悬点头。

    听他说知道,护卫头领还以为想通了,正想答话,就听到后面的话,一个趔趄,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的青年,一脸认真的看过来:“请问……医师在那里考核?”

    连医师在那里考核都不知道……就要考核医师?

    “在那边的医师堂……”强忍住怒意,护卫头领向前一指。

    顺着手指看去,张悬果然看到远处有个大厅,上面写了三个大字“医师堂!”

    “好,多谢了,麻烦你先帮我把刚才说的药材准备一下,我一会考完医师,就过来??!”

    知道地方,张悬转头交代了服务员雅柔一声,说完直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吹牛!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离开,雅柔再也忍不住,哼出声来,眼中满是轻蔑。

    现在她已经百分之百可以确定,这家伙就是来捣乱的。

    不然,谁见过啥玩不懂,就来考核医师的?

    “的确有些不靠谱,医师这么高贵的职业,怎么可能说考就考!”护卫头领也摇头。

    你要说,你以前就学习过倒也罢了,连考核医师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甚至买药需要药方都不清楚,就要考核……

    真以为这个职业容易?

    “这也不一定吧,我记得以前咱们公会,就有连学徒都不是,直接考核一星医师成功的例子!”

    一个护卫开口。

    “哦,你说的是木宏三星医师,他不一样,他家学渊源,祖辈都是医师世家,虽然从未到公会考核过,但却有实打实的本领,所以才能一考就通过了!”

    护卫头领道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公会的确有先例。

    正是很有名的木宏医师。

    当时这位医师,虽然从未考核过,连学徒都不是,却因为经常跟在父亲身后治病救人,名气已经很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妄人而已,怎么能和木宏医师媲美?”雅柔冷哼。

    木宏医师,从小学医,十三岁就开始单独给人治病,没考核过,却几乎在医师公会长大,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家伙,却啥玩意都不知道,一脸白痴模样,禁药都不知晓……怎么能够相比?

    “也不好说,这位不管怎么说,都是天武学院的老师,不可能连自己的名誉都不管不顾了吧!”

    护卫统领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雅柔哑住。

    老师这个职业,仔细轮起来,虽然比不上医师,却因为名师的关系,受人尊重,堂堂学院正式老师,还不至于不顾身份,故意捣乱吧!

    “或许他是有真本事的人物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能和木宏医师一样,从未考核过,真要考核,弄不好会一鸣惊人!”

    两个护卫对老师这个职业还是很信服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,也不无可能……”听到众人的分析,雅柔迟疑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正想继续说话,就见刚刚离开的青年再次走了过来,一脸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考核医师都有哪些步骤?需要看什么书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雅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护卫。